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性病例突破一千宗清潔保安物管最嚴重

陽性病例突破一千宗清潔保安物管最嚴重

協調中心公佈染疫者突破千名

【本報訊】本澳今波疫情突破千宗,累計有一千零八十七宗核檢陽性個案,前天單日是有疫情以來最多,達一百四十六宗陽性,當中大部份個案是在全民核檢及重點人群檢測發現。另昨日初陽最少有八十一宗。衛生局指,清潔、保安和物業管理業僱員出現感染情況較嚴重。

應變協調中心昨日表示,本澳前日新增一百四十六宗核檢陽性個案,當中第四輪全民核檢陽性個案有四十八宗,管控區個案中發現有三十九宗,而黃碼、清潔、保安、物管等重點人群發現有五十九宗;自本月十八日起累計共有一千零八十七例(五百八十九女四百九十八男),年齡介乎三個月至一百歲,其中四百二十七人有症狀,列為確診病例患者,六百六十人暫無症狀,列為無症狀感染者

截至昨日上午八時,通過流行病學調查共跟進一萬四千一百八十八人,其中核心密切接觸者有二千三百七十人,非核心密切接觸者(即共同軌跡人士)有八千九百一十六人,次密切接觸者有七百七十六人,一般接觸者有三百三十二人,陪同人員有七百一十六人。

另外,第四輪全民核檢共發現有九十四個陽性混管樣本。衛生局傳染病防控處處長梁亦好表示,由於混管陽性樣本需再做抗原測試和單檢檢測,最後一個樣本前晚才出來,故昨日公佈的病例中,不完全包括該九十四個混管陽性樣本的結果。她稱,新冠疫情每日二十四小時的報告昨日起調整,目的是希望居民明白有關具體數字,做好防範措施。數字列明在紅碼區或醫觀酒店,即管控區的發現個案,以及黃碼區、清潔保安及物業管理等重點人群的個案,以及其他人群數字,反映社區仍有相當多傳播鏈,讓居民更充分理解風險。

梁亦好指,清潔、保安和物業管理業僱員出現感染情況較嚴重,是因為通過流行病學調查發現有關群組的複雜性,指出清潔和保安員不少人同住宿舍,居住環境較擠迫,傳染性較強,流調發現許多情況是非同公司而同工種人員居住,當宿舍內有任何一個人感染,其它公司和不同工種人員亦會受感染,這是才會出現感染倍增的情況,強調病毒傳染性非常強,若在家或工作期間沒有戴口罩,傳染風險一定非常高。

旅遊局公共關係處處長藍同好表示,被控封的新葡京內現時約有五百人,市政署會消毒圍封酒店公共區域,旅遊局則會與酒店協調為現時身處新葡京內的人士安排房間和膳食。

另外,有傳媒問及內地援澳醫護人員遷移酒店情況。山頂醫院醫務主任李偉成稱,早前曾暫時安排有關人員入住威尼斯人酒店,而住入相對獨立和較細規模酒店更易於管理,團隊來澳支援某程度上都有風險,相對閉環管理可令團隊更安心。

Read more

象拔蚌乾防腐劑超標市署勒令涉事店停售

象拔蚌乾防腐劑超標市署勒令涉事店停售

【本報訊】市政署透過恆常食品抽檢,於一款市售散裝象拔蚌乾中檢出二氧化硫含量超出本澳相關規定。市政署已即時跟進,勒令涉事商戶停售問題產品,並呼籲市民停止食用。

涉事的散裝象拔蚌乾抽取自澳門栢林街的龍昌行,驗出每公斤含零點二七克的二氧化硫,超出本澳《食品中防腐劑及抗氧化劑使用標準》的規定。市政署已即時跟進,勒令涉事商戶停售有關問題產品。經調查,該款問題產品除於上址銷售外,亦於澳門馬濟時總督大馬路的總店銷售,商戶已自願將剩餘的問題產品全數銷毀。為審慎起見,市政署將繼續跟進及調查事件,留意相關產品有否在市面流通。

二氧化硫具有漂白和防腐作用,故常被廣泛添加於乾製水產品、乾製果蔬及糖漬果蔬等食品中。這種防腐劑屬低毒性,可溶於水中,清洗和烹煮可除去食物中大部份二氧化硫。然而,二氧化硫可能會對個別有氣喘體質或過敏人士造成健康風險,如誘發氣喘、頭痛、噁心或嘔吐等不適症狀。

