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曾一本系列之一曾一本作亂成葡人與明朝交流契機

十六世紀是東亞一個大幅變動的時代,葡萄牙人開始在澳門定居,成為東西文明溝通交流的窗口,是西方列強窺視華夏大地的門徑,細看往後二百年歷史,除了鴉片戰爭以後,葡萄牙與中國的關係明顯迥異其他西方國家的關係,其他西方各國不遺餘力地以經濟、軍事等手段,試圖在中國建立貿易點,但無不遭到當時政府的拒絕。唯獨葡萄牙人可以保有澳門的貿易基地,相對上較自由地進行貿易。為何當時明朝可以容忍這種情況?事實上葡萄牙人除了初期兩次戰敗於明軍外,就並未對華用兵,甚至在進入澳門前期更經常幫助明朝對付海盜,這一切要由明朝中葉倭寇滋生的大海盜曾一本說起。

曾一本為詔安人,是明朝中葉海盜活躍初期的代表人物,原是屬於在漳州潮州一帶的海盜,主要在雷州琼州等地活躍,後來接受招安為明朝效力,不過到了1567年就脫離明朝體系,帶領三千餘人,過百艘船隻,襲擊了南面的雷州半島。殺傷了逾四千多名明朝正規軍部隊,還俘虜了參將與把總各一名,擊斃了當地指揮。曾一本叛變主因史書並未太多記載,但當時期明朝這種特招部隊其實經常發生叛亂,主原文官士大夫阻礙或內部勢力鬥爭問題,令到軍餉經常不能按時發放,因此就免不了掀起叛亂。

明朝嘉靖執政以來一直戰事頻煩,在北方有韃靼,東南海面有倭寇,在明初時期建立的軍事系統已經全面崩潰,此時對外作戰非常依重「番兵」,包括蒙古人的騎兵部隊,小數民族組成的山地部隊等,對外作戰經常變成番兵在前線作戰,漢人軍隊則負責後勤的組合。進入16世紀海防壓力倍增,基於同樣原理,明朝又在地方上尋找可供徵召的對象,尤其是在海洋經濟發達的廣東地區,大量的走私海商被納入編制,成為朝廷認可的地方艦隊,不過這些地方艦隊即便被招安入伍,也會繼續利用身份為掩護,繼續亦商亦盜,曾一本所領的倭寇集團就是這一情況。

中國海域一直有日本人組成的倭寇搶劫活動,但自明初與日本室町政權建立勘合貿易後已經式微,但在嘉靖即位後倭寇活動又再次變大,主因在1523年,嘉靖即位第二年,浙江發生「寧波之亂」,事源因為日本早年發生「應仁之亂」,日本戰國時代開始,勢力分家,日本對外貿易不再統一,其中兩家大名細川氏和大內氏為爭奪對華貿易利益,相繼派遣使團來明,兩團在抵達浙江寧波後發生衝突。大內氏追殺理虧的細川氏,沿路殃及浙江寧波一帶的居民,追擊的明朝都指揮、千戶等官兵戰死。這一事件直接導致明朝政府廢除福建、浙江市舶司,僅留廣東市舶司一處,也導致明朝與日本的貿易途徑斷絕,觸發更嚴密的海禁制令,為日後東亞三百年的海盜禍亂揭開序幕。

這時期的倭寇事實上大部分並非日本人集團,核心成員其實大多源自廣東福建等地組成,因為鎖國政策的開始,中國東南沿岸的商人就建立武裝船隻,進行走私活動賺取巨大利益,就如本欄早前數期亦多番提及,這種武裝集團亦盜亦商,不過在這一時期還是以海盜活動為主,一開始為禍浙江福建一帶,明朝名將戚繼光大力訓練水師,掃蕩浙江福建沿海海盜,每戰必勝,到了1563年戚繼光升任閩浙兩省水師總兵,基本肅清閩浙兩省倭寇,海盜餘黨聞風向廣東一帶或逃或降。

這個時期的曾一本就是在1567年2月向潮州官府投降,不過同年戚繼光就被調往北京負責北方軍務,未知當時曾一本是否收到消息,知道名將戚繼光被調走有持無恐,反正到了同年10月,曾一本叛變,襲擊雷州半島,殺傷官兵四千餘。到了1568年6月,曾一本準備計劃進攻廣州,於是打算先取澳門這個珠江入海口,由於這時期的葡萄牙人初到澳門並未建立任何防衛設施,加上堆積在島上的東西洋貨物,看上去是非常好下手的獵物。而早在數年前,就有其他海盜襲擊廣州,但被葡萄牙船隻從後幫助明軍協防,於是曾一本便打算首先瞄準澳門。 (本篇系列待續)

192_03.jpg 192_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