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跨境暴力貴利集團兩地警共拘六十八人

司警拘跨境暴力貴利集團六男女

破跨境暴力貴利集團兩地警共拘六十八人

【本報訊】內地警方與司警聯手破獲一個跨境暴力貴利集團,合共拘捕六十八名主腦、骨幹及成員,其中六人被司警拘捕。集團運作一年,專門在本澳賭廳向內地客放數,最少涉十四宗案件,放貸額達四百二十萬港元,獲利不少於一百萬元。

在本澳最新被司警拘捕六人包括四名內地男女(三男一女),年齡介乎二十八歲至四十二歲,分別報稱商人、扒仔、售貨員、無業;兩名本澳男子年齡二十九歲至三十八歲,報稱司機。涉高利貸、犯罪集團、清洗黑錢等,已於上月(十二月)底送交檢察院處理。

案情指,司警去年二月初分析高利貸犯罪時,得悉一個以內地人為首的貴利集團,專在本澳賭廳向內地客放數,條件是先扣底借貸額的百份之五至一成,賭百家樂每局勝出抽投注額一至兩成作利息,同時扣起證件及簽借據。集團由去年一月開始運作,最少有十四名債仔被禁錮,借貸額共四百二十萬港元,集團獲利不少於一百萬港元。集團專門選擇租用唐樓禁錮債仔,期間會毆打及拍裸照追數,並會將片傳給家人,十四名事主中,最長被禁錮六天。

去年三月,司警在本澳拘捕十六名成員,其中五人已被羈押路環監獄。司警其後與公安部聯合調查案件,得悉該集團分工明細,上線主腦長期在內地指揮,中層骨幹管財務及招攬下線,而下線負責搵客,陪賭抽息及禁錮。有成員亦會在賭廳開戶調撥資金放數,亦有成員從這些帳戶提款,再轉至他人的帳戶。

調查至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公安部統籌下採取行動,於內地十一個省市拘捕四十多名集團成員及骨幹。司警同日在本澳三間酒店以及關閘口岸,拘捕涉案的六名男女,起出多份借據、多部手機及數十萬元現金;疑犯承認犯案。

整個集團被兩地警方至今合共拘捕六十八人,正進一步調查案件。

Read more

老翁設投資移民騙局呃客一百八十萬被捕

老翁設投資移民騙局呃客一百八十萬被捕

【本報訊】一名本澳老翁涉設“投資移民”騙局,詐騙一名內地人一百八十萬港元,只協助辦理到臨時逗留證便無下文。司警接報調查拘捕該名老翁,追查騙款的下落。

被捕的本澳男子姓陳,現年六十八歲,退休人士;涉相當巨額詐騙送交檢察院處理。案中的事主為內地人。

案情指,早在二零一六年事主來澳旅遊期間,向朋友透露想在本澳定居,其後透過朋友介紹認識涉案的陳某,有人訛稱“熟路”可協助申請。陳某著事主可先在本澳開設一間食品公司,再向貿促局申請“移民定居”,事主按指示交付一百八十萬港元。陳某其後協助事主開設公司,翌年下旬成功協助事主取得臨時逗留證,接著便不停拖延,事主見遲遲未有消息,曾提出民事訴訟,結果才得悉貿促局曾著申請者(事主)補交資料,但陳某從無提及過,導致最終該居留申請被取消。

司警接報調查鎖定目標,至本月二十一日在北區某單位拘捕陳某,其承認確實有協助事主開食品公司,及向貿促局申請定居,當中花費了八十萬元,其餘的一百萬元拒絕交代去向。案件有待進一步調查。

Read more

扮義工探望視障人士_兩老婦偷近四千就擒

【本報訊】一名本澳老婦涉串謀友人假冒某社服機構員工,到曾探訪過的一名七旬獨居視障人士家中“做義工”,期間偷走對方放在客廳的三千八百澳門元。治安警接報調查拘捕兩人,案件有待跟進。

被捕兩人年齡均六十多歲,本澳居民,女,無業;分別姓梁及姓韋;涉盜竊送交檢察院處理。案中的男事主七十多歲,本澳居民,視障人士。

案情指,涉案的梁女早前曾任職老人院,期間曾探訪過男事主位於北區的住所,因而知悉其是獨居及視障。梁女離職後,本月二十二日與友人韋女閒談期間,突然提出假扮“義工”再到男事主家中偷竊。兩人當日早上十一時到達男事主家中,訛稱是某社會服務機構人員,成功入屋後,韋女向男事主噓寒問暖約三分鐘,梁女則不作聲,之後四處在屋內打量,趁機偷走男事主放在客廳的一封利是及現金。兩人“探訪”完畢離開,同日下午四時,男事主才發現家中失竊,隨即致電查詢有關社服機構,證實早上有人冒認義工。兩日後(二十四日)男事主才報警求助,報稱損失三千八百澳門元。

