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台灣入境男旅客_血清抗體驗測呈陽性_現已被送往隔離觀察

一名台灣入境男旅客

血清抗體驗測呈陽性

現已被送往隔離觀察

【本報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下稱“應變協調中心”)公佈,衛生局前(25)日對有台灣地區旅居史的所有醫學觀察人士進行常規新型冠狀病毒血清抗體檢測,共檢測一百四十份樣本。昨(26)日結果顯示其中一名早前由台灣地區入境的旅客新冠病毒血清IgG抗體呈弱陽性。

該血清IgG抗體弱陽性人士為二十歲男性,為台灣地區人士,無業,於五月十六日由台灣地區桃園國際機場乘坐星宇航空抵達澳門機場,入境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為陰性,按衛生局檢疫措施被安排到葡京人酒店進行醫學觀察;昨(26)日新冠病毒核酸及血清IgM抗體檢測結果呈陰性,而血清IgG抗體呈弱陽性,考慮既往曾經感染。該人士現時無任何症狀,由於有復陽風險,已轉送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進行醫學觀察。該人士於二○二○年三月從英國經香港到上海,二○二一年三月二十一日再由上海返回台北。五月十三日於台灣地區進行鼻拭子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呈陰性。否認曾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及曾接種新冠疫苗。

應變協調中心表示,考慮到台灣地區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感染風險高,同時亦有多地報導多次核酸檢測陰性後才確診的情況,為進一步降低從台灣地區回澳人士離開醫學觀察酒店時對家庭和社區構成的公共衛生風險,應變協調中心已將台灣地區來澳人士醫學觀察期由十四日延長至二十一日,然而台灣地區部分確診病例已在四月底受感染,考慮到通過核酸檢測未必能發現感染者,因此自五月十七日起,從台灣地區返澳人士醫學觀察期間將增加一次血清檢測,會安排在第八到第十四天進行,以確定其整體感染情況。

Read more

第五十一宗確診病例_證實屬印度變異毒株

第五十一宗確診病例 證實屬印度變異毒株

【本報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下稱“應變協調中心”)公佈,日前確診的本澳第51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經檢測,發現為B.1.617新冠病毒印度變異毒株。應變協調中心表示,該病例在澳門首次在出現,顯示本澳新冠病毒感染的威脅一直存在,呼籲未接種的市民盡早接種疫苗。

B.1.617新冠病毒印度變異株最先於去年 12 月在印度被發現,目前在印度廣泛地區造成疫情大爆發。隨著越來越多國家也發現該病毒株的蹤跡,世界衛生組織已將印度發現的變異株歸類為“全球關注變體” 、“令人擔憂的變異株” , 初步研究結果表明這種變異毒株傳染力更強,但尚未發現會影響疫苗效力。? 而此病例接種疫苗後仍感染病毒,估計與完成接種程序未夠14日,以至不能產生足夠免疫力有關。但病例為無症狀感染者,顯示疫苗仍有一定的保護力。

應變協調中心強調,疫苗可有效預防新冠病毒肺炎,雖然不能完全避免感染,但可大大降低發病、重症或死亡的風險。近期全球疫情非常嚴重,內地有些地區出現本地個案,部分過往疫情控制良好的地方亦突然爆發疫情,本澳也首次出現印度變異毒株,而澳門疫苗接種覆蓋率仍處於較低水平,一旦爆發疫情,後果會很嚴重,市民應儘早接種疫苗,減少自身感染、重症和死亡風險,築起免疫屏障,保護自己及家人。由於完成接種兩劑疫苗14天後,才會產生足夠的抗體,市民應在未有疫情前就接種。同時,即使已接種疫苗,亦應避免前往高風險地區,如必須前往,應在完成接種疫苗後14天,待身體產生足夠的免疫力後才前往,以減少感染的風險。

市民可登入https://www.ssm.gov.mo/apps1/covid19vaccine/ch.aspx#clg18772查詢新冠疫苗資訊,亦可於致電疫苗專線8390 1460(每日9:00-21:00)向疫苗接種站值班醫生諮詢。

Read more

皇帝女不愁嫁

大家都知道,在古代社會,談婚論嫁是要講求門當戶對的,而貴為皇帝的女兒能門當戶對的只能遠嫁他國皇帝或王子,但若公主不想遠嫁他國便只能下嫁。當然在不少人眼中,高嫁或許難,但下嫁就真的是「皇帝女不愁嫁」。

