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勞卑系列之二中英虎門炮戰 律勞卑兵力不足敗走

本欄上期講到,英國首位駐華商務總監律勞卑(William John Napier),受指任後到澳門安置家人後,就未經中英兩國俗成的溝通方式,逕自前往廣州,通過隨從向城門路經的清廷官員遞上公函,要求和兩廣總督會面。律勞卑此舉觸怒了一向以「天朝上國」的高姿自居清廷官員,認為這名「蠻夷之邦」的官員,不等天朝召見而不請自來,而遞交的「公函」信封面沒有帶有由下以上含意的「稟」字,內文則用了「平行款式」,更自稱是來自「大英國」的「正貴大臣」,做法完全違反了清廷一直要求外國人到華要卑躬屈膝的慣例,認為這名官員態度傲慢,需要給臉色他看看。

兩廣總督盧坤於是分別在七月三十日和七月三十一日下了兩道諭令,透過商行以律勞卑之譯名稱呼律勞卑,撤走英商一向聘請的中國艇家,並勒令他立即離開廣州,又著令商行重新向律勞卑解釋對英貿易的規則,並明言如果商行不能確保律勞卑離開,就會對商行處以極刑。

按照當時的大英帝國,其實統治的範圍差不多佔了半個地球,是名符其實的超級大國,而當時封國自閉的清朝,卻不知國際形勢,亦不知無論經濟、軍事力量都遠遠不及英國,仍然以為自己的地球的中央國,於是發生了兩國擦槍走火,隔海炮戰的境地。

律勞卑認為自己的行為沒有甚麼問題。相反,他對清廷官員撤走英商一向聘請的艇家,又在搜查他的隨身物品時搗毀他的行李,而感到相當不滿。其後,在商行的斡旋下,律勞卑原本與盧坤在七月二十九日會面的,但隨後律勞卑知道中方把他的名譯成「勞卑」(意指「辛勞卑微之人」)後,經過翻譯一番解釋後,律勞卑一聽即時氣炸,認為「勞」和「卑」,一個是指勞苦,一個是指卑賤,兩個加一起是指勞苦卑賤的人,而且「律」字亦是貶低了他是王皇貴族的勳爵頭銜,他當即抗議,並希望清廷將他的中文譯名修改為「拿皮爾」,卻被清廷拒絕。律勞卑於是為了維護自己和大英帝國的尊嚴而以拒絕和盧坤會面,亦拒絕按盧坤的指示離開廣州。

對律勞卑來講,他是遵照指令,和清廷官員直接溝通,中外官吏並無尊卑之分,都應各對口部門直接往來,不能迂迴地通過商行轉達各自的意見。而對中方來說,律勞卑的行為無禮和傲慢。盧坤對律勞卑並無退讓,於是宣佈停止與商行內所有英國商人進行貿易,並緝拿了私自接載律勞卑到廣州的艇戶,將其下獄,以示官威。由於事關重大,盧坤火速向道光皇帝報告有關決定,獲得道光皇帝認同,但道光亦指示盧坤,只要教訓一下英方官員,若令其及早悔改,如態度恭順,則奏請開艙,准其貿易。另一方面,亦要暗中加派人馬提防英方軍事來襲。盧坤獲得皇帝認同,於是按指示照辦,暗中在大嶼山一帶加強軍力。

與此同時,英國一艘軍艦到達了澳門,律勞卑於是聽取了下屬的建議,違反了上司指示,保衛英國僑民及財產為名,要求英軍支援,展示軍事力量向盧坤施壓。八月五日,英國的兩艘軍艦開抵到廣州的虎門,當時英國的兩艘軍艦約有三百多名海軍。然而,早有準備的盧坤亦不甘示弱,布防於珠江兩岸的虎門炮台、晏臣灣炮台、沙角炮台、橫檔炮台、阿娘鞋炮台等地的清軍,紛紛發炮轟擊入侵的英艦,英艦亦開炮還擊,雙方就在虎門展開炮戰。由於珠江內河水淺,又多礁石,英艦行駛不快,時行時停,直至八月九日下午七時十五分,兩艦英艦終於突破清軍各炮台的炮火封鎖,進抵距離廣州僅六十里的黃埔對開,而連日炮戰以來,英軍死三人,輕傷五人,但艦船無損,而清軍方面,因為炮力射程不足,多處炮台、城牆被擊中。

由於事態嚴重,盧坤再火速報告道光皇帝。道光皇帝一聽消息大怒,批示道:「看來廣州各炮台俱屬虛設,武備荒廢致此!」於是下令將水師提督及水師提標中軍參將革職,並負枷在海口示眾。盧坤因無謀無勇,不能防阻,有損國威,革去太子少保銜,拔去雙眼花翎,先行革職,暫留任上,戴罪督辦。

戴罪留任的盧坤,為了贖罪,於是緊急布置戰守,由各地調集大船十二隻。每隻運大石塊十萬斤,橫沉江內,以阻住河道,另外,又用粗大鐵鏈、木排橫列江面,封鎖英艦,再調集大小師船(兵船的一種)八隻,內河巡船二十餘只,配備兵械,嚴密巡防。調撥兵丁一千三百名、壯勇三百名,整備槍炮,排列兩岸,守衛陸路。加固炮台防禦工事,預備大小船隻一百餘只,暗藏硝磺柴草等引火之物,預備向英艦火攻。清廷以十倍以上的軍力迎戰英軍,令只是想顯威的英艦處境維艱,進退無路。

另外,盧坤亦下令撤走廣州十三行內的所有的中國工人,商行內的食物供應一日之間中斷,商行的英國商人紛紛向律勞卑施壓,希望他離開廣州到澳門避風頭。八月十二日,即英艦到達黃埔後三天,律勞卑在海兵被包圍及斷糧的情況下,無可奈何給廣州的英國商會會長要求派船接他離開廣州。但盧坤卻不退讓,一定要律勞卑說明:「究竟為什麼到廣州來?」「為什麼不領牌照,就擅闖廣州?」「兵艦闖入內河想幹什麼?」律勞卑見事已至此,被迫派代表向盧坤承認錯誤,盧坤才允許律勞卑向澳門海關領取紅牌,離開廣州,而兩船英艦也同時亦被清朝的海軍押出虎門海口。八月二十七日,盧坤下令廣州所有調防的各處水陸官兵撤回,分別歸隊,並恢復中英貿易。

戰敗的律勞卑於八月二十四日抵達澳門,由於認為自己和國家的尊嚴受損,被氣得一病不起,至九月九日,在澳門病死,遺體埋葬在東印度公司的墳地。他在臨終前留下了一句悲憤的遺言:「只有戰爭才可以解決中英間的貿易糾紛」。一個月後,英國的查爾斯•格蘭特號郵船將律勞卑的遺孀和兩個女兒接回國。而律勞卑的事件始,為一八四零年鴉片戰爭爆發埋下伏筆,自始以後,中國從此拉開了落後挨打、割地賠款的屈辱近代史開端。

(本系列完)

B.jpg 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