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向澳青年提出四點希望

特首向澳青年提出四點希望

【本報訊】行政長官賀一誠昨日在澳門各界青年學習貫徹習近平主席重要講話座談會上表示,“一國兩制”偉大事業的希望寄託在青年人身上,澳門特區的未來寄託在青年人身上,“愛國者治澳”原則的落實,要求從優秀愛國愛澳青年中選拔傑出人才來治澳。他並向澳門青年提出四點希望,鼓勵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行政長官表示,習近平主席在慶祝中國共青團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發表了重要講話,充分肯定了中國青年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所作出的重要貢獻,並對當代中國青年提出殷切期望。行政長官寄語大家要認真學習領會和貫徹落實習近平主席的重要講話精神,進一步加強青年工作,引導澳門青年築牢家國情懷,肩負起時代重任,勇毅前行,提振信心,不斷開創澳門青年事業發展的新局面。

當前,澳門正處在歷史發展的關鍵時期,儘管內外疫情的反覆,使得澳門經濟社會恢復發展面臨一定的困難和壓力,形勢依然複雜嚴峻,但與此同時國家穩步實施“十四五”規劃,構建了粵港澳大灣區和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新發展格局,也為澳門帶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澳門廣大青年既擁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也承擔着更光榮的時代使命。

行政長官對澳門青年們提出四點希望:第一,始終明辨大是大非,傳承愛國愛澳核心價值。對新時代的澳門青年來說,愛國愛澳是立身之本、成才之基。廣大澳門青年要樹立遠大理想,追求進步,堅定信念。面對複雜的世界局勢,要明辨是非、恪守正道,正確面對各種社會思潮的影響,增強政治意識和國家安全意識。傳承愛國愛澳核心價值,把自己的理想融入國家和民族的偉大事業中,把個人奮鬥匯入新時代的主旋律,最終使自己成為國家發展和澳門建設的棟樑之材。

第二,始終做到自強不息,全面提升自身競爭力。青春因磨礪而出彩,人生因奮鬥而昇華。青年要幹成一番事業,就必須不畏艱難、矢志奮鬥。當今世界,競爭日趨激烈,廣大澳門青年要善於學習、銳意創新,緊跟時代步伐。既要有時不待我的危機感和緊迫感,也要奮發自強,腳踏實地,求真務實,不斷充實自己、提高自己、豐富自己,在實踐中增長見識、砥礪品質、強化本領,不斷提高與社會發展要求相適應的素質和能力。

第三,始終堅持以德立人,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養大德者方可成大業,廣大澳門青年要崇德向善,明大德、守公德、嚴私德,學會以積極的態度面對困難和壓力,正確對待一時的成敗得失。人生沒有不經歷風雨的成功,順景逆境都可以成為人生財富。每一代青年的發展際遇都要靠勤勞和努力來創造,每一個平凡的崗位都可以書寫不平凡的人生華章。廣大澳門青年要學會從點滴做起,用勤勞的雙手,創造一流的業績,成就屬於自己的人生精彩。

第四,始終把握時代機遇,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在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上,不負時代,是當代澳門青年的使命擔當。澳門廣大青年要有開闊的胸襟,胸懷祖國,放眼世界,立足澳門特區在各個行業和領域努力奮鬥,建功立業,做出表率。當前,國家構建新發展格局,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和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為澳門青年提供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特區政府支持和鼓勵廣大澳門青年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行政長官強調,特區政府始終重視青年工作,關心青年成長,助力青年成才,不斷創造平台讓青年人發聲,傾聽青年意見,協助青年發展。特區政府將持續創設條件讓青年展現才華,拓展視野,培養青年的責任擔當意識,助力青年向上及橫向流動。

最後,他期望各青年社團和廣大愛國社團一如既往地做好青年工作,充分發揮引領青年、組織青年、服務青年的作用,確保偉大的“一國兩制”事業後繼有人,薪火相傳。

中央人民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主任傅自應在會上表達了幾點體會:

一、以史為鑒,矢志傳承愛國主義精神。廣大澳門青年是國家和澳門的未來,青年們從歷史中汲取精神力量,始終高舉愛國主義偉大旗幟,與祖國同呼吸共命運,把澳門前途命運同祖國緊密相連,秉持強烈的國家觀念和愛國情懷,把愛國愛澳優良傳統永久傳承下去;

