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引入mRNA小童疫苗適合五至十一歲接種

澳門正洽購適合小童接種的新冠疫苗

擬引入mRNA小童疫苗適合五至十一歲接種

【本報訊】特區政府計劃引入適合小童接種的mRNA新冠疫苗。衛生局表示,世界各地數據顯示,Omicron疫情小童受感染及住院的比例較高,呼籲家長儘快帶子女接種疫苗,而衛局正在洽購專為五至十一歲小童而設的 mRNA新冠疫苗新劑型。

衛生局傳染病防控處處長梁亦好昨日稱,衛局正向生產商洽談購買專為五至十一歲小童而設的 mRNA新冠疫苗新劑型,她又稱,在世界各地新冠變種病毒 Omicron疫情數據顯示,小童受感染及住院的比例較高,呼籲家長儘快帶子女接種疫苗。

山頂醫院醫務主任戴華浩表示,目前本澳新冠疫苗已接種九十九萬五千劑,全民接種率為近七成三,其中十九歲以下及七十歲以上的接種率較低,有需要提升。戴華浩稱,現時已開放全澳市民接種新冠疫苗加強劑,呼籲大家盡快接種,如有急切需要人士在接種第二劑三個月後就可接種。

對於有聽眾提到自己在接種第三劑新冠疫苗時,未獲醫護人員提醒接種 mRNA疫苗的免疫效果會較好,戴華浩稱,衛局是提供數據市民參考並自行選擇,不能為市民作決定;他解釋全球多項研究數據顯示第三針選擇“溝針”所產生免疫效果會較好,亦不會增加出現不良反應機率,但市民仍要注意接種 mRNA疫苗會否出現不良反應,特別是在年輕男性較容易出現心肌炎。

Read more

高斯達任內澳門經濟發展迅速

馬萬祺和高斯達在波爾圖向葡萄牙政商界介紹澳門(互聯網圖片)

上期講述高斯達在管治澳門5年期間除了非常重視民生發展,包括穩定電力供應、發展電訊通訊外,他還是建設澳門國際機場的起步者。此外,他亦曾訪問北京、廣州及珠海,他亦多次出訪外地去推介澳門。

1981年10月,澳督高斯達訪問廣東省和珠海經濟特區4天,雙方就當時的澳門填海問題進行意見交流,高斯特邀請當時廣東省官員訪問澳門,於是同月月底,時任廣東省省長任仲夷訪問澳門,該年12月廣州市長梁靈光、副市長歐初、梁尚立亦訪問澳門,粵澳政府交流緊密。

1982年6月時任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黃華訪問葡萄牙,會見葡總統埃亞內斯、理平托等,雙方討論了澳門的前途問題,澳門回歸祖國明朗化。翌(1983)年8 月廣東省長梁靈光應邀訪問澳門,他訪澳期間,與澳督高斯達就粵澳合作問題進行了會談。梁靈光在會後表示,此次澳門之行,交流了情況,交換了意見,增進了瞭解,加強了關係,對澳督發展澳門經濟的意向表示讚賞,一切有利於澳門繁榮穩定的事情,粵方都給予幫助和支持。

1984年6月7日至15日,澳門商界考察葡萄牙,並在波爾圖舉行「澳門周」活動,高斯達陪同澳門中華總商會會長馬萬祺率澳門工商界考察團向中國大使陸繼新講解澳門情況,葡萄牙銀行的主要負責人和北方商人不僅瞭解了澳門生產的一些主要產品,而且有機會瞭解了澳門金融體系的發展以及葡萄牙銀行等金融機構面臨的機遇。

1985年澳督高斯達應中國對外經濟貿易部邀請訪問北京,獲時任國家主席李先念會見。李先念向高斯達表示,在澳門問題沒有解決之前,我們希望雙方合作,把澳門管理好,維護澳門的穩定和繁榮。高斯達在回澳門後,澳門政府宣佈將組成研究中文合法化委員會,研究在澳門中文合法化問題。

