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洲坊公屋更換防火閘 消防安全要求飄忽不定

當局決定只更換青洲坊大廈一百道防火捲閘.jpg

為符合防火安全要求,早前建設部門公佈為正要入伙的青洲坊大廈,更換二百六十九道防火捲閘,原本問題不大,但社會得知政府要為此花多四千萬元公帑,屈指一算,每樘閘將近十五萬元,無不嘩然!之後陸續出現質疑聲音,不單只價錢之昂貴,值得商榷,由此產生的收則、消防規章等問題亦一併帶出,並引來爭議。縱使建設部門和消防部門相繼說明和解釋,但仍未能說服到大眾認同這四千萬元用得其所,物有所值更不用說。事件在社會經過一輪發酵後,令政府無法收科,唯有舉行跨部門會議商量對策,政府經討論和分析後作出調整,決定只更換公共停車場內用作防火分隔的一百樘防火捲閘,裙樓部份的十四樘防火捲閘以磚牆及隔火室取代,並保留停車場內通往樓梯間或電梯前廳通道的一百五十五樘防火捲閘。建設辦近日公佈以一千二百六十四點四萬元將工程判出,與原來計劃相比,為政府省約二千七百萬元。

受質疑改換一百樘

若嚴格按照消防標準,從安全角度考慮,更新消防門是必須的,畢竟人命尤關,即使浪費公帑,政府也得要做好,不能馬虎,矇混過關,這點毫無疑問。不過青洲坊大廈早於二零一二年完成設計並開展工程,惟工期之長,追不上時代步伐,令有關消防門未能符合消防安全標準。按照消防局指,工務局於二零一七年提出防火閘除了有隔火功能外,也需有隔熱功能。據消防瞭解,業界也知悉有關規定。而消防局在批則和驗收的程序上,會按權限部門即工務局的要求和標準對樓宇發出消防安全意見,供權限部門決策時參考,有關意見沒有約束力。然而,青洲坊大廈經過三次收則,最近一次才發現問題,導致該批消防門變成「廢料」,得物無所用。被問到是否涉及採購疏忽,司長解釋工程是在二零一二、二零一三年開展,“之前啲事唔喺太清楚”,他是在二零一四年上任後,完成工程時發現防火閘達不到標準,因此大廈未能出入伙紙。

今次事件再次反映公共房屋的建設有多甩漏,費時失事之餘,兼損耗人力物力。建設部門稱防火捲閘未能通過消防要求,消防部門則指批則和驗收程序均按工務局要求和標準提出消防安全意見,無約束力,結果工程完成,準備要入伙,先至提出更換防火捲閘。部門間明顯溝通不足,事後互相推卸責任的老問題似乎無法改變。對於執行防火安全規章的要求,更是飄忽不定,有關規章沿用至今二十多年,究竟過去有否如今次般嚴格執行?除了青洲坊大廈之外,其它有否一視同仁,抑或只有今次才發現相關設施不符防火要求。按司長所言,另有兩個公屋項目收則時間與青洲坊大廈相若,且安裝的防火閘均一樣。若規章無改過,要求應一致,何解沒有全部更換,就連司長都感到疑惑!

廉署收投訴調查

從有關部門提出的解決方案,更見公屋建設的馬虎,磚牆可以取代,當初何解要裝防火閘?因同一位置已設有隔火門,原來的防火閘可保留不用更換,是否多此一舉?消防局和工務局為何現在才給予相關技術意見,當初收則時為何不認真檢視和討論,偏偏硬性要求更換有關防火捲閘?要不是社會提出質疑,當局是否會一意孤行?究竟必須要全部更換,抑或根本無必要換,還是為了息事寧人,只更換部份?當局標準相當模糊,部門間沒有認真協作處理問題,結果常出現「朝令夕改,無所適從」的情況!因收到市民和團體投訴,現時廉署已按程序立案跟進,調查這宗天價防火捲閘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