咆哮

全民核檢一輪接一輪,在極可能仍會接踵而來的恐懼情況下,社會質疑聲、抱怨聲亦隨之增多,已不是政府排山倒海的共同抗疫宣傳攻勢可以掩蓋得住,也不是前線人員幾努力幾辛苦,就能萬眾一心。現在是前線人員辛苦,市民、長幼同樣辛苦,只好問政府,惟答案僅兩個字“堅持”。由於“最後一公里”的信念,在終點似遠還近之下,大家才堅持到今時今日,但現時看來是沒有終點的長跑,且路況相當崎嶇,同樣得兩個字“死捱”。

政府連環強核檢,更縮減時間,加速追截世紀病毒,仲要喺播傳速度十分之高的變種病毒,如此堅定不移,為的當然是幾十萬名居民的健康著想,並無不妥。不過,全民核檢正正牽涉到全澳市民的處境,可能未被病毒感染,已被浪接浪的強檢玩到花兒也榭了!所以才有愈來愈多的市民出聲,包括要求豁免幼兒一而再再而三,跟著大人已被檢到哭哭啼啼,還有對於行動不便人士及長者等應有更好安排,毋需要弄得這般折騰。

筆者曾提過,時間一久、核檢次數一多,問題就會陸續浮現,再好脾氣都需要宣洩。全民核檢在政府立場上或許可行,但所謂的可行,不能只著重政府內部的執行,也要考慮過程中對社會大眾造成的影響。上下一心故然之是好事,最弊是有苦自己知。就以黃碼人士為例,在日常生活中,分分鐘慘過風險更高的紅碼人士。每出問題都要市民咆哮兩句,政府才作出調整,久而久之,民眾定必對政府失去信心,信任。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