1986年5月,高斯達離任返回葡國,他任內澳門經濟高速發展,1983年度澳門對外貿易總值首次突破百億大關,達102億澳門元。重大的政策包括:1981年12月,澳門政府頒佈「保險活動管制條例」,將澳門保險業納入正規;1982年5月,澳門立法會通過的「新博彩法」生效。該法使澳門成立永久性博彩區,規定博彩稅額不得少於公司收入的25%。

高斯達於2010年7月25日於里斯本離世,終年78歲。澳門政商界當時對高斯達離世表示惋惜,並肯定他在澳門管治時所做的貢獻。

澳門總督高斯達系列之七

高斯達任內澳門經濟發展迅速

(本系列完)

Read more

關公走麥城—大禍臨頭

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國演義》出了不少流傳百世的俗語典故,而有關名將關羽的更是多不勝數,當被後世封為「關公」的下場卻十分淒慘,最終落得一個身首異處的結果,這便是後人所說的「關公走麥城——大禍臨頭」的出處,「走麥城」形容失利的局面,而麥城之戰便是關羽人生中的最後一戰。

故事發生在漢建安二十四年,坐鎮荊州的蜀漢大將關羽主動北伐,目標是曹魏的樊城及其守將曹仁。為了救援曹仁,于禁率領七軍援救襄樊。八月連綿大雨,漢水暴漲,水高五至六丈,于禁所率領的七軍全為漢水所淹。關羽軍因備有舟楫而未遭損失並趁機大舉進攻潰散的曹軍,于禁被擒投降、龐德死戰被擒拒絕投降被殺。樊城被圍成為孤城,關羽以此戰威震華夏。

由於關羽勢力的壯大和意圖重新統一荊州,孫權得以與曹操聯手訂立秘密同盟。而曹操為解樊城之圍,想出了一個一箭雙鵰的主意。他寫信給孫權,勸説孫權乘現在荊州後防空虛,攻取被劉備奪去的荊州。這樣,當關羽聽説荊州被奪,定會撤軍回救,樊城之圍自然就會解除。孫權採納了曹操的建議,派荊州都督呂蒙攻取荊州,但是呂蒙從密探口中得知,沿江到處都是烽火台,防備也不見有鬆懈的跡象,便與孫權商量,對外假稱生病回去休養了,以此來麻痺關羽,孫權則另派年輕的陸遜接替呂蒙。

陸遜故意派人送信給關羽,對他水淹于禁七軍大大稱讚了一番,表達了自己對他的萬分仰慕之情。關羽看信後,認為陸遜初出茅廬,比呂蒙好對付多了,就放鬆了警惕,陸續把防守荊州的人馬調撥到樊城。

孫權得知計謀得逞,正值關羽在樊城前線期間,派呂蒙突襲攻打荊州。呂蒙把戰船偽裝成商船,派一些士兵喬裝打扮成商人和船伕的模樣,自己率兵埋伏在船艙內,騙過烽火台上的防守士兵,把船靠了岸。到了半夜三更,躲在船艙裏的士兵一擁而出,出其不意地殺死了防守的士兵,佔領了荊州。大勝後的呂蒙優待荊州百姓,下令軍隊不可擅取百姓東西,並發放荊州內的儲備軍糧供給當地百姓,得到民眾讚許。呂蒙和關羽曾結拜好友,因而關羽遣使通訊。使者在江陵城等地受到當地百姓所託返回關羽軍中傳達家訊,關羽軍將士多本地人因得知吳軍優待家屬而喪失戰意、軍心渙散,許多將士半路而逃。

關羽得知荊州、江陵等長江要塞相繼失守,非常震驚,幾乎不敢相信,他馬上率兵從樊城南撤。其後,孫權的軍隊勢如破竹,所向披靡,而關羽節節敗退,一直退到麥城。孫權率兵趕到,派諸葛瑾多次勸説關羽投降。關羽假裝投降,在城頭上豎起白旗,暗地裏帶了十幾個騎兵棄城往西而逃。孫權聞訊,派兵阻斷了關羽必經之路,埋伏在草叢中,用絆馬索絆倒關羽等人,活捉了關羽。