市政署呼籲曾於上述店舖購買相關產品的消費者,立即停止食用該款產品。同時,提醒消費者應向信譽良好及衛生可靠的店舖選購乾製水產食品,選購時要留意食用限期,並注意食品色澤,以自然為要,避免選購過於鮮豔或亮白的食品。

Read more

詹天佑與髮妻相濡以沫

詹天佑系列之十

中華民國元年(1912年)5月,詹天佑在廣東省商辦粵漢鐵路總公司迎接孫中山視察。7月,任粵漢鐵路會辦。9月,孫中山視察京張鐵路和張綏鐵路工程處,總工程師鄺孫謀陪同視察。12月,詹天佑任漢粵川鐵路會辦,被授給三等嘉禾章,在廣州創立廣東中華工程師會並被選為首任會長。當時,國外工程界研究發展獨軌鐵路,公在廣州演說介紹國外研制的單軌鐵路,詹天佑被選為英國混凝土學會會員,兼任中華全國鐵路協會評議員。

中華民國二年(1913年)6月18日任交通部技監,詹天佑主持全國交通技術工作,仍兼漢粵川鐵路會辦。他後來還駁斥廣宜線德籍總工程師雷諾貶低並排斥中國工程師之言論,維護了中國工程師之地位及修路主權。後來還創意廣東中華工程師會、上海工學會、上海路工同人共濟會三會合併,成立中華工程師會於漢口,詹天佑被推選為首任會長。其後,詹天佑一直發揮所長,為中華鐵路建設鞠躬盡瘁。

除了鐵路建設,詹天佑還有一光榮事蹟流傳至今,便是與妻子恩愛相守,從不納妾。眾所周知,在清末民初,不少成功人士都是三妻四妾,著名的廣州十三行行商潘士成有50個妻子。康有為是開風氣之先的人物,注重婦女解放,到晚年卻接二連三納妾。而梁啓超是中國最早提倡一夫一妻制的學者,他還創立了「一夫一妻世界會」,但晚年他也納了側室。即使是留學國外喝過洋墨水的人,納妾的也不少,如唐紹儀、嚴復、馬寅初等,而詹天佑對他的妻子譚菊珍始終如一,終生奉行「一夫一妻」制。

譚菊珍是詹天佑父親好友譚伯邨的女兒。當年清政府招考赴美留學幼童時,就是譚伯邨獲悉了消息,力促詹天佑報名的。當時詹天佑的父母對於兒子遠赴重洋、奔赴異國疑慮重重。譚伯邨提出:「只要天佑出國學習,我就把女兒譚菊珍許配天佑為妻。」詹天佑父母大為感動,遂決定送子出洋。

留洋在外,難免會接觸到外國思想,想必詹天佑會抗拒這「娃娃親」,以「自由戀愛」或是「反對封建」的理由另找進步才女,過紅袖添香的日子,但詹天佑不僅欣然接受了家長給定下的娃娃親,還與妻子譚菊珍感情深厚,相濡以沫。而1884年,南洋水師全軍覆沒,經歷過戰爭的詹天佑也被分配到了黃埔水師學堂。一個鐵路專家被拋到海上,還有危險的戰事,這足以讓任何未婚妻放棄了,但是譚菊珍沒有,還是一心一意要嫁給詹天佑。

1887年,詹天佑26歲時,與譚菊珍舉行了結婚典禮。此後,夫妻感情篤厚,相伴一生。菊珍身體不好,周圍人都勸他納妾,可他直接嚴詞拒絕,表示這輩子只會娶一個妻子,不僅不會納妾,連背叛婚姻的事情都不會做。

詹天佑常年在祖國各地修建鐵路,譚菊珍也隨之四處奔波,不管是什麼窮山峻嶺,高原戈壁,有詹天佑的地方,就是譚菊珍的家。譚菊珍陪著詹天佑,詹天佑也寵愛著譚菊珍。譚菊珍吃飯比較慢,而工地上都是很簡陋的,到了冬天,飯菜很快就冷了。為了讓妻子吃上熱乎的飯菜,詹天佑細心地托人為譚菊珍訂製了一套保溫的飯盒,盡他所能為譚菊珍創造更好的環境。譚菊珍因為奔波操勞,所以身體不好,為此詹天佑很愧疚,他認為自己能有這番作為,都是妻子的功勞。