二、砥礪奮進,勇擔民族復興時代重任。要做“一國兩制”的堅定實踐者,要做融入國家發展的勇毅探索者,要做和諧穩定的忠實守護者;

三、追求進步,立志成爲棟樑之才。要以實幹成就夢想,要以本領創造未來,要以情懷匯聚力量。傅自應鼓勵澳門青年要牢記習近平主席殷殷囑託,砥礪奮進、永久奮鬥,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一國兩制”事業行穩致遠貢獻青春力量,創造無愧祖國無愧人民無愧時代的光輝業績。

座談會由澳門青年聯合會會長羅奕龍主持。六名澳門青年代表在結合自身實際和立足新時代新征程之下,分享了自己的體會。

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副主任鄭新聰以及澳門青年社團和青年代表約一百五十人出席。

行政長官賀一誠對澳門青年們提出四點希望

澳門各界青年學習貫徹習近平主席重要講話座談會

Read more

跨越二千年的建築群—登封「天地之中」

在河南省的一處地方,其建築物建成時間跨越二千年,由漢朝至清朝,包括周公測景台和觀星台、嵩岳寺塔、嵩陽書院、少林寺建築群等8處建築群,於2010年8月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39處世界遺產。

這裡就是河南省登封市名為「天地之中」歷史建築群,包括周公測景台和登封觀星台、嵩岳寺塔、太室闕和中嶽廟、少室闕、啟母闕、嵩陽書院、會善寺、少林寺建築群(包括常住院、塔林和初祖庵)等8處11項優秀歷史建築,歷經漢、魏、唐、宋、元、明、清,綿延不絕,是中國時代跨度最長、建築種類最多、文化內涵最豐富的古代建築群之一。

至於為何名為「天地之中」,這要由古中國的宇宙觀說起。在中國傳統的宇宙觀中,中國是位居天地中央之國,而天地中心則在中原,中原的核心則在鄭州登封,因而這裡成為中國早期王朝建都之地和文化薈萃的中心,中國幾大主流文明——儒、佛、道都在這裡建立了弘揚傳播本流派文化的核心基地,這裡也成為人們測天量地的中心。早在西周(約西元前1037年)就已在這裡興建測量日影長短的周公測景台,唐代(西元723年)在其舊址仿舊制建成了留存現在的石圭測景台。觀星台則為元代(1276年)天文學家郭守敬所建,是當時27個天文觀測站的中心觀測點。

當時通過觀測每天日中日影的長短變化,找出季節的更替規律,除了有助指導人類生產,同時透過記錄,把表影最大的那天定為「冬至」,把表影最短的一天定為「夏至」。把一年中的日中影最長的一天到下一年日中影最長的一天的周期定為一個回歸年,當時已準確計算出一個回歸年的周期,為365.2425日,即365天5小時49分12秒,與地球繞太陽公轉的實際時間只差26秒鐘,和現在世界上通用的《格里高利曆》(俗稱陽曆)的周期一樣,但《格里高利曆》是1582年(明萬曆十年)才開始使用,比郭守敬編制的《授時曆》晚三百多年!觀星台可謂見證了《授時曆》的測量演算歷史,更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天文台,也是世界上現存最早的觀測天象的建築之一。故此將這些建築群命名為「天地之中」最為貼切不過。

周公測景台(互聯網圖片)

跨越二千年的建築群—登封「天地之中」

Read more

紅雨警告未見水浸_本週天氣續不穩定

【本報訊】受一道低壓槽影響,氣象局昨日先後發出黃雨和紅雨警告,凌晨至早上雨勢頗大,澳門半島和路氹區均錄得逾一百毫米雨量,但低窪地區未見出現水浸情況。氣象局預測未來數天,本澳天氣持續不穩,有大驟雨及狂風雷暴,呼籲市民密切留意天氣資訊,提早規劃出行,提防水浸。

氣象局昨日凌晨三時二十分發出黃色暴雨警告,至早上十一時四十分發出紅色暴雨警告信號,所有暴雨警告於中午十二時四十分取消,期間雨勢相當大,氣象局在澳門半島區內的監測站均錄得逾一百毫米累積雨量,其中大炮台山及紀念孫中山市政公園監測站,均錄得逾一百三十毫米累積雨量,另路氹區的累積雨量最高一百一十五毫米。

