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澳門系列之一二戰是澳門最艱難的時期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澳門一直從未正式被日軍佔領,現代人淺看歷史,感覺澳門在二戰時期可避開戰禍,人民可過上舒適生活,但實際上澳門戰雲密佈,並未比戰爭地區好上多少。除了成為各國特務間諜的角力場,軍事資源、貨幣等的運轉中心外;由於難民大量的湧入,澳門一度爆發歷史最為慘烈的飢荒潮,小小的澳門最高峰一天就餓死四百人,飢民搶劫、動亂見怪不怪,更流傳人吃人的事件,人心惶惶,可以說二次大戰除了是世界上最大的人禍災難外,亦是澳門最為艱難的時間。

而日軍為何沒有佔領澳門,一般的說法是因為澳門作為葡萄牙管治的地區,而葡萄牙又表面宣告中立,實則偏軸心的立場關係,因此並未遭到日軍駐軍佔領,但實際上日軍除了在澳門駐有領事館外,甚至在澳門留有軍官府,對澳門有強大的控制力。而澳門因為這一段「中立」的關係,構成一段極為複雜的歷史時期。

1937年日軍侵華戰爭初期,澳葡政府便援引於1932年3月5日在日內瓦國際聯盟總部發表的葡萄牙是中日世代的友好立場,宣布中立,以確保澳門的生存,避免遭戰爭征伐。很多本來在澳門土生土長但後來移居到上海的葡萄牙人開始遷回澳門避難,時任澳門總督巴波沙成立「上海葡裔難民局」以便調動安置這批葡裔難民,現在的仁慈堂婆仔屋、葡萄牙駐澳領事館等亦成為當時安置難民的場所。

但除了葡萄牙人外,華人亦大批逃難到澳門來,學校、商家等組織從各地移到澳門來,如現在的嶺南中學便是1937年從廣州遷來。在這段時期開始,澳門人口高速的成長,短暫獲得蓬勃發展,賭館、妓院、煙館異常興盛,福隆新街夜夜笙歌,部份難民甚至帶來資本營商,不少行業得到長促的發展。除了上述特種行業外,由於中立地位關係,各國一些特殊的貨物亦只能依靠澳門轉運,因此澳門亦在鴉片戰爭以後一度成為東亞的運轉中心。

不過,澳門當時人口激增,糧食通道時通時斷,造成米糧短缺,甚至有米商乘機抬高米價,雖然後來經澳葡政府數次嚴厲打壓後,才暫告平息。到了1941年12月日本偷襲珍珠港,爆發太平洋戰爭,日軍迅速佔領香港,更多的難民湧入澳門,澳門人口由1937年的十五萬人,到了1940年就有37萬人,到了1944年甚至到達了50萬人,八年抗戰澳門人口翻了三倍有餘,可見糧食是當時非常嚴重的問題。

在1942年,日軍佔領香港後,澳門便爆發最為慘烈的飢荒潮,一天餓死過百人更經常發生。引述澳門著名地理老師黃就順的見證,「當時由於飢民太多,搶食甚至成為風氣,當有人交錢買取食物後,就有人從背後搶去食物,立刻往嘴裡一送,搶食的人絕不會逃跑,任由對方痛打,事實上搶食者已餓到無力逃走…」。街上的食店遇上餓瘋的人甚至會遭到搶劫,因而店家經常與飢民爆發衝突,走到橫街冷巷遇到有死人屍體在當時甚至不足為奇。

那一年的冬天異常寒冷,餓死、病死甚至一家人集體倒斃也時有發生;在坊間亦傳出有人吃人的事件,弄到滿城風雨;當時居民許多已餓至骨瘦如柴,甚至甘願被「賣豬仔」,為日軍到東南亞日佔區開礦,基本上一去無回。

街頭經常有死人的屍體,因此每天都有車輛在街上收集屍體,屍體就像木柴一樣,一捆捆的堆起來,再用船運往氹仔北安的亂葬岡丟入,填上一層泥土後再丟入其他屍體,有人稱之為「萬人坑」,最高記錄是一天便運了四百具屍體,這是澳門最為慘烈的時期。

(本篇系列待續)

197_03.png 197_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