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觀酒店保安連環確診 所有員工隔離住客遷出

醫觀酒店保安連環確診

所有員工隔離住客遷出

列作醫學觀察酒店之一的金皇冠中國大酒店,兩名尼泊爾籍保安員在九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先後確診新冠肺炎。至上周二該酒店再有三名尼泊爾籍保安員及一名鄰側金寶來酒店的內地保安員確診(兩間酒店保安員是共用更衣室)。四名患者均已接種疫苗,沒有任何不適症狀,四人同樣是在接受醫學隔離時確診。六名保安員陸續確診新冠病毒,衛生局局長羅奕龍相信六人的感染源頭是第六十四宗的土耳其籍患者。

羅奕龍表示,四宗確診個案定義為輸入關聯病例,四名保安員分別於本月二十四日及二十五日開始接受醫學觀察,首兩次核檢都呈陰性,第三次常規檢測為陽性,因此認為這四宗個案對社區風險相對低。確診的六名酒店保安員均已接種兩劑疫苗。羅奕龍強調,接種疫苗最重要是減輕重症和死亡風險,不能因為接種疫苗後仍有人確診,就認為疫苗無用。

羅奕龍表示,衛局為安全起見,對多名確診者住所區域定義為黃碼區,該區居民需即時接受一次核檢,但之後十四日健康碼仍會是黃碼。羅奕龍又表示,根據流行病學調查,密切接觸者、共同軌跡人士及次密切接觸者合共有一千六百多人正接受醫學觀察。涉及多名確診尼泊爾籍保安員的黃碼區,至上周三所有住戶的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有關黃碼區隨即解封。

至於為何多名患者的住所均沒有被劃為紅碼區羅奕龍解釋,之前的患者(第六十五例及六十六例尼泊爾籍保安員)曾經在社區活動,在未能得知是否會造成社區感染的情況下,衛局將有關人士的住所列為紅碼區;而此四例的情況不同,因為在證實確診前已經進行了醫學觀察隔離,且每人至少進行了兩次核檢。因此認為三人(第四宗確診的中國籍保安員居住地為中山)在住所附近做成的傳播風險較少,但為了萬無一失,所以對有關人士住所區域附近列為黃碼區。

鑑於中國大酒店陸續有保安員確診新冠病毒,衛局安排酒店內一百五十多名住客遷出,而其他的所有員工(即非清潔保安員工)亦會安排進行醫學觀察;而其它醫觀酒店(即中國大酒店和金寶萊酒店以外酒店),衛生局亦與旅遊局作溝通,會因應各酒店實際條件,將一些高風險崗位的工作人員作最大程度的閉環管理。

羅奕龍指出,自從第六十五宗病例(尼泊爾籍保安員)出現後,衛局根據風險程度將酒店員工分為兩類,其中一種定義為高風險人士,包括保安員及清潔衣服的工作人員,有關人士已進行醫學觀察隔離;另一種員工經風險評估後,認為相對風險較低,包括在保安室的監控工作等員工,但同樣都會對他們進行閉環管理。羅奕龍指出,由於連續出現多例個案,未知低風險員工會否與高風險員工接觸,所以衛局將原本閉環管理的員工轉變為醫學觀察隔離。他又指出,考慮到金皇冠中國大酒店的住客可能心理上存有擔心,因此作出遷出住客的決定。

由於兩間酒店保安員是於九月二十四日隔離後被驗出染疫,按潛伏期十四日計,之前入住金皇冠中國大酒店及金寶來酒店的住客,無論現時身處哪間酒店,均需隔離至十月八日。

本澳疫苗接種率全國最低

特首:難要求重開內地團

行政長官賀一誠指出,本澳疫苗接種率僅五成多,屬全國最低;認為最低標準是八成,即減去初生嬰兒、較年長的長者、孕婦及不宜接種人士,若未達到八成接種率。否則難以向中央政府申請重開旅行團及電子簽注。他又指本澳一日沒有旅客到來,經濟難以復甦;強調現時疫苗的安全度很高。