治安警經調查鎖定目標,同日在梁女住所將其拘捕,根據線索稍後時間於商業大馬路再拘捕韋女。兩人承認犯案,贓款已平分。

扮義工探望視障人士 兩老婦偷近四千就擒

治安警拘涉扮義工偷竊的兩名老婦

Read more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在古代,讀書一直被上層階級所壟斷,一般人想入學堂並不容易,在三國時期亦是如此,不過讀書人的地位向來不低,因此他們也會看不起「白丁」,當時東吳的猛將呂蒙便是例子,因為學識淺陋,便被後世取笑為「吳下阿蒙」。不過,呂蒙也是一個積極上進的猛人,從此發奮圖強,飽覽詩書,最終創下「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的勵志故事。

呂蒙,字子明,汝南郡富陂縣(今安徽阜南東南)人,少年時即隨姊夫鄧當渡江。呂蒙的姊夫鄧當為孫策部將,呂蒙年僅十五六歲即隨軍出征。鄧當死後,呂蒙代領其眾,隨孫權徵戰各地。與劉表部將黃祖作戰時,呂蒙為先鋒,陣斬陳就,受任橫野中郎將,賜錢千萬,在赤壁之戰中,呂蒙與周瑜、程普擊敗曹軍圍曹仁於南郡,曹仁敗走,進據南郡,晉位偏將軍,任潯陽縣令。

呂蒙初不習文,孫權開導他和另一個勇將蔣欽說:「你們如今都身居要職,掌管國事,應當多讀書,使自己不斷進步。」呂蒙推托說:「在軍營中常常苦於事務繁多,恐怕不容許再讀書了。」孫權耐心指出:「我難道要你們去鑽研經書做博士嗎?只不過叫你們多瀏覽些書,瞭解歷史往事,增加見識罷了。你們說誰的事務能有我這樣多呢?我年輕時就讀過《詩經》、《尚書》、《禮記》、《左傳》、《國語》,只是不讀《周易》。自我執政以來,又仔細研究了『三史』(《《史記》、《漢書》、《東觀漢記》》及各家的兵法,自己覺得大有收益。像你們二人,思想氣質穎悟,學習一定會有收益,怎麼可以不讀書呢?應該先讀《孫子》、《六韜》、《左傳》、《國語》以及‘三史’。孫子曾經說過:‘整天不吃、整夜不睡地空想,沒有好處,還不如去學習。’東漢光武帝擔任著指揮戰爭的重擔,仍是手不釋卷。曹操也說自己老而好學。你們為什麼偏偏不能勉勵自己呢?」呂蒙從此開始學習,專心嘞奮,他所看過的書籍,連那些老儒生也趕不上。

魯肅繼周瑜掌管吳軍後,上任途中路過呂蒙駐地,呂蒙擺酒款待他。魯肅還以老眼光看人,覺得呂蒙有勇無謀,但在酒宴上兩人縱論天下事時,呂蒙不乏真知灼見,使魯肅很受震驚。酒宴過後,魯肅感嘆道:「我一向認為老弟只有武略,時至今日,老弟學識出眾,確非吳下阿蒙了。」呂蒙道:「士別三日,但更刮目相看。老兄今日既繼任統帥,才識不如周公瑾(周瑜),又與關羽為鄰,確實很難。關羽其人雖已年老卻好學不倦,讀《左傳》朗朗上口,性格耿直有英雄之氣,但卻頗為自負,老兄既與之相鄰,應當有好的計策對付他。」他為魯肅籌劃了三個方案,魯肅非常感激地接受了。

從此,呂蒙與魯肅的「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便被後人所流傳,比喻即使多日不見,別人已有進步,即不能再用老眼光去看人。

呂蒙畫像(互聯網圖片)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魯肅畫像(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周恩來同意葉劍英加入中國共產黨

