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芝龍系列之三鄭芝龍壟斷明朝海上進出口貿易

本欄上期講述,鄭芝龍由於會說葡萄牙語及閩南語,得到大海商李旦看重,被委派到荷蘭東印度公司從事翻譯及通事,待荷蘭人在台灣稍為安定後,便被委派往南海掃蕩與西班牙商通的船隻,以便為荷蘭人打擊對手及搶奪物質圖利。由於鄭芝龍得到荷蘭人信任,以及在李旦的支援下,鄭芝龍便很快掌握歐洲先進的火炮與船隻技術。及後,在1625年李旦和顏思齊同年去世,鄭芝龍便全面接掌其海上力量。

鄭芝龍在台灣嘉義建立基地,搶劫福建廣東沿海,鄭芝龍與其他海盜集團有很大分別,只向商船收取保護費,不許屬下擄劫婦女,焚毀房屋,騷擾百姓。在1626年福建鬧飢荒,鄭芝龍便搶奪糧船分發居民,得數千人投奔,由最初的數十艘船隊,到隔年已擁船千艘,對明朝及荷蘭人都構成威脅。

當時有一名福建水師把總名為許心素,原為李旦部下,主要是駐紮在廈門的一方頭目,在1625年李旦死後,由於勢力全面被鄭芝龍接收,許心素失去靠山一度被官府勒索及打壓,於是以二萬兩為代價,向福建水師總兵俞咨皋買了個水師把總的官位,因此得以操控生絲貿易,但遭鄭芝龍掃蕩打壓,於是密謀清除鄭芝龍。在1627年初請求荷軍協助驅逐鄭芝龍,許諾事成後准許荷蘭人自由貿易。荷蘭軍於是答允出擊,但是遭到鄭軍强大火力攻擊,一炮未發就逃到爪哇。鄭芝龍了解過後,便領船隊縱掠福建、浙江海上,切斷台海交通,更襲擊福建水師駐地,大敗俞咨皋,斬殺許心素。

到了1628年,鄭芝龍集團海船已經超過千艘海員數萬人,由於掌握國際貿易通道,因此裝備先進,控制了台灣海權,荷蘭人無力抗衡,明朝由於在北方與後金作戰頻繁失利,內地農民又屢屢發動叛亂,因此已經無力鎮壓鄭芝龍的海上勢力,因此對於其無可奈何,當時兩廣總督上書朝廷,陳說鄭氏集團「其船器則皆制自外番,朦幢高大堅致,入水不沒,遇礁不破,器械犀利,銃炮一發,數十里當之立碎」。於是崇禎皇帝下詔納降,1628年7月,鄭芝龍率部眾三萬餘,船隻千餘艘向福建巡撫熊文燦投降,授海防游擊,任五虎游擊將軍,駐安海。鄭芝龍表面上從屬福建巡撫,但實際並未對其有太多掣肘,除了依舊從事以往像李旦的中間商貿易,嚴密控制海權,更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佔據泉州安平鎮作為擁兵自守的軍事據點和海上貿易基地;亦打破官方海禁,全面掌管出海商品的流通,繁榮海市,武裝船隊旗幟鮮明,船堅炮利,橫行中國沿海、台灣、日本、菲律賓等東南亞水域,在接受招安的二十年間近乎壟斷了明朝與海外各地的貿易,統治南中國海,稱霸海疆。

不過鄭芝龍降明後並非一帆風順,據了解鄭芝龍與原李旦部下有多番爭鬥,李魁奇、鍾斌等等,不過大部份有詳細記載多為小說體文,不足為信。較為值得取信的是荷蘭東印度公司文獻記載,1630年有股劉香勢力崛起,劉香原為李旦旗下另一頭目,因不滿鄭芝龍獨霸海域,夥同李旦之子李國助合作,在沿海爆發衝突,不過最終被鄭芝龍擊敗身亡。這個時期荷蘭人與鄭芝龍時而合作,時而鬥爭,最主要原因是鄭芝龍獨攬明朝境內進出口的商品銷售管道,絲綢、瓷器、珍玩等特產均要由鄭氏集團出口。在1633年時任荷蘭東印度公司長官普特曼(Hans Putmans)攻打廈門,強行通商,但被鄭芝龍打敗,普特曼承諾保證不再到中國沿海,任何對明朝貿易活動均由鄭芝龍船隊代辦。到了1635年,劉香勢力覆滅,鄭氏海上已無對手,任何船隻必須掛上鄭氏旗幟,交納貢銀,否則外來船舶難以穿過台灣海狹,此時鄭芝龍勢力如日中天,正式成為東亞海域的霸主。

(本篇系列待續)

188_03.png 188_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