詹天佑承諾的終生不納妾從未失諾,他一生只和譚菊珍廝守,生了八個孩子,譚菊珍後來重病,也是詹天佑照顧病榻。所以後世人戲稱詹天佑是:「動能布軌無不軌,靜能制軌不出軌。」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詹天佑與髮妻相濡以沫

詹天佑(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第五輪全民核檢_暫發現十六陽性

第五輪全民核檢 暫發現十六陽性

【本報訊】第五輪全民核檢昨日開始,早上青茂口岸核檢站依然出現人龍,其它站點普遍人流不多,秩序大致順暢。新冠病毒應變協調中心表示,今輪全民核檢截至昨晚九時,已採樣有卅四萬九千八百四十二次,其中十五萬三千九百九十六人次已有檢測結果,均呈陰性;暫發現有十六混管樣本呈陽性。

所有在澳人士須於昨日早上九時至今日下午六時內進行本週第二次全民核檢,三歲以下嬰幼兒獲豁免(黃碼人士除外)。保安、清潔及物業管理三類人員昨日起亦須一連四天接受核檢,兩次檢測之間必須相隔至少十二小時,其核檢結果將計算在全民核檢計劃內,毋須重複進行檢測。

昨日早上八時許,青茂口岸核檢站外已出現排隊核檢的人龍,期間一度下起雨來,市民需冒著雨輪候。而關愛站提前三小時開放,同樣有不少長者一早等候,部份人由親友陪同。網上系統顯示,只有個別核檢站超過一百人等候,其餘站點大多是數十人等候,輪候時間不過二十分鐘,而現場所見很多站點更不用排隊。

衛局表示,一般站和流動核酸採樣車嚴格實施預約制,勿過早提前到達;有特殊需要人士可到毋須預約的關愛站。在出門參與核檢前須完成每天一次的自我快速抗原測試,倘呈陽性,請致電消防,切勿出門,耐心等候檢疫安排。

今次全民核檢,每人獲發十個 KN95口罩,請留意領取安排,不設補領。居民應就近檢測,避免使用大眾交通工具,輪候期間應保持一米距離,遵循現場工作人員指示。

新冠病毒應變協調中心表示,已結束的第四輪全民核酸檢測,採樣有六十三萬七千三百四十九人次,累計共有九十四管混樣樣本呈陽性,其餘呈陰性。為期兩日的第五輪全民核酸檢測已開始,呼籲居民積極響應,儘快預約儘早完成全民核檢,以及時發現風險和隱藏個案,阻截和防範病毒在社區擴散。

Read more

杜臻敍記述葡人居澳門情況

本欄上期講到,欽差大臣杜臻奉康熙皇帝聖旨,於康熙二十三年(1684)二月甲午至三月丁酉之日,到澳門巡視了四天,之後鉅細無遺地把所見所聞記錄在《粵閩巡視紀略》之中。他在《粵閩巡視紀略》第二部分,敍述了葡萄牙人入居澳門的經過以及清初對澳門西方人的政策,並提及了大家所熟悉的明末時期的耶穌會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

《粵閩巡視紀略》第三部分,杜臻接著第二部分的內容,主要介紹了他在澳門所見到的天主教、教堂、尤其是教堂的樂器,他寫道:

「其所事之神曰天主,高其觀堂,備極華飾,京省皆有之,而在嶴門者為尤盛也。其像為女子抱一小兒,被服珍怪,障以琉璃,望之如生女子,曰天母,名瑪利亞,所抱兒曰天主,名耶穌,漢哀帝時人也。其室之右有風琴台,縣銅絃琴,時時自鳴。又有鉦鼓管簫諸器,藏機木櫃,聯以絲繩,輪牙紛錯,互相擊撞;旋轉既窮,則諸音自作,如出乎口。左為定時台,巨鍾復其上,飛仙立台隅,操椎擬鍾,亦機轉之,按時扣擊,子一丑二,以至亥刻,十二擊,無少爽,前揭圓盤,書十二辰日加某時,則蟾蜍銜籌指其位。主其教者,道士也,無室家,在嶴者方姓,諸編户皆有室家。」

