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作家慕拉士系列之三慕拉士在日本過新生活直至去世

上期本欄介紹了葡萄牙作者慕拉士,在澳門居住的十年期間多次到廣州,他因此對廣州和澳門的社會了解不少,故留下了不少的紀錄當時兩地社會的作品。慕拉士在澳門雖然有最好的朋友庇山耶,有自己的家人,但是,對他而然,澳門似乎是一個過埠,因為他最喜愛的地方是日本,其次才是澳門,因此,他選擇了日本作為自己晚年的最後居留地,而他之所以離開家人和澳門,就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原因。

慕拉士對於日本的情懷,是他於1888年駐守澳門之後的翌年,因為軍務關係要到日本,當時他35歲,他到了日本之後,被當地的社會和文化深深吸引,並感到目不暇給,他在這個行程中分別遊歷了長崎、橫濱和東京,並開始學習日本的文化。他由日本返回澳門之時,帶回了很多具有日本特色的傢俱和擺設、書籍等。在回到澳門之後,他將澳門的居所佈置成日本樣式,顯見他對日本文化的喜愛程度。此後,慕拉士於1893、1894、1895及1896年以澳門政府港務局人員身份出差日本作短暫逗留,並接觸到更多的日本文化,令他更對日本這個地方著迷。

慕拉士與澳門的結緣至1899年為止,當時,一名軍階及年資都比他低的軍官升為澳門港務局局長,成為慕拉士的上司,這令慕拉士心結難解,他於是以身體不適,覺得自己無能力再擔任公職為由,向葡萄牙政府請辭海軍及領使的職務,同時要求葡萄牙政府任命他為駐兵庫和大阪的領使。慕拉士的請求獲得葡萄牙政府同意,他於是得償所願,離開了同居的女友阿珍(Atchan)和一對兒子,去到日本兵庫履職,不久後,又轉往大阪和神戶(1899-1913)擔任葡萄牙官方領事職位。

慕拉士在日本當領事期間,他很快地融入了當地的生活,他經常去一些短的旅行,穿和服,他時常到寺廟,佛教和神道,和當地人打成一遍。慕拉士在日本皈依了佛教,並在一個神道儀式上娶了一名前藝妓叫Fukumoto Yone的日本女子,這名女子成為慕拉士唯一名義上的妻子,他顯然亦很愛這名日本女子,Yone於1912年去世,這對慕拉士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加上當時他不滿葡萄牙政府,因此斷然提出辭去所有官職,決定到Yone的故鄉德島隱居。慕拉士於1913年始長居

於德島,他和Yone的侄女小春同居,他每日都和小春到Yone墓前拜祭,然而,在三年後,小春亦離世,慕拉士就孤獨地生活,但仍不改每日去拜祭在自己生命晚期陪伴他在旁的兩位女子。

1929年7月1日,慕拉士在德島的家中去世,享年75歲。在他的遺囑要求按照佛教儀式火化,他的骨灰存放於近一間寺廟的公墓。慕拉士一如他的好朋友庇山耶一樣,生前的作品並沒有多大受到關注,直至他去世後,才獲得肯定。慕拉士去世了7年之後,於1935年7月1日,當時一名來自長野縣一名學校校監Jiroh Yumoto認識慕拉士的作品,他鼓勵外交部和教育部宣傳慕拉士的工作,慕拉士之名才在日本開始有人認識。現時,德島市最高的眉山(Mount Bizan)山頂上有建有一個紀念慕拉士的小博物館。而在澳門,慕拉士是一名以英文作遊記和散文的著名葡萄牙人作家,澳葡政府以他的名字命名了黑沙環的一條大街,並在回歸之前在新口岸的一個公園為他立了銅像,此外,澳門大西洋銀行亦以慕拉士的頭像被印製在鈔票上,以紀念這位曾在澳門居住過十年的葡萄牙作家。 (本篇系列完)

B.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