孫權親自出馬,再次勸關羽投降,然而關羽怒目圓睜,破口大罵:「我和劉皇叔一起共謀大業,怎會和你這樣的叛賊共事。要殺便殺,要剮便剮,何必廢話!」孫權怕留下後患,殺了關羽,更過分的是還砍下他的頭獻給曹操,美其名曰幫曹操殺的,其實是想要挑撥蜀魏關係,禍水東引。曹操也是個人精,他厚葬了關羽的頭,吳國的計劃也破滅了。

麥城之戰後,關羽敗走麥城的故事也被後世流傳,一句「關公走麥城」來形容大禍臨頭,最終落得一個身首異處的淒涼下場。

關公走麥城—大禍臨頭

麥城遺址(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衛生局與多個部門_積極推動「行程碼」

【本報訊】鑑於鄰近地區的新冠肺炎疫情嚴峻,並出現傳播力更高的變異病毒株,令抗疫工作更具挑戰。為使本澳出現疫情時能便迅速有效地溯源和追查接觸者,衛生局已推出有行程記錄功能的「澳門健康碼」手機應用程式,目的是透過科技的手段強化本澳社區的抗疫能力。

為推動公眾和場所實行「澳門健康碼」手機應用程式的「行程記錄」措施,衛生局早前為負責協調及監察的部門代表舉行了四場次的說明會,講解生成和張貼場所二維碼以及反掃「行程記錄」的操作,以便透過負責協調及監察的部門為相關場所生成場所二維碼及監察其實施工作。出席說明會的部門代表包括行政公職局、社會工作局、交通事務局、市政署、旅遊局、博彩監察協調局、經濟及科技發展局、澳門金融管理局、教育及青年發展局、民航局、體育局、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文化局等。

衛生局呼籲公眾儘快下載「澳門健康碼」手機應用程式,在進入已張貼場所碼的場所時掃瞄場所二維碼,掃瞄記錄會存於居民的手機程式廿八天,當出現疫情時便可準確回憶近期的行程,了解是否與核酸陽性者曾經有共同的行程而存在感染風險,以配合流行病學調查工作。衛生局已在「抗疫專頁」內設立「行程記錄」專區,歡迎公眾及場所負責人瀏覽抗疫專頁 :

https://www.ssm.gov.mo/PreventCOVID-19。

衛生局與多個部門 積極推動「行程碼」

Read more

葉劍英英勇忠心獲孫中山賞識

葉劍英系列之二

葉劍英英勇忠心獲孫中山賞識

葉劍英從雲南講武學校畢業後,於1920年初決定追隨孫中山革命,投奔援閩粵軍。1921年4月7日,國會非常會議參眾兩院聯合會選舉孫中山為非常大總統,5月5日宣誓就職。在舉行大總統大典期間,陳炯明的倒行逆施讓葉劍英等人極為憤怒,決定上書孫中山,請纓北伐。孫中山閱後,親自在信上批復:「請纓北伐,壯志可嘉,著陸軍部校辦,全部錄用。」不久,葉劍英即被薦為大總統隨員。兩廣統一後,孫中山決定北伐,1921年10月15日,孫中山率領隨從從廣州出發巡視廣西,葉劍英被選為孫中山的隨行人員,途中孫中山接見隨行人員時,當知道葉劍英曾經為北伐大業上書給他時,高興地握著葉劍英的手連連說道:「年輕有為,年輕有為。」還問葉劍英是不是國民黨黨員,葉劍英回答道:「是!」返回廣州後,葉劍英被提拔為海軍陸戰隊營長。

1922年6月16日,陳炯明公開叛亂,炮轟總統府,孫中山被迫逃亡。17日,葉劍英乘「寶壁」艦緊跟孫中山所乘的「永豐」艦,由黃埔港出發向廣州挺進,當艦隊前進至白鵝潭附近時,遭到陳炯明叛軍密集炮火伏擊。葉劍英沉著指揮作戰,他手握機槍,同士兵一起,向敵軍猛烈還擊。為了保衛孫中山的安全,葉劍英親率士兵巡邏,嚴密監視敵人的行動。