其實作為公主,她首先是要盡一國之任,走和親之路確保兩國邦交穩定,若如唐朝國力興盛,公主不需和親,也得嫁人,那便是要招駙馬。當然駙馬也不是那麼好當的,甚至有些朝代的貴族公子、狀元郎聽到當駙馬也是聞風喪膽的,當中尤以唐朝最盛。在唐朝,尤其是士族子弟大多不願迎娶公主,甚至談「公主」色變。據史料記載,唐憲宗以前,駙馬中沒有世家大族出身的子弟。事實上,不僅是出身好的士族子弟,連平民方士(有方術的人)也不願做駙馬。《明皇雜錄》記載,唐玄宗曾經想把自己的妹妹玉真公主嫁給方士張果(傳說為「八仙」中的張果老)。當使者找到張果說明來意後,張果大笑,當即推辭了。他還對自己的朋友王迥質、蕭華說:「俗話說:『娶婦得公主,無事生官府。』」在唐代,連社會地位不高的方士都不願娶公主,可見公主實在「愁嫁」。

就連一代明君唐太宗的公主也愁嫁過。唐太宗曾欲將公主嫁給開國元勛尉遲敬德,然而尉遲敬德卻「不識抬舉」,當場就拒絕了唐太宗。他還羅列了一堆大道理,使自己的推辭名正言順:「臣已有妻室,雖然她不能與雍容高貴的公主相比,但畢竟與臣共患難過,感情深厚。古人雲:『富不易妻,仁也。』臣願遵守古訓,請陛下三思。」

所以「皇帝女不愁嫁」明面上是說的公主不愁嫁不到如意郎君,其實內裡是揶揄公主難嫁出去。在古代,公主是君,夫家是臣,公主養尊處優,是天之驕女,丈夫地位卻要比公主矮一大截。

在封建社會中,通常以男性為上的情況下,駙馬爺的日子並不好過,既缺少尊嚴,在家中沒有發言權,當上駙馬甚至等同自毀前程。因為按照慣例,駙馬爺一般只能擔任虛職,能擔任重要官員幾乎是屈指可數。在明初,朱元璋甚至規定,駙馬終生不得在朝為官。

正因如此,在古代社會,並非人人都想當駙馬,而皇帝女也並非「不愁嫁」。當然,並非每個駙馬都向命運低頭,在唐朝就曾出過著名的「醉打金枝」故事。

在安史之亂剛平定不久,回紇人趁大唐國力虛弱之際,一舉攻下長安,唐代宗也不得已搬離都城,年近花甲的大將郭子儀再次騎上戰馬,擊退回紇人,奪回長安。唐代宗為褒獎郭子儀,於是將愛女升平公主下嫁給他的兒子郭曖。

怎料升平公主嫁到郭家後,不改往日金枝玉葉的做派,動不動對丈夫和公婆發脾氣,郭子儀夫婦作為臣子還要向公主下跪。令郭曖對此十分不滿,公婆尚且向公主行禮,自己豈非矮了兩輩下去?平日在頤指氣使的公主面前他倒也不敢有所造次。這天,郭曖心裡不爽,在家宴上多喝了幾杯。當即要求升平公主應該遵守婦道,給郭子儀夫婦行下跪禮,結果被升平公主嚴詞拒絕並遭到當面訓斥,而郭曖反手給公主一巴掌。公主立即回到娘家皇宮大院裡找唐代宗皇帝哭訴,郭子儀連忙把兒子捆起來送到皇宮請罪。最後,在皇帝和郭子儀的調停下,小夫妻才和好如初。正因郭曖敢以下犯上醉打公主,皇帝也不追究,讓這段故事成了千古流傳的佳話,甚至被改編成戲劇、電視劇。

皇帝女不愁嫁

醉打金枝劇目(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時間差

本澳鄰近地區新冠肺炎疫情近日有所變化,尤其人員往來密切的廣東省出現本個案,間接令澳門風險升高。正當大家關注疫情發展之際,一名與茂名無症狀感染者同坐過一班車、被當地列為密切接觸者的內地男子進入了澳門,衛生局前日下午收到內地通報後立即「尋人」,發現該名男子當日凌晨時份進入澳門,入住路氹城一間酒店,暫時其在本澳行蹤顯示,一直在酒店房間停留,除到酒店餐廳嘆早餐外沒有外出。

據通報,與進入澳門的內地男子同車的無症狀感染者於本月二十五日確診,本身是五日前在廣州荔灣確診本地病例的密切接觸者,而該本土病例感染的是印度變種病毒,要是在本澳的內地男子確診的話,意即病毒一傳再傳。現時他正接受隔離,衛生局強調,該名人士僅被內地列為密切接觸者,至今其核酸檢測仍為陰性,其感染風險不高,對本澳帶來風險不大。雖然可以鬆一口氣,但在全球疫情籠罩下,難以叫人不緊張。

今次事件顯示,從病例確診到發現密切接觸者,即使過程相當迅速,也有所謂時間差距,密切接觸者可能已到過不少地方,病毒也有機會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傳開。正如該名來澳的內地男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次輪的密切接觸者,當追蹤到他時已經在澳門酒店抱頭大睡,若果是第一批密切接觸者,當找到他時極可能已是一名感染者。目前而言,可以說澳門又逃過一劫,但不得不認真檢視防疫措施是否仍有堵塞的隙縫!

