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想像般容易

本澳新冠疫情未能在社會面清零之下進入鞏固期,在相對靜止期最後一天,當局在社區發現一宗陽性個案,且未找到該個案的感染源頭。雖然社區只發現一宗陽性個案,但正如衛生局稱,只要有社會面個案,意味風險仍存在。而靜止期最後一輪全民核檢,結合重點區域核酸檢測,則累計共有兩管混樣樣本呈陽性,明顯地,病毒尚在社區傳播。如此一來,鞏固期的放寬,有機會令社會面陽性個案數字反彈,之前的強制措施也將前功盡廢。

在無法長期管控全城市民的日常生活下,政府硬著頭皮採取相對靜止措施,嘗試將疫情全面壓下,從實際情況和感染數字上看,不能說是失敗,但也不算是成功,到目前為止,依然在零個案的水平線上掙扎。相對靜止措施,連落街散個步都唔准,加上密集式全民核檢,尚且未能將社區傳播風險徹底排除,試問鞏固期又怎可能做到這一目標?就連政府都唔相信自己,所以要繼續頻密核檢的人群範圍不斷增多,只有留在家中的市民才可避免。

現時除七類重點人群外,一般離家上班的打工仔都要核檢,菲律賓籍人士也因為風險評估曾被列為重點人群,還有大範圍的重點區域都需要核檢,且重點區域隨時有增無減。在社會面清零的要求下,又要滿足市民外出活動的渴求,核酸檢測基本上不可能停止,全民要每日申報快測,可見一斑。對於一個有生氣的城市而言,清零並非想像般容易。現時只能期望鞏固期內,社會面陽性個案不會反彈,否則防疫措施勢必要再硬起來。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