瑞典商人撰寫首本英文澳門史書

一名瑞典人,前半生當著教育和翻譯的工作,直至轉職到東印度公司從而踏足到澳門這個東方小鎮。之後,他愛上了澳門,成為瑞典駐中華的首任領事,在下半生餘下的二十年就在澳門度過。他在澳門主要是從事貿易生意,與此同時致力研究澳門葡人移民史及天主教來華史,並寫成了第一本英文澳門史。他最後在澳門過身,被葬在澳門基督教墳場。澳門政府在新口岸將一條街以其為命名,叫倫斯泰特大馬路(Avenida Sir Anders Ljungstedt),而這位瑞典人,就是本篇的主人翁龍思泰。

龍思泰(Anders Ljungstedt),於1759年3月23日出生於瑞典東部約塔蘭省的林雪坪(Linköping)市一個貧民家庭,但他未因為家境貧窮而影響學習,而是經努力而讀上瑞典的烏普薩拉大學,一所國立的綜合性大學。在1784年,他遠赴俄羅斯在那裡從事教育工作達十年之久,因此學得流利的俄語。接著他回到了瑞典並獲政府聘請為俄語翻譯員,且他曾在瑞典國王到訪俄羅斯期間為瑞典國王作翻譯。

1797年,龍思泰恩緣際遇下到了瑞典東印度公司那裡工作,第二年,他就乘著商船遠航到了中國的廣州,但是在1813年瑞典東印度公司關閉廣州商館後,龍思泰就移居了澳門,並創立貿易公司。1815年,56歲的龍思泰被任命為瑞典駐中國的第一位總領事,並被瑞典王家授予瓦薩爵士的勳位,代表該國和葡萄牙進行兩國之間的政治和貿易協商,此外,亦和珠江三角洲活動有影響力的英美社區人士聯繫。

當時龍思泰應美國商人的要求,他開始了一個工作,是要確立葡萄牙在澳門的存在的歷史合法性。為了這項工作,龍思泰必須搜集大量的有關於葡萄牙在澳門的資料,因此,他對澳門的歷史感到興趣,自始就不斷地收集歷史檔案資料,並將資料整理後著書。

龍思泰搜集的歷史資料從葡萄牙高級主教薩賴瓦(Joaquim de Sousa Saraiva)得益不少。薩賴瓦於1804年被任為北京教區主教,由於當時中國朝庭出於中國中心主義和仇外心理下,驅逐境內所有的傳教士,薩賴瓦因此未能進入北京就任,於是被迫留在澳門等待中國朝庭的許可令。薩賴瓦在澳門期間,為了獲得中國朝庭的信任,於是不參加任何的政治會議,專心地把時間用於收集和研究存放在澳門教區檔案館的手稿,薩賴瓦最後在澳門離世,一生都未能到北京履任其主教一職。龍思泰在薩賴瓦所收集的資料獲得大量有關於葡萄牙人在澳門的事跡,有助他完成其歷史著作。1832年(清道光十二年),龍思泰完成了《葡萄牙在華居留地史綱初稿》,並於澳門出版,並成為首個駁斥葡萄牙人聲稱明朝政府已正式割讓澳門說法的西方人。

龍思泰很愛澳門,在他的著作《早期澳門史》述文就寫道:「這個半島為大片的水域所包圍,受到潮汐和珠江洪水的沖刷。有規律的季候風,令人賞心悅目的水流,在東望洋山和西望洋山腳下奔騰咆哮。再加上市場供應充足,使澳門成為令人身心健康舒暢的所在。」龍思泰在居住澳門的20年間,除了經商外就收集資料研究澳門歷史,他對歷史的真實性很嚴謹,為了瞭解澳葡自治的歷史和現狀,他仔細閱讀藏書、議事會的會議記錄、葡王詔書、發往果阿的信稿,甚至連一些古老的殘篇斷簡也不曾放過;為了瞭解澳門葡人的人口狀況,他從大堂、風順堂和花王堂三個堂區的主管神甫那裡獲得統計數字;為了知道天主教在澳門的情況,除了薩賴瓦主教所提供的大量檔案資料外,亦從羅馬傳信部帳房神甫瑪律志尼那裡獲得了許多有關天主教在華各傳教團體的準確資料。

龍思泰於1835年病逝,被葬在澳門基督教墳場。他在離世前一年,接受兩位美國傳教士裨治文和衛三畏的建議,修訂已出版的兩部書稿,並將兩篇合為《早期澳門史》一書,該書分為三篇:上篇「在葡萄牙居留地簡史」;下篇「在華羅馬天主敎會及其佈道團簡史」;附篇「廣州概述」。書中以第一手材料,保留了很多後來散佚的原始資料,詳盡如實介紹了澳門的歷史、地誌、人口、政府、對外關係和天主敎會在華的傳敎活動;葡人居澳的發展變化;明確指出澳門一向是中國的領土。《早期澳門史》於1836年在美國波士頓出版,是國際史學界公認的研究澳門歷史的權威之作,已成為後人研究澳門歷史的一部重要參考書,亦是第一本英文的澳門史書。

龍思泰生前,捐出自己的大部分財產,在故鄉林雪坪創辦了一所學校,還將先於他去世的妻子和弟弟所留下的財產全部捐給了這所學校。因此,那間由他創辦的學校至今仍以他為命名,而澳門政府在新口岸將一條街命名為倫斯泰特大馬路,以肯定他為澳門歷史所作出的貢獻。

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