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場”法律上無定義

“衛星場”法律上無定義

在新博彩法修訂案中,原本建議未來的衛星賭場必須設於博企擁有的物業內,並設有三年過渡期,令博企可與衛星賭場重新建立新的合作方式。隨著新法對衛星賭場及賭廳的限制,英皇娛樂酒店早前已公佈將於六月二十六日後終止該集團的博彩業務營運,只保留酒店業務,業內亦傳出最少七間衛星賭場將於今年年中結業退場。但到本月中卻突然風回路轉,政府提交立法會小組會審議的新“博彩法”最新修訂文本中,取消了衛星賭場須設於承批公司物業內的規定,亦即衛星賭場在三年過渡期後仍可以繼續經營。

衛星賭場是指由博企設立於其它私有場地的賭場,是博企與私人協議進行營運。衛星賭場受政府與博企之間的承批合同規範,政府對衛星賭場進行的監管只涉及博企一方,與衛星賭場並無直接關係。政府將衛星賭場視為博企旗下的賭場,由博企向政府負責及繳交博彩稅。

衛星賭場的運作由博企負責營運,荷官須由持牌博企聘用,至於薪金則由衛星賭場負責。而其它費用,以及衛星賭場的盈虧亦需要自行承擔,報酬則按與博企的協議,以該衛星賭場的博彩毛收入總額分成。衛星賭場是博企與私人以簽訂協議的方式構成,在此情況下成為了政府與博企之外的賭博經營者。

四月份立法會全體會議上,列席的行政長官賀一誠回應衛星賭場的問題。他指在原有法律上並沒有定義衛星賭場,在沒有法律基礎下政府無法保護衛星賭場,而且政府亦給予衛星賭場三年過渡期,讓博企與衛星賭場洽商合作,政府只要求收購設置賭枱的場地,毋需要再購買後勤設備,相信雙方能洽商。

賀一誠當時表示,按照博彩法律及合同,原有經營者把賭場及員工交予政府,政府再交予新經營者,是無縫接軌,由新經營者接手所有員工及生財工具,強調今次整頓並沒有“一刀切”,已給予很大空間。

賀一誠又指,博彩法容許做管理者、中介人,亦可依法收取碼佣,但所謂“殺碼廳、賭底面”等是不法行為,涉及逃稅及洗黑錢,對內地造成負面影響。他指過去未透徹執行法律,現時整頓博彩業,確保健康發展,才能獲內地支持,否則澳門的道路只會越走越窄。

賀一誠引述數據表示,本澳有六百多萬名遊客時有六百多億元收入,七百多萬名遊客有七百多億元收入,但有四千萬名遊客時,未試過有四千億元收入。他認為正因為有不好的行為發生,影響整個行業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