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封建時代商業高光過往_平遙古城裏的晉商歷史

平遙是清朝晚期的金融中心,並有中國目前保存最完整的古代縣城格局。平遙古城,位於中國山西省晉中市平遙縣,是中國銀行業的發源地,199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世界文化遺產。

晉州人聰明務實,由「晉商」初見端倪。在古中國農業社會背景下,上千年的重農抑商傳統使得商人政治和社會地位低下,但晉州人顧不得這些,為了生活他們很早就走街串巷,在國内甚至和蒙古女真等民族,做起跨國買賣積纍資本,纍世經營下終於將商業發揚光大,明清兩代尤爲惹人注目。

晉商資本最早可以追溯到先秦時代,那時晉南就已經有了「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贊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的商業活動。到了明清時期,晉商發展如日中天,鼎盛到什麼地步呢?明代沈思孝在《晉錄》裡描述: 「平陽、澤、潞,豪商大賈甲天下,非數十萬不稱富。」到了清代,晉商發展成為國內勢力最雄厚的商幫。實力達到什麼程度呢?晉商的發展甚至改變了當時人們「學而優則仕」的觀念。「家有萬兩銀,不如茶莊上有個人」、「當官入了閣,不如茶票莊上當了客」之類的民間諺語一時間盛行。

晉州商賈的智慧和汗水為他們贏來應有的敬意敬仰,世界經濟史學界把晉商和義大利商人相提並論,平遙作為晉商生活耕耘過的地方,被後世稱為「中國古代華爾街」。

「中國古代華爾街」的稱號絕非浪得虛名,清代初期,山西商人的貨幣經營資本逐步形成,不僅壟斷了中國北方貿易和資金調度,而且插足於整個亞洲地區,甚至把觸角伸向歐洲市場,從南自香港、加爾各答,北到伊爾庫茨克、西伯利亞、莫斯科、彼得堡,東起大阪、神戶、長崎、仁川,西到塔爾巴哈台、伊犁、喀什噶爾,都留下了山西商人的足跡。

除了活動範圍廣之外,道光初年晉商為方便貿易往來首創中國歷史上的票號。平遙的日升昌是中國票號的始祖,也是中國現代銀行的開山鼻祖。日升昌因分號最多、業務最大、信譽最好,在當時有「匯通天下」之稱。

當時,清朝的官僚、豪紳、地主、走私商人以及鴉片販子都用票號兌匯,在太平天國運動後,山西票號的業務拓展到代戶部解繳稅款,為政府籌借、匯兌抵還外債、承借、承匯商款、還本付息等,甚至賣官鬻爵,行賄贓款都由票號過局。有人甚至說,山西票號實際上是清政府的財政部。最繁榮時期,全國共有票號51家,山西有43家,而平遙占22家。

平遙的晉商文化,也在平遙古城裏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供我們細細品味欣賞。

中國封建時代商業高光過往 平遙古城裏的晉商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