山草

Read more

徐霞客三度遊覽的奇峰—江郎山

「中國丹霞」的第六處提名地為浙江江郎山,它是屬於典型的晚期丹霞地貌特質,它的「三爿石」著稱於世,據說明代旅行家徐霞客就被它的奇峰吸引,三度遊覽江郎山,更寫下「遍訪名山獨尊江郎奇幻」的句子來形容江郎山的奇景。

江郎山位於浙江省江山市西南部石門鎮。江郎山景區由三爿石、十八曲、塔山、牛鼻峰、須女湖(青龍湖)和仙居寺等部分組成,面積11.86平方公里,相對其他五處「中國丹霞」提名地來說,它不算大,但仍然吸引不少遊客慕名而至,連明朝時的徐霞客亦三度到江郎山遊覽,當然除了徐霞客外,亦有不少名人到訪,如白居易、唐朝祝東山、宋代詩人辛棄疾、陸遊等,可見江郎山的魅力之處。

江郎山主體為三個巨石,自北向南呈「川」字形排列,依次為:郎峰、亞峰、靈峰,俗稱為「三爿石」。其中主峰郎峰海拔816.8米,高360米,地勢不算高,但山勢險要陡峭,三個巨石拔地而起,當年徐霞客分別於西元1620年、1628年、1630年三次到訪,也只能到山腳觀望輕嘆,主峰郎峰平均坡度88度,古時無人能登上山頂,徐霞客曾將江郎山的風景與雁蕩山、黃山和鼎湖峰齊名,極力讚歎江郎山的「奇、險、神」。現時雖然已修路可以登峰,但上山幾乎是垂直的爬山,下山亦然,故欲登峰的遊客仍需一定的體力和耐力。

《徐霞客遊記》中寫到「懸望東支盡處,其南一峰特聳,摩雲插天,勢欲飛動。問之,即江郎山也。望而趨,二十裡,過石門街,漸趨漸近,忽裂而為二,轉而為三……」徐霞客描寫了他在到訪江郎山時,江郎山逐漸呈現的畫面,初看時是一座奇峰,「漸趨漸近,忽裂而為二」,一座山峰一變為二,再往前看,「轉而為三」,可見當時江郎山給徐霞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後人為了紀念徐霞客,在江郎山最佳的觀賞點—靈峰之西峭壁之上,闢地800平方米,設「霞客遊蹤」景點,建「霞客亭」。而在「霞客亭」上,出現上述提到徐霞客為江郎山寫下「遍訪名山獨尊江郎奇幻」的字句,後人為它提了下聯「長思偉著共仰俠客風流」。

江郎山除了「三爿石」著稱於世,還有聞名的「全國之最的一線天」。一線天位於亞峰、靈峰之間,內岩壁如削,高312米,長298米,寬僅3米,華東56位地質學家勘定其為「中國一線天之最」。

徐霞客三度遊覽的奇峰—江郎山

Read more

官派留學童計劃因政治權鬥最終失敗

馬禮遜學堂的三名澳門學生系列之九

官派留學組成的棒球隊。後排左起:蔡紹基、鐘俊成、吳仲賢、詹天佑、黃開甲;前排左起:陳巨溶、李桂攀、梁敦彥、鄺詠鐘。(互聯網圖片)

官派留學童計劃因政治權鬥最終失敗

本欄上期講到馬禮遜學堂的其中一名學生容閎向曾國藩推銷官派留學生計劃,指出有了外國機器並不足夠扭轉大清落後西方的局勢,而是派學生去學習外國的知識,將知識帶回祖國建設。曾國藩全盤受落容閎的建議,與李鴻章幾次聯名上奏同治皇帝,提出官派留學生計劃。1872年春,皇帝批覆執行計劃,容閎獲任命為出洋副委員,主責挑選幼童和監督官派留學生事務。清政府派出120名學童,分4期,每期30名學童到美國讀書,幼童會在美國接受15年的教育,幼童在美國讀書和生活費用都由政府支付,學童回到祖國還有一份政府安排的公務員職位。1873年6月至1875年10月期間,四派學童出發前都會接受英語教育,考試合格才能出國。當時初時願意送子女出國讀書的人不多,這些學童主要都來自廣東香山縣,亦即是容閎的故鄕。