市政署啟動暴雨緊急應變機制,凌晨時份已派員到各水浸易發地點巡查,清理路邊雨水井沖積的垃圾,並持續檢視泵房的正常運作,保障渠道排洪能力,盡力紓緩及減低水浸的情況。

由於教青局提前一天宣佈停課,早上市面行人不多,交通大致暢通,但在持續降雨的情況下,上班的市民顯得狼狽。雖然雨勢較大,但本澳多處低窪地區,如內港、氹仔黑橋區及路環舊城區等未見水浸,停車場亦安然無恙。內港有商戶稱,前一日已預先準備防水浸措施,將貨物搬到閣樓或者抬高,又認為附近安裝泵站後,水浸情況減少,暫時未見有水浸。

由於暴雨天氣及海況較差,澳門外港及氹仔客運碼頭往返深圳蛇口的所有航班昨日全日暫停服務。海事及水務局預計未來數天的航班也有可能因天氣和海況而作出調整,請需要乘坐有關航線的乘客,在出行前向船公司查詢最新的航班情況。

氣象局表示,受低壓槽影響,華南沿岸至南海北部雲量非常多,夾雜多個較強雷雨區,預測未來數天,本澳天氣持續不穩,有大驟雨及狂風雷暴,呼籲市民密切留意天氣資訊,提早規劃出行,提防水浸。

紅雨警告未見水浸 本週天氣續不穩定

Read more

男莊荷涉滋擾恐嚇強迫前度復合被捕

男莊荷涉滋擾恐嚇強迫前度復合被捕

【本報訊】一名男莊荷涉不停用電話及到工作地點,滋擾其已結婚的前度女朋友,要求復合,期間又出言恐嚇稱“若不復合就攬住一齊死”。司警接報調查拘捕該名莊荷。

被捕的男莊荷姓鍾,五十一歲,本澳居民;涉傷人、脅迫罪送交檢察院處理。案中的女事主二十五歲,內地外僱。

案情指,去年四月,女事主與拍拖數年的涉案鍾某分手,同年十二月女事主與一名內地男子結婚。鍾某懷疑心心不忿,其後不停透過電話包括發短訊,以及到她的工作地點等放工要求復合,期間又出言恐嚇稱“若不復合就攬住一齊死”。已婚的女事主為怕刺激到鍾某的神經,曾與其外出見面傾談。以為事件可暫告一段落,至上月二十九日及三十日,鍾某再到女事主位於中區的工作地點滋擾她,兩人再發生爭執,鍾某不停指罵女事主,其後發生肢體衝突,最終不歡而散。女事主忍受不了,決定報警。

本月六日,鍾某經口岸入境本澳被捕,其承認犯案。警方翻查鍾某的手機發現有威脅女事主的信息,以及曾經跟蹤偷拍女事主。案件有待進一步調查。

Read more

正確

面對預測到可能會出現的大暴雨,教青局罕見地提前一天宣佈停課,相較以往滾水淥腳,唔淋濕晒都唔叫停課,今次決定顯得十分果斷。至於判斷是否準確則是另一回事。若以新三級暴雨警告機制而言,黃雨需要上課,起碼要達到紅雨級別才會停課。換言之,今次毋需要停課。制定一個惡劣天氣停課準則,目的就是希望標準化,唔使心大心細估估吓!然而,暴雨的不確定性如氣象部門所言變化可以很大,故以此作為量度標準,停課與否同樣會出現變數。

老實說,天氣預報既然無辦法做到百份百精準,根本就不適合拿暴雨級別與停課直接掛鉤。今次提前宣佈停課就是不按「暴雨標準」來決定的一個好例子,當中首要考慮故然之是學生的安全,而天氣預測倒過來只是停課的一個重要參數而已,不應被一文一字的標準化框死,惡劣天氣上課安排需要更靈活的決策。現實是即使停課,依然有家長因工作需要而將子女送返學校,好似某些人,面對細雨都怕淋濕。天氣好與壞,有時好睇主觀因素。