葉劍英系列之四

周恩來同意葉劍英加入中國共產黨

上回提到葉劍英因蔣介石背叛革命,其後蔣介石又發起白色恐佈,意圖剷除共產黨,使國共第一次合作破裂。其實作為蔣介石嫡系軍官,葉劍英宣佈反蔣時,蔣介石並不相信,甚至屬下三次報告都不相信葉劍英會背叛自己。

話說葉劍英決定反蔣,在江西召集全師軍官開會並親自起草和領銜簽發了反蔣通電。第四軍副軍長陳可鈺將這件事報告給蔣介石時,蔣介石說:「葉師長不會反對我們的。」陳第二次又去報告:「葉師長真的反對我們。」蔣介石說:「好啦,知道了,你下去吧。」通電反蔣後,葉劍英率領一批左派軍官離開了江西吉安,赴武漢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第四軍參謀長;留下的左派軍官發起吉安暴動。蔣介石得知二師暴動,才終於相信了葉劍英已背離他的事實,宣佈開除葉劍英國民黨黨籍。

上回也提到葉劍英的思想早已轉向了共產主義。在第四軍軍部這一段時間,進一步受到進步的思想影響。四軍里的共產黨員、國民黨左派比較多,政治工作比較活躍。在這種環境下,葉劍英對時局有了新的認識。他看到了汪精衛、譚延闓這些人已經越來越走向反動,國民黨官僚只謀一己私利,腐化墮落。只有共產黨人大公無私,真心實意地為工農大眾謀福利,能夠救中國,把革命進行到底。因此,他更加堅定了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決心。

在當時,葉劍英作為蔣介石的嫡系,若想加入共產黨並非易事,早前申請入黨就是因為這件事被擱置起來,但公開反蔣後,再要求入黨會否如願?為了能順利加入共產黨,葉劍英更是動了到共產主義出生地——蘇聯留學,到列寧的故鄉去探求共產主義。於是,葉劍英聽說鄧演達同蘇聯大使館有聯繫,便去找他幫忙。鄧演達對葉劍英雖然抱有好感,表示贊成葉劍英出洋。但鄧演達考慮到形勢複雜,要自己出面介紹,比較為難,因此沒有答應介紹葉劍英去蘇聯。

葉劍英又去找到當時在武漢的同鄉、地下黨員李世安。他把自己渴望入黨的要求和幾年來在找黨、入黨問題上遇到的波折和苦惱都告訴了李世安,希望他能想辦法介紹自己加入中國共產黨。李世安瞭解葉劍英的過去,也瞭解葉劍英的現在。他早已聽說過葉劍英的政治表現和革命志向,知道他曾多次表示過要跟隨共產黨革命到底的願望,便應承下來。

李世安心裡明白,像葉劍英這樣的國民黨高級軍官,即或是已經通電反蔣,但要在基層黨組織里討論他的入黨問題,還可能發生波折。於是,他帶著葉劍英的熱忱希望,秘密找到周恩來,向他彙報了這件事。周恩來回憶起自己同葉劍英這位年輕將領的交往,當即肯定地說:他的底子我知道,是好的,我們應當表示歡迎。

1927年7月,一直想加入共產黨的葉劍英,最終經李世安介紹、周恩來同意,中共中央批准,葉劍英秘密加入中共正式黨員。但為了保密和特殊的工作需要,黨組織暫時不要他和其他黨員進行聯繫,只讓他與李世安等少數黨員保持聯繫。

葉劍英(左)與周恩來(互聯網圖片)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李世安(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十字門先後爆發4場戰役

本欄上期講到,1276年南宋的都城臨安被蒙古軍攻佔,5歲的小皇帝宋恭帝也成了俘虜,南宋滅亡。當時南宋遺臣陸秀夫、文天祥和張世傑等人連續擁立了宋朝趙氐血脈宋恭帝之兄趙昰和弟趙昺逃到南方福建,擁趙昰為帝成立小朝廷,以期望東山再起。不過,蒙元軍隊並未放棄對這個小朝廷的追殺,希望斬草除根,斷絕漢人復興宋室的願望。

1276年11月,宋端宗趙昰在陸秀夫、陳宜中、張世傑的護衛下,率領殘軍離開福州,經泉州,南撤到廣東逃避追殺。這支宋代趙氏的殘軍所到之處,都有當地之人自願加入勤王,連同跟隨宋端走難的老百姓人數不少。據記載,當時宋軍接受30萬人,共計約50萬人一路南逃。元將劉深一路帶領約2萬元軍,分別由水陸兩路追殺宋軍。

