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弔孝

「既生瑜,何生亮」這句千古絕唱成為不少後人的感慨,周瑜與諸葛亮有著驚世之才,怎奈雙方立場不同,周瑜後來更被諸葛亮氣到吐血身亡,英年早逝,諸葛亮更是大搖大擺去給周瑜弔唁,於是乎「諸葛亮弔孝——裝模作樣」便流傳出來。

話說,三國時期,東吳大都督周瑜,精通兵法,才智超群,只是肚量狹小,不能容人。他和諸葛亮共商破曹大計,可又想加害諸葛亮。周瑜攻打南郡時,曾身中毒箭。當諸葛亮趁亂用計先取南郡、荊州、襄陽後,周瑜一氣之下箭傷復發。病中的周瑜仍想智取荊州,均被諸葛亮識破。周瑜一氣再氣,在「既生瑜,何生亮」的怨恨聲中死去。諸葛亮得知周瑜的死訊,決定前去弔唁。

諸葛亮徑至柴桑,魯肅以禮迎接。周瑜部將皆欲殺諸葛亮,因見趙雲帶劍相隨,不敢下手。諸葛亮教設祭物於靈前,親自奠酒,跪於地下,讀祭文曰:「嗚呼公瑾,不幸夭亡!修短故天,人豈不傷?我心實痛,酹酒一觴;君其有靈,享我烝嘗!弔君幼學,以交伯符;仗義疏財,讓捨以居。弔君弱冠,萬里鵬摶;定建霸業,割據江南。弔君壯力,遠鎮巴丘;景升懷慮,討逆無憂。弔君丰度,佳配小喬;漢臣之婿,不愧當朝,弔君氣概,諫阻納質;始不垂翅,終能奮翼。弔君鄱陽,蔣乾來說;揮灑自如,雅量高志。弔君弘才,文武籌略;火攻破敵,輓強為弱。想君當年,雄姿英發;哭君早逝,俯地流血。忠義之心,英靈之氣;命終三紀,名垂百世,哀君情切,愁腸千結;惟我肝膽,悲無斷絕。昊天昏暗,三軍愴然;主為哀泣;友為淚漣。亮也不才,丐計求謀;助吳拒曹,輔漢安劉;掎角之援,首尾相儔,若存若亡,何慮何憂?嗚呼公瑾!生死永別!樸守其貞,冥冥滅滅,魂如有靈,以鑒我心:從此天下,更無知音!嗚呼痛哉!伏惟尚饗。」

諸葛亮祭畢,伏地大哭,淚如湧泉,哀慟不已。魯肅見諸葛亮如此悲切,亦為感傷,自思曰:「諸葛亮自是多情,乃公瑾量窄,自取死耳。」後人有詩嘆曰:「臥龍南陽睡未醒,又添列曜下舒城。蒼天既已生公瑾,塵世何須出諸葛亮!」於是乎,魯肅設宴款待諸葛亮。

諸葛亮宴罷回營,方欲下船,只見江邊一人道袍竹冠,皂縧素履,一手揪住諸葛亮大笑曰:「汝氣死周郎,卻又來弔孝,明欺東吳無人耶!」諸葛亮急視其人,乃鳳雛先生龐統也。諸葛亮亦大笑。兩人攜手登舟,各訴心事。諸葛亮乃留書一封與統,囑曰:「吾料孫仲謀必不能重用足下。稍有不如意,可來荊州共扶玄德。此人寬仁厚德,必不負公平生之所學。」統允諾而別,諸葛亮自回荊州。

後世對諸葛亮過江弔喪作出評判,認為諸葛亮此行達到了三個目的,一是顯示了才華,二是展示了人格,三是消除隔閡,本來周瑜被他氣死,這是東吳上下人所共知的事實,此時,東吳人對諸葛亮及劉備西蜀絕沒有好感,甚至周瑜部下有殺諸葛亮為周瑜報仇的情緒,通過聲淚俱下的哭訴和對亡人的不凡事跡列舉評價,諸葛亮實現了化解仇恨、消除隔閡、繼續聯吳抗曹的目的。因此,後人認為諸葛亮弔孝不過是一場政治表演,好拉攏人心,其對周瑜的情感有多少是真的?不過裝模作樣罷了。

諸葛亮弔孝

諸葛亮畫像(互聯網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