暴雨可以停課,卻沒有停工停市。原因無它,學生安全是其出發點。這麼一來,停課準則需要更多走盞位,提前宣佈,起碼家長可以及早作出安排。科學歸科學,現實是現實。前一天,氣象部門已敲鑼打鼓,大雨將至,呼籲居民防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停課安排自然做多好過做少,何況一關之隔的珠海都提前宣佈停課,縱使大家停課標準未必相同,但在同一個天空下,澳門無理由靜觀其變。那怕停課決定不準確,也是正確。

山草

Read more

教局續與氣象部門研判_停課否以學生安全考慮

教局續與氣象部門研判 停課否以學生安全考慮

【本報訊】面對可能出現的大暴雨,教青局提早一天宣佈停課,有學校及家長認同教局提早作出停課安排。教青局局長龔志明表示,昨早已派員到部份學校觀察,絕大部份學生都沒有回校,由於未來兩天的天氣極不穩定,教局會繼續與專業部門溝通監察變化,並將以學生最大安全考慮決定停課安排。

教青局稱,因應持續強降雨可能對學生上課安全造成重大影響,非高等教育各教育階段昨日全日停課,高等院校參照有關規定執行。龔志明昨日稱,今次停課安排是按照特殊天氣的規定作出,即當出現或氣象部門預計有特殊天氣會影響學生安全,教局可宣佈中止教育活動。

龔志明表示,有關今日是否停課,仍需時與氣象部門溝通,若太早判斷擔心準確性低,強調停課與否的決定,會以學生安全為最大考慮。

龔志明又稱,教局在上週末已向教育界通報,提醒校方留意防災措施安排,昨早只有小部份學童因家長需要上班,被帶返學校接受友善措施。有家長表示,因為要上班,所以帶年幼子女返回學校,校方有友善措施能協助照顧雙職家庭的子女,而教局提早公佈停課,更可讓家長及早作出安排。

有學校表示,以往校方凌晨就要留意情況,認同提早通知有好處,讓各方都有充足準備。今次安排較過往進步,教局提早通知讓校方及家長有足夠的準備,學校收到停課通知後就第一時間通知所有家長,特別是跨境生家長。

另外,教青局局長龔志明表示,教局收到五至九月有約一千名在外的本澳學生表達回澳意欲,隔離酒店未能處理較遠期的訂房,但近期回澳需求都能基本解決。

Read more

放洋學童赴美前須中英文會考及格

詹天佑系列之三

放洋學童赴美前須中英文會考及格

1872年(清同治十一年)4月,詹天佑的家人接到了「幼童出洋肄業局」的通知,立即送詹天佑去香港。詹天佑與其他被錄取的幼童一道,前往上海,進入剛開辦的「留美預備學堂」受訓,進行赴美留學的各種預備性質的學習與準備。

雖然現在提到「官費留學」都會覺得是件挺風光的事情,但在100多年前卻不盡然。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出洋如同探險,把自家孩子送去「花旗國」更是生死難料。清政府當局為防不測,特地在報考章程中規定,每個出洋幼童的家長要給「幼童出洋肄業局」具結畫押,而這份出洋「甘結」跟賣身契差不多的,註明「倘有疾病生死,各安天命」。所以那時,被選中的120名的「留美幼童」中,也沒有一名是「八旗子弟」。詹天佑的父親詹興洪在1872年4月22日(清同治十一年夏曆三月十五日),在詹天佑離家赴滬前夕,具結如下:「具甘結人詹興洪,今與具甘結事。茲有子天佑,情願送卦憲局帶往花旗國肄業,學習機藝,回來之曰聽從中國差達,不得在外匡逗留生理。倘有疾病生死,各安天命。此結是實。童男詹天佑,年十二歲,身中,面圓白,徽州府婺源縣人士。曾祖文賢,祖世鸞,父興洪。同治十一年三月十五日 詹興洪(簽押)」。

1872年4月22日,11歲的詹天佑第一次離別了家鄉,離別了親人,與幾名幼童學生一道,跟隨容閎,從香港乘輪船北上,於1872年5月5日(清同治十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到達上海。「總理幼童出洋肄業滬局」將詹天佑等送進專為他們開設的「上海留美預備學堂」學習。該學堂地處上海近郊萬國公墓對面,由曾長期擔任曾國藩幕僚、有著「鹽運使銜分發侯補知府」的劉翰清主持。而在「上海留美預備學堂」中,只接受最基本的中文與英文補習教育與強化訓練。作為一所臨時性質的速成學校,時間只有約3個月,課程只有中文與英文。

