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廈二期投標出問題 復工僅一年多又叫停

政府在望廈社屋二期批給官司敗訴後終止有關工程.jpg

之前停工四年的望廈社屋第二期工程,一波三折,經重新招標後連同體育館工程於二零一七年恢復施工,惟第二次判給因被發現投標中有兩間公司的股東及董事為同一人,且此人簽署該兩個合營體的兩份標書,擾亂正常競爭條件,結果打官司打到終院,去年終審法院裁定撤銷判給,令政府繼輕軌車廂上蓋工程後又一次在公共工程訟訴中吃敗仗,而望廈社屋第二期工程亦因此再度陷入停工漩渦。目前建設發展辦公室已根據裁決要求承建單位終止工程,經重新評審合資格標書,決定把工程尚未施工的部份判給中國建築工程 (澳門) 有限公司,造價十二點零二億元。

望廈社屋第二期工程多年前因承建商與分判商發生糾紛被迫停工,一停四年有多,政府與望廈社屋第二期和望廈體育館地基的原承建商解約後,二零一六年重新招標,並連同體育館上蓋一同建造。最終政府將工程判給由振華海灣工程有限公司和成龍工程有限公司組成的合營體,工程造價十七點八億元,於二零一七年三月動工。工程範圍還包括望廈社會房屋的社會設施裝修工程和在文化局已評定為紀念物 “刻有徽號之石塊”周邊的綠化及休憩區工程。工程完成後將提供 七百六十八個單位,公共巴士轉運站、公共停車場、綠化休憩區、社會設施及綜合體育館。

政府連番敗訴

但有參與競投的得寶建築集團有限公司以及得寶國際有限公司,針對行政長官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的批示提起撤銷性司法上訴,中級法院合議庭指出,在評標中分別排名第一和第三的合營體,其成員中有兩間公司的股東及董事為同一人,而且此人簽署了上述兩個合營體的兩份標書,這種情況擾亂了正常競爭條件,因此必須淘汰這兩份標書,基於此,裁定司法上訴勝訴,撤銷了被上訴行為。行政長官不服,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認為中級法院的判決依據錯誤。終審法院合議庭指出,中級法院雖然錯誤援引條例,但並不重要,因涉案 二名投標人的標書背後存在可擾亂正常競爭條件之行為的見解沒有被質疑,按照公共工程承攬制度,必須不接納這二份標書,故裁定上訴敗訴。

竣工時間再推遲

上次政府與輕軌車廂上蓋工程原承建商解約後,重新招標,在施工接近尾聲時,因為評標計錯分而要打官司,縱使終審法院裁定撤銷判給,要求重新計分,不過政府卻以工程已基本完成及公共利益為由,決定不執行法院判決,讓有關工程繼續進行。今次望廈社屋第二期工程再度觸礁,政府決定執行法院判決。對於望廈社屋工程依照法院判決處理,而輕軌車廠卻未有按裁決執行,司長解釋是輕軌車廠當時已完成九成以上工程,短期內又將會收則,如要重新評標選一間新公司繼續興建就無意思。若果望廈社屋工程完成率未至於不可放棄程度,建設辦叫停工程,也是合情、合理、合法,唯一問題就是期望上樓的市民要多等一會。根據當局指,現時正對望廈社屋第二期及體育館重建工程重新評標,現時望廈體育館已基本上完成結構工程;望廈社屋第二期已興建裙樓及以對上幾層,重新評標必定會影響工程進度,該工程原定二零二一年完工,樂觀預計完工期將起碼推遲幾個月,暫未知何時竣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