其實當時討賊軍各部心懷異志,進攻不力,結果在叛軍攻擊下,節節敗退,潰兵如潮。這時,唯有張民達、葉劍英的第八旅和少數部隊抵擋敵軍,緊緊保衛大本營。葉劍英告諭官兵:「我們無論如何要穩住陣腳,誓死保衛大元帥!」他和張民達指揮部隊一方面阻止潰軍,保衛孫中山;一面繼續抗擊叛軍,且戰且走,保護孫中山安全返回廣州。而孫中山在廣州蒙難50天裡,葉劍英始終率部捍衛孫中山。由於葉劍英等英勇鬥爭,使陳炯明篡奪革命政權的陰謀沒能得逞。

1924年1月下旬,孫中山派蔣介石籌辦黃埔陸軍軍官學校。葉劍英應廖仲愷邀請,參加黃埔軍校籌辦工作。3月間,孫中山將原屬中央直轄的粵軍和東路討賊軍統一改編為建國粵軍,任命許崇智為總司令,蔣介石為參謀長,張民達升任建國粵軍第二師師長,而葉劍英也因討伐陳炯明軍功卓著,葉劍英任該師參謀長。

1924年3月12日,孫中山以大元帥的名義對張民達全師官兵進行訓話,他高度贊揚了二師官兵的戰績表現,稱原第八旅為真正的革命軍隊,張民達、葉劍英為真正的好同志,是革命的好黨員,並授予金質獎章和獎金,寄以深切期望。5月5日,葉劍英任黃埔軍校的教授部副主任,兼授《兵器學》。在黃埔執教期間,葉劍英接觸了許多共產黨人,受到影響,逐步接受了馬列主義,支持孫中山提出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

在第一次國共合作實現後,國民政府以廣州為中心,匯集全國的革命力量,開創了一個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的革命新局面。7月,葉劍英應張民達師長請求,返回二師,率部迎擊進犯廣州的林虎叛軍,獲勝。後奉廖仲愷命,到香洲創辦粵軍第二師獨立營,兼任該營營長,並配合黃埔軍校的教學,培訓基層軍士。1924年10月15日,與張民達指揮二師參加鎮壓廣州商團叛亂。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葉劍英(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曾赴津深兩街區_來澳須隔離核檢

曾赴津深兩街區 來澳須隔離核檢

【本報訊】因應天津市及廣東省的疫情變化,新冠病毒應變協調中心宣佈,昨日下午四時起,所有曾經到過天津市河西區;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南頭街道的入境人士,須按照衛生局的要求在指定地點接受醫學觀察至離開當地後十四天但最短不少於七天。

所有曾經到過上述地方的已入境人士,其健康碼將變為黃碼及須接受自我健康管理至離開當地十四天為止,期間須在開始措施的第一、二、四、七、十二天接受最少五次的新冠病毒核酸檢測。

應變協調中心提醒,十四天內曾到過雲南省、陝西省、浙江省、廣西壯族自治區、河南省、山西省、廣東省及天津市疫情相關地區的人士,須在入境時或其它須出示時在澳門健康碼上如實作出相應申報及接受相應的防疫措施,離開當地二十一天內出現任何新冠病毒感染疑似症狀人士須立即就醫及接受核酸檢測。

應變協調中心呼籲,市民前往外地應注意做好防疫措施,留意當地疫情發展。在抗疫常態化下,仍須堅持戴口罩,嚴格執行各項防疫措施,保持距離,避免人流聚集。同時,強調應在現階段有序地預約接種疫苗,疫苗可有效預防新冠病毒肺炎,有效減少自身感染、重症和死亡風險,築起免疫屏障,保護自己及家人。同時,即使已接種疫苗,亦應避免前往高風險地區,如必須前往,應在完成接種疫苗後十四天,待身體產生足夠的免疫力後才前往,以減少感染的風險。

Read more

何時畫上句號?