賀一誠表示,本澳疫苗接種率一直有提升,專家最初認為免疫屏障是接種率七成、隨後提高到八成、至現時為九成,但沒有國際標準。他個人認為百份百接種率是最好的,“一個也不漏”。賀一誠又表示,被人問及本澳的疫苗接種率時即臉紅,因澳門是全國疫苗接種率最低的地區,強調不可以吹噓是安全城市就不用打疫苗,若全澳有八成接種率可以更有“底氣”,逐步爭取恢復內地來澳旅行團及電子簽注。

賀一誠又指,政府可以很強硬,可以要求無接種疫苗人士不可進入餐廳等措施,但歐洲等地使用強硬手段接種疫苗,社會上出現很多不穩定因素;政府一直研究兩者之間的平衡。他重申接種疫苗需要自願,讓居民了解接種疫苗不會危害個人健康,或許是需要預約影響居民接種的意慾,已推出毋須預約接種疫苗的措施。

至於未來會否要求出入境均需接種疫苗?賀一誠承認是曾經作此考慮,但未得到認可。接種疫苗後毋須入境限制是很難做到,因為即使接種了疫苗亦會受感染、亦會傳染其他人,接種疫苗的作用是減輕重症。

對於公務員一直在研判“打針假期”的問題,賀一誠表示本澳有三萬八千名公務員,推出“打針假期”讓接種疫苗的公務員享有一日假期的問題不大,但對於已接種疫苗的公務員要否補假,若有追溯期會涉及很大的行政成本。他指出當局的政策是民間的風向標,其它企業亦可能會跟隨。若社會上認為應該推行公務員“打針假期”,政府並沒有關門,但希望社會深思是否屬好事。

本澳今次新一波疫情出現在“保安員群組”,賀一誠認為,醫學觀察酒店的保安員被感染已是很無辜,反問是否有澳門人願意做污染性高的工作他指很多醫學觀察酒店反映聘請不到人手,認為一定要體諒相關人員。重申現時不是追究外僱保安員的責任。賀一誠承認事實上是他們做得不足才會染病,已指示監控人員當發現有不妥,要通知有關人員戴好口罩。但他亦承認存在監管不足的問題。現時發生問題要補救不足及嚴格監管;已經與司長開會,查找不足及漏洞。

全民核檢結果陰性“過關”

費用半億未計人力資源

全民核檢在上周二結束,六十八萬九千多人的檢測結果全屬陰性。但同日再新增四宗新冠病毒確診個案,應變協調中心表示,在今次疫情的流行病學調查中,至今已有密切接觸者、次密切接觸者和共同軌跡人士合共有一千六百多人;當中包括密切接觸者,一千多名共同軌跡的人士及一百多名次密切接觸者,全部人均被安排接受隔離醫學觀察。衛生局局長羅奕龍表示,以流行病學調查未發現再有新的確診個案,未看到需進行新一輪全民核檢的必要性;但如果今次疫情發現新證據或新數據,便需隨時調整防控措施。

羅奕龍重申,疫情防控以精準防控為原則,上周二新增四宗個案與之前兩宗個案的傳播風險在本質上並相不同,前兩例確診者由於曾有社區活動軌跡,衛局不排除會出現社區傳播鏈;但新增三宗個案患者均在接受隔離醫學觀察中確診。由於三人早被隔離,因此相關個案對病毒社區傳播的風險相對低。

第二次全民核檢累計採樣有六十四萬五千二百三十人,另加自九月二十四日下午三時至九月廿五日下午三時自行前往核酸檢測的四萬四千五百三十六人,合共有六十八萬九千七百六十六人完成核檢,所有樣本的檢測已經完成,結果均為陰性。全民核檢費僅檢測費已約半億元,並涉及很多人力資源及社會成本。

另外,衛局透露有確診者曾經在新馬路一帶活動,且全程沒有佩戴口罩。傳染病防制暨疾病監測部協調員梁亦好表示,衛局經評估後認為有風險,因此要開展全民核檢,否則就不會展開全民核檢。全民核檢目的是要評估社區是否存在風險,尤其是發現相關患者在生活上未有完全嚴格佩戴口罩,因此必需通過全民核檢進行整體評估。

梁亦好再次呼籲市民做好個人防護措施,尤其在這段期間,必須佩戴好口罩,適時清潔好雙手。特別是現時Delta病毒傳染速度快又強的情況下,呼籲市民盡快接種新冠疫苗,最大限度減免一旦感染會出現重症及死亡等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