這些學童的年紀由10歲到16歲之間,其中大部分是12至13歲,亦即是現時初中階段,不得不說,當時願意送子女出國的家庭不多,而願意出國的大部分是那些窮苦的家庭,容閎雖然對學童的選擇不大,但是他仍然挑選出最出色的學童出來。又或者在那個時代,窮苦的家庭出來的孩子能夠讀書識字是最大的理想,因此,容閎挑選的學童可以說都是學霸級別。參加官派留學的學童會首先在上海留美預備學堂(亦稱「出洋局」,在上海山東路外萬國公墓對面)學習一年中文、英文,考試合格再赴美留學,在這一年裡,這些學童基本上都掌握了英文溝通能力,亦因此他們到了美國都能迅速融入當地的生活。由此可見,容閎主導的「出洋局」是個很「牛」的英語速成班,現在的甚麼名師英語考研班都只能望其項背。

那些官派留學的學童到美國後,被安排入住美國人家庭,這些家庭當然是主要教會人士了。這些學童在基督教的家庭中生活,由中國傳統刻板,講究權威的儒家思想訓導生活中,一下子思想和行為獲得了大解放。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一隻長年被籠困養的小鳥飛出鳥籠的情形,這些學童於是速迅地汲收了基督教人信仰、思想和生活方式。他們亦發揮出學霸的本色,在短短的幾年就能考上美國最頂級的學府,包括: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麻省理工學院。這些學童除了學習成績非常優秀外,其參加各種體育活動,包括打棒球都非常出色,他們生活和舉止都很西化,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剪去了辮子、喜歡穿運動衣和西服、說話和禮儀毫無中國人的尊卑觀念,他們這些行為舉止,對於在美國長大的容閎來說,是正常不過的孩童和青年人的作風,不過看在當時到美國監察學童讀書和生活的大清官員來說,就是離經叛道。那些剪斷辮子的幼童,要見留學監督官員時再戴上假辮子,剪辮是大清律法中要斬頭的行為,這令到留學監督官員感到這些學童都學壞了,受到西方文化的毒害。從當時的大清帝國的政治形勢來看,以曾國藩和李鴻章由於成功鎮壓太平天國而權傾朝野,理所當然受到朝中的保守反對勢力所針對,他們主張的洋務運動,自然成為了政治鬥爭的主要戰場。留學監督官員不停地向大清政府打小報告,其實是政治鬥爭中的境外戰場,而在美國協助學童融入美國讀書和生活的容閎來說,一來缺乏中國政治權鬥的知識和概念,二來消息不流通,根本蒙在鼓裡,直至大清政府發出召回官派留學童才知道,自己和那些學童都一直成為政治鬥爭中工具。

1881年9月6日,清朝政府下令將這些官派留學生全部招回。這120名留學生經過八九年的美國生活學習,已經融入到這個自由的國度,他們被迫中斷在美國的學習和生活,由一個自由的國度返回落後和封建的大清帝國,可見當時對這些學童來說是多麼的痛苦和失望。而他們當中僅有包括中國鐵之父的詹天佑在內的年齡較大的學童能完成大學學歷,大部分的學童都只在大學讀了一至二年。

Read more

利馬竇在肇慶修建中國首座天主教教堂

粵港澳大灣區之肇慶歷史(五)

利馬竇在肇慶修建中國首座天主教教堂

肇慶雖不像廣州、香港、澳門這些臨海城市有地理位置的優越,在航海時代站在西學東漸的前沿,但肇慶絕對是走在中國中西文化交流前端,如果佛教禪宗六祖惠能在肇慶的傳道代表中華文化,那麼著名的天主教傳教士利瑪竇在肇慶的傳道歷史便是西方思想流入中國的代表。

眾所周知,利馬竇在中國傳播天主教福音二十多年,主張將孔孟之道和宗法敬祖思想同天主教相融合,使天主教東傳的歷史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是世界宗教史上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但鮮為人知的是,利瑪竇雖是經澳門登陸中國地區,但他傳道的第一站卻不是澳門也不是廣州,正正是肇慶這個「非沿海城市」。

明萬曆十一年(1583年)九月初十(公曆10月24日),31歲的利馬竇跟隨天主教耶穌會意大利籍傳教士羅明堅神父由澳門取道廣州、三水抵達當時的兩廣總督府、廣東嶺西分巡道治所,也就是現在的肇慶,從此踏上天主教在中國傳播活動的漫漫徵程。雖然利馬竇只是作為羅明堅神父的副手身分出現,但在肇慶傳道的六年裡,其實大部分的具體工作都是由利氏一人承擔。

