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床疊屋

本澳房屋政策向來混亂,不同時期的特區政府有不同的政策推出,回歸後澳門樓價節節上升,縱使居民平均收入跟著增長,但之間存在巨大落差,一般打工仔難以負擔得起,上樓心願變得「高不可攀」,社會怨聲載道。政府見勢色不對,急急趕工建出「萬九公屋」來應付。不過為湊數起出大堆一房廳單位,結果乏人問津。此時,私人市場樓價已漲得泡沫橫飛,升斗市民上樓更困難,只能寄望在公屋身上。

在公屋供不應求下,政府一拖再拖,經常呻土地資源不足,順勢改變策略,強調「社屋為主,經屋為輔」,避得就避,偏偏閒置土地無人理。為安撫民眾,政府講出一大推至今都未有實現的房策,一時話要研究決解青年住屋,一時又話要幫助新婚家庭上樓,再來就考慮夾心階層的需要。無殼的蝸牛還要分幾種,製造假象兼亂象,不願簡單地面對經屋的需求之餘,還將法例一修再修,申請門檻不定,附帶條件愈見苛刻。

近年政府終收回不少閒置地,加上填海造地,拍晒心口,叫大家不用擔心公屋供應,更接連推出經屋申請,以為有好日子到。豈料政府又有奇謀,將房策一開五,除社屋和經屋外,還有“夾屋”、私樓和長者公寓,五花八門,正宗「架床疊屋」,與政府一直強調的精簡政策,無疑是背道而馳。結果在多重因素下,經屋永遠姓「經」,房策舉旗不定,新一期經屋遞表數量不像以往踴躍,還要搬弄數字,營造出一房廳供不應求的幻象,實際是個人不能申請兩房或以上,這麼一來,怎教人敢組織家庭,生兒育女,社會老齡化問題又如何解決得到!“夾屋”未落實,那邊廂已計劃拍賣土地填補財政赤字,用來填氹,自然要行高地價政策,分分鐘又催旺樓市。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