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香凝送舊裙和詩諷蔣介石不抗日侵華

何香凝系列之六

何香凝送舊裙和詩諷蔣介石不抗日侵華

上回提到,孫中山死後,蔣介石躋身進入了國民黨的權力中心,成為了最高指揮者,卻推翻了孫中山的「聯俄、容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何香凝隨後公開與其決裂。1928年底,何香凝發表申明辭去在國民黨內一切職務,不久後,她就帶著300多幅畫離開了上海,乘坐著一艘郵船出國,過上了居無定所,顛沛流離的生活。

在旅居海外的期間,她和海外僑胞結下深厚情誼。何香凝出國後,從菲律賓到新加坡、柔佛、吉隆坡、馬賽,抵達巴黎,寄居在巴黎市郊的里拉頓島。在此期間,何香凝以畫畫籌集旅費和生活費,每張畫賣幾元。僑胞們聞知後大力支持,踴躍購買,她竟一下籌足了兩三年的生活費。廖承志在《我的母親和她的畫》中回憶這段生活時說,「愛國僑胞是敬重她的。」

可惜不久之後,中國被遭到日本的侵華戰爭。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全國人民對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和不抵抗政策非常反感,在加上國民黨華北軍分區代理委員長何應欽,與侵華日軍司令官津美治郎簽訂了喪權辱國的「何梅協定」,拱手讓出河北、察哈爾兩省的大部分主權,使華北名存實亡。消息傳來,何香凝義憤填膺,回國後到南京找蔣介石,為抗日戰士要求物資援助,蔣介石也設宴招待何,還不停地給她夾菜,但對援助之事一直閉口不談。何香凝對此非常氣憤,連筷子也沒碰便離去。

隨後,何香凝派人把自己的一條舊裙子與續範亭的一副對聯裝進一個包裹送給蔣介石,她在裙子上題了一首詩並有落款:「枉自稱男兒,甘受倭奴氣。不戰送山河,萬世同羞恥。吾儕婦女們,願赴沙場死。將我巾幗裳,換你徵衣去!」而且包裹中附寄的續範亭的對聯為:「井底孤蛙小天小地自高自大,廁中怪石不中不正又臭又頑。」

本以為蔣介石收到包裹後對何香凝痛下殺手,但他卻放過了何香凝。蔣介石打開包裹一看,是條舊裙子,有些莫名其妙,但在讀了何香凝的詩與續範事的對聯之後,大為惱火。但由於何香凝是中國民主革命的先驅,是卓越的政治家和社會活動家,是大名鼎鼎的廖夫人(國民黨左派領袖廖仲愷的夫人),且早年追隨孫中山,是同盟會的第一位女會員。所以蔣介石遭此辱罵也不敢公然報復,只好悻悻作罷。

到了「一·二八」淞滬抗戰期間,何香凝忙著募捐宣傳,冒著槍林彈雨隨車親臨吳淞前線慰問戰士,與宋慶齡一起創辦傷兵醫院。一次,她在醫院裡遇到前來慰問傷兵的孔祥熙。孔祥熙說:「廖夫人辦傷兵醫院辦得很好,你願意到南京去辦嗎?南京也正預備辦呢。」何香凝對蔣介石和國民黨高官自顧享受、不願抗戰非常反感,冷冷回答道:「我願意聞抗日傷兵的血腥臭味,不願聞腐化官僚的臭味!」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何香凝(互聯網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