由上面的文字描述中可看到,杜臻對教堂的觀察甚為細微,連教堂的樂器擺放位置,樂器外型和操作原理都一一記下,亦詳細地描述了報時鐘的操作方法。

杜臻在澳門只逗留了四天,他對當時的澳門天主教的認識當然很膚淺,但明顯較明朝中後期一部分士大夫對天主教的認識為準確。他稱耶穌為漢哀帝時期的人物,可見,他讀過當時在中國的西洋傳教士撰寫的有關天主教的著作。

關於杜臻所描寫的教堂,那應該是大三巴教堂,當時澳門當地華人居民稱為三巴寺,三巴取其音,寺是用自己熟識的佛教建築物來套用在西式教堂的叫法。由於杜臻所描寫的教堂及其內的樂器非常詳細,以至於後來到澳門的工部主事龔翔麟,對於大三巴寺的教堂和樂器描寫,幾乎是全部照抄杜臻的這一段文字。

(本系列待續)

欽差大臣杜臻眼中的澳門系列之五

杜臻敍記述葡人居澳門情況

紅圈所示是《澳門紀略》中繪畫的三巴寺(約1748年)(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望有明燈

全民核檢在預知情況下初步有六輪,這種密集性強檢,在最初或許令人抱有希望,及時找到個案跟手隔離,清零並非不可能。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陽性個案穩步上升,全民核檢在打斷傳播鏈的作用上,變得愈來愈不明顯。無錯,陽性個案通過核檢的確可以被抽出,但基本上是阻止不了傳播。縱使政府仍深信用這種手段可以達到最終目的,但人們已開始質疑其效用。往後還有多少輪強檢,無人知?衛局能告訴大家的就是視乎疫情發展作評估分析。

個案的出現是衛局預計之內,但卻無法預測疫情何時結束。要是全民核檢沒有推行的時間表,就會成為一種流於表面的防疫措施,勞民傷財。當然,現時本澳疫情形勢,是否已不能清零?筆者唔想斷言,大家都希望疫情可以盡快過去,但相信六輪強檢也難做到清零,乃至放寬限制。值得留意是,目前的疫情要是因相關措施勉強被壓抑住,可能會給出一個錯誤的信息,讓衛局認為假以時間就有至勝的機會,而不自覺地繼續實施影響著社會大眾的防疫措施。

現時本澳是否仍處於爭分奪秒的防疫形勢之下,抑或走上不惜工本的長期作戰之路,只有當局最明白。從目前看,醫療系統即使未爆煲也會疲勞,時間久了,或會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突然斷裂,猶如定時炸彈,相當危險。而前線人員單是應付紅黃碼區居民的需要已一頭煙,黃碼人士數量更不斷膨脹,對他們的限制措施也得微調,在風險中求出路,但對於以堅守作為防疫原則來說,絕不是好事。六輪全民核檢後,希望有明燈!

山草

Read more

昨快測有十八人呈陽

昨快測有十八人呈陽

【本報訊】前日共有五十四萬八千人次上傳自我快測結果,經核實後,共有卅三人抗原檢測呈陽性,其中廿五宗屬社會面個案、八宗屬管控期發現個案。而昨(6)日截至下午三時,共四十一萬三千人次上傳檢測結果,經核實後,共有十八人抗原檢測呈陽性,其中十三宗屬社會面個案、五宗屬管控期發現個案。目前,已安排相關人士作進一步的檢測,核實相關檢測結果。

另外,應變協調中心提醒居民前往全民核酸檢測站前,要先進行一次快速抗原檢測。若檢測結果為陰性,進入核檢站時,須出示載有快速抗原檢測結果為陰性的澳門健康碼或檢測結果陰性的照片,否則不能入站。若檢測結果為陽性,除在澳門健康碼作出申報外,不論是否有發熱、呼吸道症狀等不適,應儘快召喚救護車(電話:119、120或2857 2222),本人及同住人必須留在家中耐心等候當局安排的救護車運送至檢疫地點。