新冠病毒兩年來弄得世界各地一頭煙,踏入新的一年,疫情不旦未見好轉,更有惡化跡象。Omicron的出現,為原本仍未徹底消退的疫情添亂添煩,各國專家,以至世衛看來都無計可施,每日只能看著新增的確診數字不斷暴升,社會、經濟、生活通通被打亂。病毒的不斷變異及擴散,加上其它因素,加劇經濟不確定性,國際金融機構也因而下調今年經濟增長的預測。恢復正常秩序就如假像般,一閃即逝,大部份時間則是處於防疫和限制狀態。

目前全球疫情,好比兩年前爆發之初,確診數字持續暴升,除了群眾感染病毒外,也有個別國家領導人中招,很多活動都被迫暫停。同時,有人涉嫌違反防疫規定,諸如鄰埠的生日宴事件。無獨有偶,英國前年五月封城期間,也發生過首相府花園派對事件,同樣被指違反限聚令,事件至今仍在發酵,當地有聲音要求首相下台。不論是乖乖地遵守防疫措施,抑或不聽話違犯規定,大家都未能逃出新冠疫情的漩渦。

不同的是,兩年前,各國對這次新冠疫情的出現一頭霧水,防疫工作出現跌跌撞撞的場面,人心惶惶。兩年後的今日,大家習以為常,要接種疫苗的已接種,感染的感染,死的死。人們未見驚慌,無奈的是不知疫情何時畫上句號?而可以做的亦不多,該防便防,應守盡守!對澳門特區而言,對外能關的已關,唯一是與內地保持交往。值得注意的是,現時內地已出現Omicron個案,粵澳之間這度閘門在防疫上十分重要,特區政府必須與內地相關部門保持密切聯繫,跟進最新疫情變化,作出及時應對措施。

山草

Read more

乘搭的士遺留毒品_司警拘兩名大學生

【本報訊】兩名就讀本澳兩間不同大學的男學生涉吸毒,其中一人“充電”後不小心將藏有大麻煙的手提袋,遺留在的士上。的士司機將該袋送到警局揭發事件,司警經調查拘捕兩名大學生,起出市值一萬六千元的大麻。

被捕的兩名男大學生均為本澳居民,分別姓冼以及姓Aquino;分別涉販毒、吸毒送交檢察院處理。

案情指,本月十日,一名的士司機將一個乘客遺留在車廂的手提袋,交予治安警察局,警員檢查裡面發現一支重零點九克的大麻煙,案件其後轉交司警跟進。司警調查發現,當日涉案的冼某由關閘乘搭上述的士,到氹仔中央公園附近落車回家。經分析鎖定目標,前日晚上約九時,司警人員在上址拘捕涉案的冼某及Aquino,在冼某的住所內再起出十五點一五克大麻,全部毒品市值約一萬六千澳門元。經驗尿,被捕兩人對毒品呈陽性反應。

冼某承認早前在內地夜場消遣期間,以三千元人民幣向一不知名人士購買上述大麻,之後偷運回澳自用,但否認販毒。而Aquino承認曾在冼某的住所吸毒。司警正追查毒品的來源。

乘搭的士遺留毒品 司警拘兩名大學生

Read more

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五台山

五台山之名在中國相信無人不知,它是文殊菩薩的道場,也是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據記載在隋唐時已經名聲遠播。宋代以後,日本、印尼、尼泊爾等國的僧侶與五台山都有往來。五台山可謂是見證著佛教文化在中國的光明與進步。2009年6月,五台山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五台山位於山西省東北部忻州市五台縣東北隅。五台山並非一座山,而是座落於「華北屋脊」之上由五座山峰環抱合成,《名山志》載:「五台山五峰聳立,高出雲表,山頂無林木,有如壘土之台,故曰五台。」五台分別為東台望海峰,西台掛月峰,南台錦繡峰,北台降雪峰,中台翠岩峰。景區面積達2837平方公里,最高峰為中台翠岩峰,海拔3058米。

