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芝龍系列之四鄭芝龍晚年降清淪為漢奸

本欄上期講述,鄭芝龍獨立後風生水起,在台灣海峽橫行霸道,而明朝內憂外患,只能向鄭芝龍招安,授海防游擊將軍,任由鄭氏操縱海面。鄭芝龍任官後利用合法身份,掃蕩整頓東亞海盜,很快就升為海防總兵。

1637年,日本爆發島原天草之亂,德川幕府政權懷疑與西方傳教士有關,於是開始執行鎖國政策,驅逐葡萄牙為主的西方商人,只准許長崎及平戶兩港可以對外貿易,據說荷蘭東印度公司有幫忙鎮壓起義,因此幕府只准許荷蘭及中式帆船進出。由於平戶為鄭芝龍另一大本營,鄭芝龍於是便乘機擴大貿易網,其進出日本的商船甚至比荷蘭多出十倍之上。此時鄭芝龍除了全面壟斷明朝的海上貿易外,亦幾乎佔據日本對外貿易的大量份額,因此獲得巨大的利潤。

而這個時候福建各地經常發生旱災,而台灣土地肥沃未經開發,據說引發歷史上首次大規模移民台灣熱潮,而鄭芝龍除了提供船隊接載外,更為平民提供生產器具物資等,因此移居台灣的漢人對鄭氏甚為信服,幾乎將他視為主子一樣,為日後其子鄭成功提供忠誠的手下部眾。

到了1644年甲申之變,李自成攻入北京,明皇崇禎自縊於煤山,之後清軍入關,南京的福王續領明朝政權,是為南明弘光皇帝,封鄭芝龍為南安伯,福建總鎮,負責福建全省抗清軍務。次年清軍攻陷南京,弘光帝被清軍俘,鄭芝龍等人扶福州唐王為隆武帝,鄭芝龍被冊封為南安侯,後官拜至太師。到了1646年,清軍攻入仙霞關,隆武帝死於福州,鄭芝龍則退守泉州安平,清軍包圍安平。同年12月鄭芝龍向清軍投降,其子鄭成功勸阻失敗,於是率鄭氏部眾入海抗清,鄭芝龍被帶往北京。到了1647年,清軍終於攻入安平,鄭芝龍妻子田川氏在亂軍中自盡。

清軍為安撫鄭成功,對鄭芝龍優待有加,將其編入正紅旗,封一等精奇尼哈番,到了1653年再封為同安侯,此時鄭芝龍多番向其子鄭成功勸降均失敗,鄭成功更多次襲擊福建沿岸清軍駐地,到了1656年鄭成功督師北伐,清軍大怒,將鄭芝龍押入大牢,一直到了1661年,鄭成功北伐失敗轉攻台灣,清帝順治亦死於天花,清廷權力接掌者終於沒有耐性,在11月將鄭芝龍斬首於北京柴市。隔年鄭成功在台灣西南掃走荷蘭人建南明延平郡王府後,不久亦病死在台灣。

鄭芝龍如日中天的二十年間,在東亞海上建立唯一強權,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巨大私人武裝集團,其勢力之大,就算兩百年後威盡南海的鄭一嫂海上力量亦難以相比,他不但控制中國至日本的貿易通道,更擁船超過三千艘,兵員達二十萬之巨,甚至擁有精銳的黑人火槍隊,其戰鬥力之強在當時海上亦十分罕見,在1622年荷蘭攻澳門一役,葡軍的百名黑人奴隸兵便擊退了上千名的荷蘭精銳。

歷史上對鄭芝龍評價多於負面,一般說鄭芝龍短視貪圖功逸,是個缺乏民族氣節的漢奸,多尊崇其子鄭成功,歌頌其成功收復台灣,是民族的英雄,但鄭成功的勢力全部源自鄭芝龍,鄭芝龍要收復當時未經開發杳無人煙,只有高山原住民的台灣根本是輕易而舉的事,就算鄭成功北伐大敗後也能輕易趕走荷蘭人就可見一斑,或許根本從鄭芝龍的角度上,台灣就是其控制領土。

對於鄭芝龍降清一事,如果以其自身立場看待,他原本就是應明朝招撫才能真正成為海上霸主,在海盜時期亦曾多番攻擊明朝船隻駐地,成年後亦長留澳門日本等地,結交的是洋人娶的亦是日本人,本質上難有國家民族觀念,這時再次降清對鄭芝龍而言亦合理不過,不過想不到的是其子忤逆,才最終身陷囹圄繼而被殺。要知道鄭芝龍在北京被清廷待為上賓有十年之久,在殘忍好殺的清初時期以言已經十分大方忍讓的了。

綜觀鄭芝龍一生,從澳門翻譯開始,到李旦旗下學習經商海盜起家,獨立一方後降明,擁兵自重獨佔鎖國之利貿易營私,發展成東亞海上第一強權;往後,見南明政權氣數已盡投降滿清,終敗在兒子鄭成功取捨上。無論如何,鄭芝龍在長期的經營活動中,為開發台灣和抗擊西洋強權事實立下不朽的功績,是不容抹煞的歷史。

(本篇系列完)

189_03.jpg 189_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