當時,廣東的漢人對宋室十分支持,他們所到之處都獻上糧食救濟,令到宋軍仍有時間整頓,景炎二年(1277年)10月,陸秀夫等人擁宋端宗趙昰由潮州到惠州,打算到廣州,但途中聽說蒙元軍隊已迫近廣州,於是經到東莞移駐香山縣(中山市),趙昰曾暫時以當地富有的讀書人馬南寶的家為行宮,馬南寶原籍河南開封府汴梁。宋南遷時,其先祖曾到廣東新會當官,於是舉家定居於新會城。

馬南寶向宋端宗趙昰獻糧千石作為軍餉,端宗敕獎他的功勞,下召封馬南寶為權工部侍郎。不久,蒙元軍隊衝陷廣州,張世傑接報,於是舉兵護駕南逃到了井澳。

史書上稱為「井澳」的地方,是指現在的珠海橫琴深井山與澳門之間的水域。在宋代時,這片水域由4座小島,分別為西側的大小橫琴山和東側的路環、氹仔山,劃出了十字型水道,故稱十字門,亦被稱為「仙女澳」,也被稱為「香山井澳」,而現在的橫琴仍有一處叫深井地方。張世傑在井澳視察地形,認為該處有多個山頭,可以居高臨下,是非常好防守的地方,於是在井澳設立臨時行宮,安排宋端宗趙昰入住。之後,元將劉深的追兵趕到,於是從這裡開始,宋元兩軍先後展開了4次大海戰,主戰場就發生在這片十字門的水域,先後涉及50多萬人參戰,戰況相當慘烈,後人稱之為十字門海戰。

第一戰是井澳海戰,當時蒙元哈喇歹及宣府梁雄飛、招討王天祿等水師在當年11月中發現了宋軍蹤跡,於是突襲香山島,按筆者查證的資料,香山島是中國宋朝之前位於珠江出海口西岸的一個島嶼,主體部分包括今中山五桂山山脈及其附近的丘陵、平原和海濱,澳門則位於該島的南端。張世傑領兵應戰,惜戰敗,宋軍傷亡慘重,而蒙元水師一戰報捷,但因為船隻及人數遠不及宋軍,於是戰勝後即退兵。

十字門戰役之二

十字門先後爆發4場戰役

1912年的地圖,可見內外十字門海域(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兩菲漢涉毒案_交收斷正被捕

兩菲漢涉毒案 交收斷正被捕

【本報訊】一名持“行街紙”的菲律賓男子涉販毒給同鄉,兩人交收時被司警拘捕,起出市值六千元的“冰毒”,正追查毒品來源。

被捕的菲律賓男子姓LHRIOSH,二十九歲,無業,持“行街紙”;其同鄉姓PASCUA,三十六歲,外僱送貨員。涉販毒、吸毒送交檢察院處理。

案情指,司警早前接獲線報,指一名菲律賓男子在下環街一帶販毒給同鄉,經分析鎖定目標及部署。前晚趁涉案的LHRIOSH在該區與同鄉PASCUA交收時上前拘捕,在PASCUA掉在地上的一個煙盒,以及LHRIOSH住所起出合共二點一五克冰毒,市值六千澳門元。LHRIOSH承認有吸毒習慣,供稱有關毒品早前以一千四百元,向一名不知名男子購買,之後再以每小包五百元轉售圖利。兩人經驗尿證實對毒品呈陽性反應,警方正追查毒品的來源及販毒時間。

Read more

五台山名剎—塔院寺

五台山名剎—塔院寺

大白塔是五台山的著名標誌(互聯網圖片)

塔院寺,這裡原來是顯通寺的塔院,明代重修舍利塔後獨成一寺,因院內有一大白塔,故名塔院寺,是漢族地區佛教全國重點寺院之一。寺內最著名的是大白塔和文殊發塔,其他建築還有鐘鼓樓、天王殿、大慈廷壽寶殿、塔殿藏經閣,以及山海樓等,佔地面積15000平方米。

大白塔全稱為釋迦牟尼舍利塔,人們一般俗稱為大白塔,是寺內的主要標誌,同時是五台山的標誌。塔通高七十五點三米,環周八十三點三米。塔基為正方形,塔頂蓋銅板八塊成圓形,按乾、坎、艮、震、巽、離、坤、兌等八卦地位安置。塔頂中裝銅頂一枚,高約五米,覆盤二十一米多,飾有垂簷三十六塊,長兩米多。

