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毒不丈夫

我們常常聽到「無毒不丈夫」,彷彿作為大丈夫就要心狠手辣,但在坊間流傳中,「無毒不丈夫」前面還有一句話,為「量小非君子」,但量小非君子則是教人要大量,為何後半句無毒不丈夫則教人要「毒」?

追根溯源,「無毒不丈夫」早在元朝就已流傳。如元朝戲曲家馬致遠的《漢宮秋》一折:「教他苦受一世,正是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以及劉致的《上高監司•堯民歌》:「法則有准使民服,期於無刑佐皇圖,說與當途,無毒不丈夫,為如如把平生誤。」

但其實「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這句俗語是以訛傳訛而來,並非原句原意,實則「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由兩句不同的俗語拼湊而成,分別是「量小非君子,無度不丈夫」和「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兩句被人合起來以訛傳訛,變成現在這副不倫不類的模樣。

「量小非君子,無度不丈夫」和「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這兩句話大抵的意思是心胸狹窄、缺乏度量的人,就不配作丈夫和君子。這裡的「丈夫」,是指有遠見卓識、胸懷寬廣的「大丈夫」之意,「無度不丈夫」中的「度」和「量小非君子」中的「量」合起來恰成「度量」 一詞。古代人認為「大丈夫」講的是「度量」和「涵養」,「無毒不丈夫」講的是「毒」,講的是手要狠、心要黑,在古代這句話里不是「無毒」而是「無度」。現今人講這句話歷經社會歷史的演變含義轉換了。

據說不知從什麼年代起,「無毒不丈夫」這句話成了行凶作惡或是野心家、陰謀家的思想行為的「理論根據」,妄想並以此作為他們下毒手的信條。這些野心家、陰謀家認為行事若不能心狠手辣便不能成為「大丈夫」,把「無毒不丈夫」的理解成叫人狠毒,為血腥者的殘暴不仁和心胸狹隘的辯護詞。

200_0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