五台山現存寺院共47處,台內39處,台外8處,其中多敕建寺院,多朝皇帝前來參拜。著名的有:顯通寺、塔院寺、菩薩寺、南山寺、黛螺頂、廣濟寺、萬佛閣等。

五台山的一大特色,是中國唯一一個青廟(漢傳佛教)黃廟(藏傳佛教)交相輝映的佛教道場,漢蒙藏等民族在此和諧共存。漢傳佛教是以地理位置劃分的佛教派別,流傳於中國、日本、朝鮮半島等地,以大乘佛教為主。藏傳佛教又稱藏語系佛教,或俗稱喇嘛教,是指傳入中國西藏的佛教分支。

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同屬大乘佛教,因此,都有大乘教的共同特點,如承認四法印,皈依三寶,發慈悲心,抑惡揚善,追求解脫苦與苦因等等,但因著傳入時期、歷史文化、各地的生活習俗、自然環境等因素影響,衍生出兩者不同的特點,雖然如此,兩者可謂是「同宗」,所以在五台山,都可看到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特色的廟宇。

佛教傳入五台山,普遍的說法始於東漢。永平十一年(68年),印度佛教高僧迦葉摩騰、竺法蘭二人來到了當時叫清涼山的五台山。相傳二人在此發現了釋迦牟尼佛所遺足跡以及佛舍利,二人決定在此建寺。寺院落成後,以其山形命名為靈鷲寺。漢明帝為表示信佛,乃加「大孚」(即弘信的意思)兩字,因而寺院落成後的全名是大孚靈鷲寺,這是顯通寺的前身。從此五台山開始成為中國佛教的中心,大孚靈鷲寺為中國最早的寺院。

隨後的皇帝都在五台山興建寺廟,南北朝時期五台山迎來佛教發展的第一個高潮,北魏孝文帝對靈鷲寺進行規模較大的擴建,並在周圍興建了善經院、真容院等十二個寺院。北齊時,五台山寺廟猛增到二百餘座。到了唐朝,五台山佛教的發展出現了第二個高潮。據《古清涼傳》講述,全山寺院多達三百所,有僧侶三千餘人。彼時的五台山,已經是名符其實的佛教聖地了,被譽為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隨著五台山聲名大噪,到五台山朝禮和求取佛經、佛法的外國僧侶很多。

五台山顯通寺(互聯網圖片)

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五台山

五台山為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有米」女商墮電騙_聲稱涉內地嚴重案_被呃近五百萬港元

【本報訊】一名“有米”本澳女子疑墮電騙,被指在北京消費出問題,按指示交出銀行資料及動態密碼“審查”,最終被騙走轉近五百萬港元。司警接報調查案件,暫未有人被捕。

案中的本澳女事主四十五歲。她去年九月底手機接獲自稱“銀行職員”來電,指其早前在北京消費一萬七千元人民幣出問題,要求接受調查。女事主表示從無在北京以及相關網上消費,電話之後轉線至“內地公安”,對方指她的個人資料可能被盜,以及用作犯案,要求交出個人的銀行資料及動態密碼,以便“調查”。女事主信以為真,交出她在本澳的四個銀行帳戶資料及動態密碼予“公安”,接著等侯消息。

至去年十一月,女事主表示有人曾到其位於本澳公司的樓下,親手交一份“內地通緝文件”給她,文件內容指女事主在內地涉“嚴重罪行”,必須立即將所有存款整合到同一帳戶,以便“公安”進一步調查。女事主再次相信,遂將合共四百九十六萬港元轉入其本澳某個銀行帳戶,並提供動態密碼給“公安”,之後一直等消息無下文。直至最近女事主將事件告知朋友,才懷疑受騙,本月十日報警求助,損失四百九十六萬港元。至於是否有騙徒曾出現在女事主的公司樓下交文件給她?有待警方調查後公佈。

「有米」女商墮電騙

聲稱涉內地嚴重案

被呃近五百萬港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