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影

不知不覺,輕軌氹仔線通車至今約一年半時間,在線路覆蓋面有限,加上疫情的影響,輕軌一直未能發揮應有的集體運輸效用,甚至是毫不起眼。輕軌公司近日公佈年度營業報告,顯示輕軌去年提供約六萬四千二百班次,總載客量僅過一百萬人次,遠遜於載客量兩日就過百萬人次的巴士。全年輕軌票務收益近三百萬元,政府要提供的財政援助超過十億元,同樣,相比新巴士合約每年六億元財援為高。單看數據,實在無話可說。

即使報告指出,輕軌已開始計劃適當引入商業項目,開拓非票務收入,預計今年上半年可有收益入帳。相信這一收入也是有限之數,而今年首五個月,輕軌載不到三十萬人次,票務收益更不用多講。問題在那?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政府預計每年對輕軌的財援超過十億元,貼錢是心中有數,但錢要花得其所,如果輕軌作用大,錢不會白花。反之,就是把錢倒入鹹水海!正如現時巴士服務,始終起到實質作用,至於服務好與壞,見仁見智。

目前輕軌載客量低,故障卻不少,要是載客量如巴士般,服務必定出大問題。政府沒有放棄繼續打造輕軌,多條線路有晒計劃,並有序進行中。按理未來輕軌能四通八達,載客量有望增多。不過工程未開始,問題便多多,短短一段石排灣線都要重新招標,原因是競投標價過低和未能配合系統安裝的時間,政府始乎仍有超支超時的陰影,抑或信唔過投標公司可以做到平靚快?往後的工程,恐怕問題都不會少。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