院寺坐北朝南,由橫列的殿院和禪堂僧舍組成,以舍利塔為中心,排列著大雄寶殿、藏經閣等建築,中軸線上的建築有影壁、牌坊、石階、周門、山門、鐘鼓樓、天王殿、大慈廷壽寶殿、塔殿藏經閣,以及山海樓、文殊發塔等建築,有殿堂樓房一百三十餘間。

大白塔的下層是殿宇,俗稱塔殿,內有文殊、觀世音、普賢、地藏四菩薩和釋迎佛像。本欄前期已提到,五台山有著青廟(漢傳佛教)和黃廟(藏傳佛教)共存的文化,一個寺院可能有著兩者的特色,清代時曾將部分青廟改為黃廟,青衣僧隨之改為黃衣僧,因此,這裡又有了漢族的喇嘛。青廟的首寺是上期講述的顯通寺,黃廟的首寺則是菩薩頂。

寺內藏經閣內木制轉輪藏共33層,各層放滿經書,現存經書兩萬多冊,是名副其實的藏經殿。

文殊發塔在塔院寺方丈院後方,和方丈院僅一牆之隔。塔的形狀和大白塔相仿,但沒有大白塔高,也不像那樣雄偉,它高僅兩丈餘。至於為何叫文殊發塔?這裡有一個有關文殊菩薩顯靈的故事。據《清涼山誌》記載,在北魏年間,五台山的大孚靈鷲寺(現顯通寺)每年三月都會舉行大型的「無遮齋會」,即不論道俗、不分貧富貴賤男女,都可參加此盛會。一天,一位貧窮的婦人抱著兩個小孩,並有一隻小狗跟隨著,來參加法會。貧婦因為沒有錢可以佈施,就剪下自己的頭髮做供品,佈施不多但要求卻不少,知客僧耐着性子給她和兩個孩子及那條狗都分了飯,但這貧婦説肚子裡還有個孩子要吃飯,惹得知客僧大怒。這時貧婦吟了二段偈文:「苦瓜連根苦,甜瓜徹蒂甜;三界無著處,致使阿師嫌。」然後登至虛空,化菩薩相,狗變為獅子,二個兒子為二天童子,雲光飄渺。又說偈曰:「眾生學平等,心隨萬境波;百骸俱舍盡,其如憎愛何!」這時,所有參加法會的人紛紛跪下哭道:「文殊菩薩!請開示平等法門,我等奉行!」然後,虛空中又出現聲音,偈曰:「持心如大地,亦如水火風;無二無分別,究竟如虛空。」知客僧自恨不識真聖,反而怒言相責,取刀欲剜己目,為大眾所阻,從此,寺方以貧婦所佈施供養的頭髮,建塔供養。

顯通寺(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一雞死一雞鳴

滋擾性推銷電話向來令人厭煩,其中涉及美容推銷尤為多。由於市民投訴不斷,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多年來持續打擊該類違法推銷行為,過去處罰過不少相關的私人機構,部份更被點名譴責。根據個資辦發出的新聞稿指,自二零一七年至今,超過十間私人機構被罰款共逾一千二百萬元。縱使處罰的金額非少,但違法推銷的電話仍然響過不停,究竟是罰則欠阻嚇力?還是一雞死一雞鳴?為了能提升業績而以身試法!

在個資辦的嚴厲打擊下,市民都能察覺到美容推銷電話有所收歛,或者被罰款後都要回一回氣。不過,推銷電話又豈止關心你的容顏,更想到大家的住屋需要,房地產推銷電話就如後浪般出現。事實上,以筆者的悶煩經驗,現時接到樓盤推銷電話,大多是鄰近地區的樓盤,來電數量遠遠蓋過美容推銷電話,一個收線又來一個,最後索性無名無姓的電話一概不聽,雖有點斬腳趾被沙蟲,但實在無咁多耐性和口水。

針對違法推銷樓盤電話,個資辦也採取過打擊行動,資料顯示,近月便有兩間地產公司被罰款共四萬四千元。但對比起打擊美容推銷電話,個資辦或許要同樣積極。樓盤或美容推銷電話性質大同小異,有種氹你落疊的感覺。當然,不能否定有人會接受這種模式的宣傳推銷手法。重要是這類電話始終牽涉到個人資料、私隱保護問題,並不只是滋擾般簡單。需要思考更有效的打擊方法,諸如研究透過科技來攔截「不速來電」,騷擾已經事大,要是騙局事更大,市民自己都要提高警覺。

山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