由於時間短,「上海留美預備學堂」對幼童們的教學抓得十分緊,甚至近乎嚴厲。詹天佑與他的小夥伴們經過約三個多月緊張嚴格的學習,經學校進行中、英文會考,全部及格,獲准「放洋」。

此前,容閎已到美國為這些幼童打點一切,美國康州教育署長羅索布建議將幼童們每二、三人分為一組,先分別寄居在美國居民的家中,以便迅速學會英文會話與熟悉美國社會情況。容閎接受了這項建議並進行了周密的安排。

1872年8月11日(清同治十一年七月初八),上海港碼頭邊,一艘日本國的客輪起錨開航,碼頭上皆是送行的各式人群,詹天佑作為留學鼻祖,也與另外29名幼童登上開往美國的輪船。詹天佑與第一批留美幼童乘日輪離開上海後,第一站到日本橫濱,略作休息,就換乘一艘美國輪船,橫渡太平洋,歷時約一個月,於1872年9月中旬到達美國西海岸的舊金山。然後,他們乘上橫穿美國大陸的火車,前往美國東海岸的紐約。

在這場赴美旅途中,為詹天佑等赴美幼童打開眼界,不僅看到了異國神奇而美麗的自然風光與多種民族的不同習俗,更重要的,他們還第一次親身看到與觸摸到西方正迅速發展的近代資本主義大工業文明,其中包括他們第一次看到、第一次乘坐的鐵路、火車,詹天佑這時也許已朦朧地感到了中西的差距與中國的落後,這為他立志發展中國鐵路事業埋下了心理種子。

抵達舊金山的部分留美幼童合影(互聯網圖片)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少年詹天佑(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安格妮絲在寧波女塾教授女盲童

本欄在較早前介紹了1834年,普魯士籍的傳教士郭實臘夫婦收養了一些孤苦的女盲童作為義女。他們最少收留了7名以上的女盲童,並分成三批將她們送到英國及美國接受教育,但只有一名女盲童返回了中國,這名女盲童名叫安格妮絲,她在英國接受了13年盲人教育後,返回了祖國的寧波市在當地英國中國傳教會服務,盡管安格妮絲能說流利的英語,但因為她是女生、華人,而且是雙目失目,受到了教會外籍人士所歧視,甚至視她為負累。但安格妮絲很快以她的學習能力,在半年內學懂了華語,能和寧波當地人溝通,令到歧視她的外藉人士刮目相看。

安格妮絲的能力受到了一名來自英國基督教獨立女傳教士艾德綏(Mary Ann Aldersey,1797-1868)的青睞,這位英國的女傳教士最早在中國開辦女學堂的西方人。她出生於富庶之家,早在1837年就在印尼的巴達維亞(即現在的雅加達)開設了一間專為當地華人女童的女校。在大清帝國與大英帝國簽訂《南京條約》後不久,大清帝國割讓香港島予大英帝國,並開放五口通商(廣州、廈門、福州、寧波和上海)。艾德綏就於1843年將巴達維亞的女校遷到了剛剛開放的寧波。艾德綏向安格妮絲伸出了友誼之手,安排她在自己開辦的「寧波女塾」內工作。由於安格妮絲懂得盲人教育,艾德綏於是招收女盲童入校接受教育,初期招收了3名女盲童,全部由安格妮絲教導她們識字。

安格妮絲在學校教女盲童認字之外,亦在校內教授音樂,此外,她還在課餘時間到鄉間表演樂器和傳福音,由於安格妮絲能說中文和表演音樂,故很容易吸引了好奇的當地人圍觀,安格妮絲很快受到當地人接納,這亦是教會人士對她的能刮目相看的原因之一。

關於安格妮絲表現出的強大能力,當時任英國聖公會寧波副主教(後成為華北主教)的祿賜悅理(William Armstrong Russell,1821-1879)於1861年11月寫給《教會傳教記錄》的一封信中,就對安格妮絲所組織的音樂活動予以肯定。他在信中提到安格妮絲,在督導她的盲人技工學校的同時,還與教會對音樂有興趣的教友成員,和學校的幾個男孩組建了一個歌唱班,正是有了那個歌唱班,使教會在後半年可以用唱歌的方式去讚譽上帝。