到肇慶後,兩人當時受到知府王泮的庇護,真正在這裡暫時定居下來。當時肇慶府正值大興土木,在七星岩建文昌閣、在城東郊區建崇禧塔。利馬竇因勢利導,伺機向知府王泮提出建房申請,以作日後棲身之所及佈道場地,而他得到了一塊在崇禧塔東側利一畝左右的土地。

利瑪竇於是花費約20萬銀元(有說是6000金幣)在此修建了中國大陸第一座天主教教堂「仙花寺」。在利馬竇的主持下,1584年(萬曆十二年)4月,位於西江河畔的中國內地首座天主教教堂的第一層(第二層竣工於1585年11月)落成。教堂中間大廳為聖壇,上掛聖母畫像;兩側有房四間:一為寢室,二是地圖展示室及繪制室,三為西文圖書室和會客室,四是天文儀器陳列室。
教堂落成後,取名字變成利瑪竇的一個難題,上回講到禪宗六祖惠能曾在肇慶向當地居民弘揚佛法,因此佛教一時成為當地主要宗教,而天主教在當時雖是「新奇」,但也難以撼動佛教在當地居民心中的地位,若起個西方名字定對傳教不利,利瑪竇於是與當時的兩廣總督郭應聘、肇慶知府王泮多次商榷,反覆推敲,最後由王泮定奪,採取折中的辦法(既迎合當地民眾的尚佛心理,也委婉地突出天主教的特點)將其命名為「仙花寺」,但利馬竇私下稱則其為「聖童貞院」。當中「仙花」是中國人對聖母的一種別稱,「寺」是中國佛教道場。值得一提的是,利瑪竇同意將天主堂起中國化的名字,無形拉近他了與肇慶人的距離。


王泮其後更是送來兩塊親手題寫的匾額,以示祝賀。一為「仙花寺」,掛在寺的門口;一為「西來淨士」,懸在大廳的中聖堂,自此仙花寺作為中國內地第一座天主教教堂而載入史冊。此後,利馬竇以「仙花寺」為據點,開展艱辛的傳教佈道活動。

粵港澳大灣區系列專題

崇禧塔東側的「仙花寺」(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偽裝蛋卷郵寄毒品來澳_警拘三本地男及一買家_受僱香港集團檢九萬貨

【本報訊】有香港販毒集團涉將毒品偽裝成蛋卷,郵寄來澳並聘用“車手”協助散貨給夜場人士。司警根據線報,前晚拘捕三名本澳男子(包括一名“送貨”的士佬),以及一名本澳買家,起出市值九萬澳門元的可卡因及冰毒,估計集團運作已數月,正追緝主腦的下落及具體利益。

涉販毒的三名本澳男子,其中兩人姓陳,無業,分別三十七歲及三十五歲;的士佬姓王,三十七歲。涉吸毒的買家姓朱,二十八歲,本澳居民,物業顧問。

案情指,司警早前收到情報,指有香港販毒集團郵寄“毒郵包”來澳,並聘請“車手”提貨再散貨給夜場人士,經分析鎖定目標,前晚得悉涉案的兩名陳某,在本澳某物流公司提取“有料蛋卷罐”的包裹後,入住中區某賓館,於是進行監視。同日深夜十一時,三十七歲的陳某步出賓館乘坐涉案王某之的士,到鴨涌馬路落車與朱某交收。尾隨的司警人員見時機成熟,上前拘捕兩人,在陳某身上起出少量的可卡因,其後在上述賓館再拘捕另一名陳某,在房內起出毒品及吸毒工具。整個行動共起出二十七點一二克可卡因,以及零點六七克冰毒,市值九萬澳門元。

三十七歲的陳某承認受僱香港販毒集團,集團由香港郵寄毒品來澳,其按指示取貨及交收,每售出一小包可獲一百元報酬。該名陳某更找來朋友王某,利用的士接送他“送貨”。而另一名陳某拒絕合作;朱某供稱打算以九百元向陳某購買毒品。

司警根據線索,昨日在北區某單位拘捕王某,其承認協助運毒送貨,報酬與陳某對分。經驗尿,兩名陳某及朱某分別對冰毒及可卡因呈陽性反應。司警估計集團運作已月,正追緝主腦的下落及具體利益。

偽裝蛋卷郵寄毒品來澳

警拘三本地男及一買家

受僱香港集團檢九萬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