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

立法會議員就涉及公共利益的議題提出辯論動議,一向難以成事。除擁有橡皮圖章的功能外,起不到多少監督政府的作用。一些具爭議的法案在立法會上通常是無堅不摧,必定通過。相反,議員的動議辯論就無幾何打得破貫例,十居其九必遭否決。立法會助政府一臂之力,完善法案,群策群力,算做合理,當然不成問題。然而,牽涉到政府管理、運作、公帑、績效,以至公共利益等問題,立法會應責無旁貸地運用自身的監督制約職能。

早前審計報告揭露成立多年的澳門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賺錢無方,蝕錢在行,更點名批評其子公司「澳中致遠」連基本法律風險意識都欠奉,並在缺乏專業知識下開設金融公司,結果全都「打水漂」。政府公共資產監督規劃辦公室公佈資料,澳投公司註冊資本經多番增資後,由最初的四億元增加至目前逾九十七億元,過去幾年不是零收入就是虧蝕,而「澳投」子孫公司總數多達二十間,恐怕「澳中致遠」的不濟只是冰山一角。

呢個世界無包生仔,投資有賺有蝕。要是私人投資就無話可說,但長期靠公帑「泵水」,令人憂慮成無底深潭無可厚非。公帑的善用,關係著黎民百姓的福祉。為此,有議員動議辯論,不少議員贊成。事實上,審計報告點出問題,那怕政府有「自我修復」能力,也應詳細交代,到立法會上開誠公佈最好不過。惟舉手贊成的議員終究不及反對的多,結果是公共資本企業蝕錢不能辯論,公立高校何解大幅加收學費也不能問過究竟。當然,一眾議員又豈止向選民負責!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