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澳門系列之三澳門是二戰東亞的情報中心

本欄上期講述二戰時間澳門並未遭日軍佔領,非是巴西照會關係,而是主要受益於葡萄牙所保持的中立地位。當然了,這種中立宣言,在戰時並有多大效用,除了中立的關係外,另還有一層原因,使得澳門並沒有受到日軍正式佔領。

首先要知道的是,儘管澳門並未被正式佔領,但事實上日軍已經直接控制澳門,實質上派兵佔領,是落後的思維,佔與不佔,在控制層面分別已經不大,廣東自1938年便為日軍所控制,香港也在1941年12月25日陷落,附近水域也被日軍封鎖,可以說任何糧食、藥品、物料等物流通道均由日軍控制。另外,在澳門流通的貨幣,亦以日本軍票為主,甚至澳葡政府也為了支付地區性貿易而收集軍票,在錢莊也設定了兌價來進行交易,而半數以上的旅行者在購入船票時也使用軍票。可見從經濟層面,可以說日本幾乎完全控制了澳門,故已不存在以軍事佔領的必要性。

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在二次大戰期間一直作為歐洲重要的情報窗口,不論軸心國或是同盟國亦佈下相當多的情報探子,一般的英美報紙,在一到三天內便能買到,就算遠在東方的日本亦同樣重視里斯本情報,甚至擴大駐里斯本公使館的機能來收集情報。因此,在地球另一端的澳門情況就類同里斯本一樣,兩地本來就會互通有無,於是各國的特務一樣雲集在澳門。據日本外務省史料館記錄,在1939年9月16日岡崎總領事便在廣東發電文指,考慮到今後澳門將被中國有關團體利用來作為抗日之用,建議在澳門派駐人員。因此在1941年初,日軍便在澳門設置了秘密情報機關,開始收集情報,透過後來公開的史料顯示,在那時開始,日軍在澳門的情報人員,便透過暗號,把重慶國民政府方面的情報送返日本。到隔年香港淪陷後,本來在香港的日本領事館失效後,便在澳門正式設置了日本領事館。

因此,對於日本來說,假若日本實質派兵佔領澳門,首先就失去了收集國民政府情報的機能,而且極有可能導致和葡萄牙斷交,也就是說亦會同時失去了里斯本這一個歐洲重要情報基地。歸根究底,葡萄牙在1932年在日內瓦國際聯盟總部發表的中立宣言,連帶種種關係導致日軍根本不會佔領澳門了。

事實上,被日軍全面包圍的情況下,澳葡政府雖然在1937年援引前例,宣佈繼續中立,但實際情況卻是難以做到真正的「中立」。在戰爭初期,澳葡政府基本上還是默許國民黨支部在澳門從事的半公開抗日活動,包括情報搜集、資金籌措、物品運送等;但是在南京淪陷後,來自日本的壓力便越來越大,於是澳葡政府便為了在澳門的存活,開始向日軍妥協。

在1938年開始,澳葡便開始對澳門報業實行新聞審查制度,沒有在出版物檢查委員會檢查獲得准許的報紙當天均不得送印,當時經常會有大段文章被禁止刊出,因此報章經常來不及補充內容而「開天窗」。另外,除了報章外,中文教科書等亦會進行檢查,亦禁止市民公開進行抗日活動。在1939年,國民黨支部開展了大規模聲討汪精衛的抗日宣傳活動後,立即遭到日本駐華南海軍司令部的抗議,並派海軍武官駐紮澳門,給澳葡當局施壓,澳門警察不得不搜查國民黨澳門黨部,拘拿支部負責人周雍能至警察廳問話,並要求國民黨駐澳機構停止抗日活動。1940年入冬以後,澳葡政府更是禁止愛國人士進行公開募捐活動,對救亡團體也採取不友好態度。

(本篇系列待續)

199_05.jpg 199_04.jpg

二戰時期的東南亞日本軍票(互聯網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