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日升在嘉善傳教引起佛教徒不滿

本欄上周講到明末清初來華的耶穌會傳教士中,瑞士傳教士徐日升在明朝崇禎十三年(1640年)和年老的神父郭居靜到達杭州嘉善傳教,當時受到東林六君子之一魏大中的次子魏學濂歡迎。魏學濂和一些失意的讀書人在當地開設學府,除了以上賓之禮接待徐日升及郭居靜外,並在學府內選出最好的大廳設立天主教聖壇,並且掛上了一幅耶穌像,讓徐郭兩人講教義。魏學濂和一眾讀書人很快就接受了天主教的信仰,徐日升在當地的傳教工作相當順利,並親自為信徒舉行洗禮儀式,首批受洗者包括魏學濂在內的共153人,其中20名為生員,而其餘的基本上都是成年學生。當地人對徐日升傳導外國神相當好奇,徐所到之處都吸引大批人前來聽教義。

根據耶穌會歷史學家貝克曼教授對徐日升詳盡的研究,徐日升和郭居靜傳教的對象,除了讀書人外,還有朝廷官員,其中包括東林黨領袖、曾四次出仕,官至禮部尚書的錢謙益。當時錢謙益非常禮待徐郭兩人,三人並就信仰交流意見,錢謙益花了很長的時間去聽徐郭兩人講的天主教教義。之後,錢謙益亦禮貌地上門拜會徐郭兩人。

徐日升在嘉善傳教非常受歡迎,這會引起了佛教人士的憂慮,恐怕這個外國的教會籠絡人心,影響到佛教的地位。這就發生了一些小磨擦事件,當時一名和尚不滿徐日升「妖言惑眾」,於是決心去踢館,一個人登門要痛斥這外國人,指出他說的上帝、天主都是「呃神騙鬼」。和尚一路前往教會就一路大聲吆喝,並指駡前往教會的人,他的行動吸引了當地人圍觀看熱鬧。這和尚到達教會門前就被教友攔下,雙方之後發生言語衝突,最後還大打出手,和尚寡不敵眾,被打到頭破血流,他返回後就聯同其他和尚聲言要上門討公道。當時事件鬧得沸沸騰騰,魏學濂為了擺平事件,於是公開宣佈歡迎佛教人士到學府,就佛教和天主教之間見解進行大和平理性的辯論,他並使開了眾教友,一個人安坐學府,打開大門等佛教人士登門,結果等了一天,並沒有佛教人士前來,而事件亦就此平息。由事件可見,天主教在當時的社會帶起了一些爭議和反響。這件事平息了以後,徐日升就跟隨郭瑪諾返回杭州。

1640年,對於在杭州傳教的天主教會來說是個悲傷的一年,就在這一年,年老的郭居靜告別人世,享年80歲;之後,緊接著郭居靜離世的是1614年來到杭州的黎寧石(Pierre Ribeiro,1572—1640),而本系列的主角徐日升亦在不久後離世,享年31歲,正值是人生的而立之年。資料沒有具體記載徐日升離世的確實日子和死因,只知他的葬禮是1640年8月15日在杭州舉行的,而這一天也是他接受洗禮31周年的日子。

關於徐日升的去世原因,由1640年耶穌會會士—葡萄牙神父何大化(Antoine de Gouvea,1592—1677)—在一份對該會下屬傳教士的年度報告中,就這樣地向羅馬教皇彙報:徐日升神父具有特別出色的傳教天賦,可他的健康情況卻只能算一般。儘管他在耶穌會中國傳教團的時間比較短,但卻結下了一個豐碩之果:在距離杭州不遠的文化古城創立了一個新的天主教團體。按照資料記載,徐日升在嘉善傳教時,為250名信眾進行了洗禮。

根據德國波恩東亞研究院的常務院長許文敏撰寫一篇名為《徐日升:中瑞兩國歷史上的第一名使者》的文章提到,記載徐日升的資料很少,這是可能因為徐日升在杭州的日子很短,只有兩年時間就離世了,亦沒有留下自己的著作。另外,他做洗禮的魏學濂,又因為明亡後降清而被指晚節不保,受到當時文人不齒,當然亦不會提及徐日升了。此外,清軍入關後,杭州的文人大多都反清,被清軍血洗,不少人殉國,書籍資料亦被焚毀,亦造成了文獻缺失。儘管如此,這些都不能清洗徐日升的事跡。現時徐日升被瑞士國家稱為歷史上首名的中瑞使者,而杭州的嘉善歷史博物館亦有他的事跡記載。

中瑞两兩國歷史上首名使者之五

徐日升在嘉善傳教引起佛教徒不滿

(本系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