而第五輪全民核酸檢測同樣是不設豁免檢測期 ,今日下午六時後仍未接受採樣的在澳人士,澳門健康碼會被轉為黃碼。根據相關規定,黃碼的居民可能被拒絕進入公共場所、不能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和不能離境,並由警察送至指定地點接受檢測,在原地等候直至核酸檢測結果陰性才能離開,拒絕檢測者須接受十四日指定地點醫學觀察。

Read more

按快富樓長者需要_保障醫療健康膳食

【本報訊】被列為紅碼區的筷子基長者社屋快富樓,共有五百五十六名長者居住,當中約有八名住戶有特殊照顧需要。社工局表示,大部份長者可自理,但部份有洗腎或藥物需要,社局已與衛生局協調,包括覆診改期和安排特定醫療場所洗腎等,保障長者醫療健康。

社工局家庭及社區服務廳廳長李麗萍稱,會每日致電關注長者的狀況及了解抗原快測結果,並與市政署派出約五十名人員協助快富樓維生支援工作,昨日早上已提供適合長者的早餐和食物,包括麥皮、肉碎飯等。

明愛匯暉長者中心亦派員進駐快富樓,為有需要長者提供協助,總幹事潘志明稱,明愛現時有八至九人為快富樓長者提供協助,包括提醒長者勿步出居所到大廈走廊、安撫長者情緒、說明管控限制,以及為長者打針等。

維生支援小組昨日早上對筷子基長者社屋快富樓進行洗樓排查,並送上早餐、食物包等物資。考慮到長者膳食需在健康和味道間取平衡,維生支援小組特別提供較軟及容易咀嚼的食物,熱食的米飯會較鬆軟,麵包以咸味為主,食物包內配有即食咸麥皮等,盡量符合長者的膳食需要。部份需要特別照顧的長者則由社工局提供特別膳食。除熱食外,如有長者希望自行煮食,維生小組亦會提供蔬菜凍肉食物包。

另外,洗樓排查時,為確保封控期間與長者保持聯絡,維生小組即場試打長者提供的聯絡電話以確保號碼無誤。

按快富樓長者需要 保障醫療健康膳食

Read more

大部份染疫者無症狀_醫療需求低酒店隔離

【本報訊】本澳今波疫情至今陽性個案須已過千宗,但絕大部份是無症狀感染者,醫療需求低,八至九成感染者在酒店隔離,只需要基本醫療支援。而目前在高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確診病人情況穩定。

山頂醫院醫務主任李偉成昨日表示,疫情至今已有過千病例,絕大部份是無症狀感染者,但醫療需求低,八至九成感染者現入住酒店隔離,亦只需基本醫療支援,包括症狀治療或服食中藥便能很好控制症狀。

他稱,omicron病情對肺部影響輕微,目前需提供較多醫療照顧的是慢性病患者、本身不適合打疫苗、懷孕等高風險人士,會安排至路環高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而昨日新增兩名腎衰竭病人,平時需透析,經衡量已安排至路環高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治療。

李偉成指出,根據其它地區經驗,最擔心是新冠病人無合適處理流程時,對醫院急症室有較大衝擊,影響到提供正常醫療服務。目前經合理調配,已大大紓緩急診壓力。本澳非感染人士仍有其它不同的醫療需要,衛局將不斷動態研判合理使用。根據早期醫療預案,若醫療機構收治逾一百人,若醫療機構負荷大會啟動下一級預案,包括啟動方艙醫院、清空山頂醫院普通病房轉作隔離病房收治新冠病人等,會審視實際情況啟動其它醫療設施。

李偉成表示,目前在高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確診病人情況穩定,現時有一名危重患者須深切治療,情況趨於穩定;另有四名長者需使用氧氣呼吸機,他們肺部炎症情況不算嚴重,當中有兩人平時就需要呼吸機輔助。另外,現時高頂臨床中心有三名懷孕婦女住院,當中一人為懷孕較早期,兩人為中期。另有兩名孕婦一般情況良好,已被安排入住醫觀酒店隔離。而前日有一名懷孕三十八周婦女,因丈夫確診被列為密切接觸者,衛局安排產科檢查,經評估暫未有分娩跡象,已安排入住酒店醫觀隔離。

