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理硬上弓

本澳新冠疫情兩週過後,陽性個案逾七百宗,平均每日五十宗左右,不算是暴漲。或者防疫部門認為情況未至於太差,所以依然相信可以做到清零。按照以往經驗,當局在十四天沒有新增個案的前提下,判定疫情受控,一度收緊的防疫措施可以解封,惟現時兩週過後還未見任何可支持解封的跡象,明顯本輪疫情今非昔比。當局亦認為防疫措施不能每次照辦煮碗,需要動態監察,適時調查對策。聽落頗有道理,但實際更多是亡羊補牢似的。

對上一次疫情,病毒傳染性較今次為低,防疫措施一收緊,可以在短時間內擺平。今次病毒散播速度之快,當局應該早就預視得到,在尚未爆疫前也做了一大堆預案,結果還未出現劇爆已有點招架不住而造成混亂的感覺,但當局認為措施無問題,仿佛一切盡在掌握之中,只要大家堅持和配合,就能打勝仗!究竟官員是自視過高,還是市民大眾自討苦吃,才釀成當局不覺得是問題的問題?縱使莫衷一是,但裡裡外外怨聲載道卻是事實。

共同抗疫太過理想化之下,當前線有說不出的辛,市民有道不盡的苦,矛盾自然而生,政府很難繼續執行自覺可行的措施,即使霸理硬上弓,問題只會愈來愈多,怨氣更會愈來愈重。由防控初時至現在,從社會回響聲之變化,可見一斑。針無兩頭利,又要清零唔躺平,又要運轉唔封城,最終只會成為「三不象」。現時疫情令筆者想起電影「無間道」經典對白:“三年之後又三年”。即使默不作聲,社會都會崩潰。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