(本系列待續)

安格妮絲在寧波女塾教授女盲童

郭實臘夫人系列之九

Read more

內男召妓拒付肉金_勒索對方六千就擒

【本報訊】一名無業內地男子“又食又拎”,與內地妓女在中區某酒店房性交期間突然掌摑對方,妓女要求停止性交不果,內地男“霸王硬上弓”後更拒付肉金,且迫令對方交出六千港元,否則報警指妓女逾期逗留。涉案的賤男得手後逃離現場,司警經調查最終將其拘捕。

被捕的內地男子姓范,三十二歲,無業;涉強姦、勒索非法入境或非法逗留人士送交檢察院處理。案中的女事主三十五歲,內地人,逾期逗留。

案情指,數日前,女事主在網上認識一名不知名男子,對方稱可協助其在本澳賣淫及介紹客人,條件是收取一半肉金作佣金,女事主同意。至本月九日,女事主按該不知名男子指示到中區某酒店房交易,入房後接觸到涉案的范某,女事主告知他逾期逗留,雙方傾好收一千元肉金便開始性交易。詎料性交途中,范某突然掌摑對方,女事主立即要求停止性交,奮力推開范某不果,最終兩人完成性交。而范某不但拒付肉金,還以對方逾期逗留作威脅勒索,聲稱會報警拉人。女事主唯有交出身上的六千港元,范某得手後逃去。

翌日女事主決定報案,司警經調查迅即鎖定目標,同日稍後時間於本澳某酒店拘捕范某。此外,警方正追緝上述協助女事主賣淫的不知名男子下落,至於女事主涉賣淫則會另案跟進。

內男召妓拒付肉金 勒索對方六千就擒

Read more

不看僧面看佛面

謀事者需識時勢順時勢,但做人不可太絕,一旦趕盡殺絕恐對手湖底抽薪拼個魚死網破,俗話說的好,「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第三者的情面上,便幫助或寬恕他人,通俗點說便是總得給人留點面子。

不看僧面看佛面此話出自明朝吳承恩的《西遊記》:「菩薩,你卻也多疑。正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千萬救我師父一難吧!」,引用的是佛教典籍中的韋陀菩薩。韋陀菩薩是佛的護法神,佛教把他作為驅除邪魔,保護佛法的天神。傳說韋陀護持佛法,除惡揚善時比較嚴厲,看見人行惡就要懲罰,這樣有悔過的人往往也被懲處,與佛家教義相違。於是佛祖就將韋陀放在他的面前,即面向大雄寶殿,要他在施法時要看一下如來。如此,便成了放人一馬,留有改過自新的機會的一說。

另一種說法是,我們到寺廟中,如果沒有看到一個僧人,只要看韋陀菩薩手上的金剛杵,就知道這個寺廟是什麼等級的寺廟。金剛杵總共有四種擺放姿勢:一種是扛在肩上的,說明這座寺廟是皇家寺廟,至高無上;一種是杵在地上的,說明這座寺廟是子孫廟,我們可以在這裡燒香拜佛,只是不供香客吃住;還有一種斜搭在胳膊上的,說明這座寺廟可供短暫的吃但是不管住;最後一種是橫放在胳膊肘上的,說明這個寺廟是個十方廟,既可以在這裡吃也可以在這裡住。所以我們進了寺廟,不需要詢問僧人,只要看看韋陀菩薩手中的金剛杵,就能對這個寺廟的級別一目了然。這便是「不看僧面看佛面」的另一層意思。

自古不少俗語必會衍生後半句以成對子,明末清初馮夢龍《醒世恆言》便寫下「不看僧面看佛面,休把淫心雜道心」,意思是講非空庵尼姑一面向佛一面又起淫心。「不看僧面看佛面」如今大多形容請別人幫忙或者請別人寬恕,對方不給面子,於是請求者找一個第三者,這個第三者一般德高望重,比較有威望,希望看在這個第三者的情面上答應自己的請求。而「休把淫心雜道心」則反之,雖說對別人是要以寬容為主,但是對於別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和不知悔改,寬容就等於縱容,該有的責任和懲罰還是要有的。

不看僧面看佛面

韋陀菩薩(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