其他患者中,有七人未足一歲,十八人為二至三歲,兒科醫生正密切關注他們情況。

大部份染疫者無症狀 醫療需求低酒店隔離

Read more

劉備的江山——哭出來

在《三國演義》中,劉備仁慈溫和,沒有曹操的大氣威武,也沒有孫權的年少有為,他個人比較偏向於中庸,是典型的溫潤之人,他從一介草民到後來能與曹魏共分天下卻是不爭的事實,可劉備何以能打下一片江山的呢?民間有句俗話是說「劉備的江山,是哭出來的」,似乎是點破了劉備善用哭來籠絡人心的真實,這個說法似乎是來自於《三國演義》中對劉備擅哭形象的總結。

在《三國演義》中,劉備到底有多擅哭?我們首先說一說第一哭,劉備佔據荊州不歸還。眾所周知,赤壁大戰後,劉備按諸葛亮的安排,用詭計奪取了當時的軍事重鎮—東吳的荊州之地。當時將東吳的大將周瑜,氣得金瘡迸裂,誓要與劉備決一死戰,經魯肅勸說才罷兵言和。周瑜認為劉備佔據荊州,一定居心不良,便命魯肅去向劉備討回荊州。這時,劉備以輔助侄兒劉琦為理由賴著不還。劉琦死後,魯肅又去討荊州,哪知劉備無話先不說,而是雙手蒙臉大哭不已。並且,哭得天昏地暗,地動山搖。令魯肅不禁驚慌失措,急忙問道:「皇叔何如此?難道小人有得罪之處。」 面對劉備的哭得淚濕滿襟的樣子,魯肅則有些膽戰心寒。最後,魯肅只好無奈地空手回。這次,劉備的哭泣,雖然這是無賴之舉,但卻給自己留下了立足之地。但他的心思明明是要霸佔荊州,卻裝出了一副可憐相。

第二哭,是為了三國五虎上將之一的趙雲。趙雲一人千里走單騎,在萬馬軍中殺退重重包圍,救了劉備的兒子劉阿斗。沒想到劉備,接過兒子後,竟然往地上一摔,隨即大哭:「你個小兔崽子啊,為了你,差點兒犧牲了我一員大將!」這便是劉備摔阿斗,這一哭一摔的,把趙雲感動到幾乎「以身相許」,成功把這個五虎將收歸麾下。

第二哭是為趙雲,第三哭便是關羽了。劉備定西川不久,關羽因剛愎自用,大意失荊州後,又敗走麥城賠上了性命。這時,劉備要親率大軍前去討伐吳國,立誓要為關雲長報仇。諸葛亮等人極力勸阻,認為若是率百萬大軍討伐東吳為兄弟報仇,是存小節而失大義。劉備說:「孤與關、張二人桃園結義時,誓同生死。今日雲長已亡,豈能獨享富貴乎?若不雪恨,乃負昔日之盟也!」說完,便大哭地昏倒在地上。被救醒後,劉備又大哭不已。並且,一日哭昏過三五次,終日淚如泉湧,直哭得淚濕衣襟,血淚斑斑的。令諸葛亮、張飛等眾人,無一不感動。因此,他這一痛哭,卻哭出了「義」的形象來。

其實在《三國演義》中,劉備至少哭了三十次以上,而把別人感動哭的次數也有二十餘次。里三番五次的描寫劉備的眼淚,當然不是表現他的軟弱,而是,想以此表達劉備仁義,智謀,圓滑,甚至是無奈。

大家都知道,諸葛亮在出山時,水鏡先生司馬徽就說了,諸葛亮雖得明主,卻不得時矣。要知道,劉備打天下的條件要比曹操,孫權差的多。曹操有宦官背景,家族勢力幫助,孫權直接繼承了六郡的基業。劉備的長處,卻正是在無奈中尋找機會,在困境中崛起。他與其他諸侯相比,起步太晚,太低,在那個諸侯紛爭的時代,劉備依附公孫瓚,袁紹,曹操,劉表,孫權,劉璋,幾乎每次都是剛落腳,都要被趕盡殺絕。而後,帶領諸葛亮、關羽、趙雲、張飛等人謀天下,也是困難重重,只能用眼淚和汗水,換回一點應有的報酬,所以在《三國演義》中,劉備的江山確實是哭出來的。

劉備的江山——哭出來

劉備畫像(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