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固期延至八月二日_若疫情穩定逐步解禁_餐飲可堂食須先核檢

鞏固期延至八月二日

若疫情穩定逐步解禁

餐飲可堂食須先核檢

政府計劃延長鞏固期至八月二日

【本報訊】衛生局傳染病防控處處長梁亦好表示,鑑於本澳已連續 四天無社區個案,若今明兩日陽性個案維持低水平或源頭明確,以及若今周六、日全民核檢情況理想,會繼續延長鞏固期三天至八月二日凌晨零時。如果疫情無惡化,“鞏固期”結束後隨即進入穩定期,防疫措施會逐步放寬,包括開放堂食,但須限制人數及持有四十八小時核檢證明。

梁亦好昨日表示,若本澳(持續)陽性個案維持低水平或源頭明確,加上今周六及周日全民核檢情況理想,經衛局持續評估後,將於下月二日零時結束鞏固期,隨即進入穩定期。至於進入穩定期的標準,首要確保感染低水平和感染源頭明確,每個個案之間有關聯等。

梁亦好稱,本澳若順利進入穩定期,防疫措施會相應放寬,例如開放餐廳堂食,由於需要脫下口罩進餐會增加風險,因此會限制人數以及須出示核檢採樣要求證明,而一些需長期逗留的對外服務場所,例如補習社和持續進修中心等,可能要提供四十八小時核檢採樣證明。而自行快測相信會維持一段較長時間,政府會持續提供抗原檢測包。在進入相對穩定狀態的初期,全澳門居民仍然需要每天進行自我抗原檢測,重點人群仍然需要維持較高頻次的核酸檢測,離家工作人群的核酸檢測可以在現時兩天一檢的基礎上逐步放寬,例如改為三天一檢等。

應變協調中心表示,倘本澳進入疫情相對穩定狀態,屆時或會要求居民進入一些在場內需除下口罩或逗留時間較長的特定場所時,需要出示四十八小時核酸採樣證明,且不能以快速抗原測試代替。此舉亦與離家工作人群核檢安排的要求一致。

至於暫停營運的購物中心和室內裝修可能有限度提供營運,衛局會評估有結果會盡快公佈。梁亦好表示,考慮到部份戶外工作行業長期佩戴 KN95口罩可能出現困難,接下來亦會評估是否有條件放寬只佩戴外科口罩以上規格,但室內場所仍建議佩戴 KN95口罩或以上規格。

Read more

電騙冒反詐中心呃錢_司警籲時刻保持警惕

【本報訊】近日司法警察局接獲多名市民舉報,稱遇到懷疑假冒反詐中心人員的電話詐騙,並遭受損失。鑑於假冒政府部門或機構的電話詐騙案件時有出現,騙徒作案手法多變,司警局呼籲市民須時刻保持警惕,慎防不法之徒伺機套取個人資料或詐騙金錢。任何司法機關和警察機關均不會“線上辦案”,也不存在所謂“安全帳戶”及“資金審查”,倘接獲類似的電話,應立即掛線。

司警表示,事主接獲來電顯示為“+86 20”開頭的陌生電話,對方自稱為內地反詐中心職員,指事主散佈涉及疫情的謠言或滋擾短訊,事主立即否認;稍後,一名自稱為內地公安局警官的男子致電事主,指事主身份資料被盜用並涉及清洗黑錢犯罪,基於案情相當嚴重,對方要求事主下載一個通訊軟件作聯絡,並使用通訊軟件傳送疑似警員證或以公安局辦公室為背景與事主“視頻辦案”。

事主按指示下載後,上述“警官”即透過該通訊軟件聯絡事主,事主按其指示上傳證件圖像及個人相片,又登入對方提供的一個網址並填寫資料,包括姓名、證件號碼、銀行帳戶號碼、提款卡號碼,以及相關密碼和驗證碼等;其後事主登入網上銀行軟件檢查帳戶時,發現帳戶內的金錢已被人轉走,懷疑自己遇到詐騙,遂向本局舉報。

司警提醒市民多關注警方的防罪資訊,提高個人防範意識;接到來歷不明的電話時要保持警覺,不要相信陌生人所聲稱的任何身份和事宜,應循可靠渠道核實查證;切勿盡信來電顯示的號碼,不法份子可以通過軟件偽造來電號碼,讓市民誤以為該通來電由所聲稱的機關撥出;切勿向陌生人透露個人資料,尤其是身份資料、銀行帳戶資料、密碼及驗證碼;分享防騙資訊,提醒身邊親友慎防受騙;

懷疑遇到詐騙或其它犯罪時,應立即致電司警局報案求助。

電騙冒反詐中心呃錢 司警籲時刻保持警惕

Read more

重點區域人群_檢測至今陰性

【本報訊】應變協調中心表示,重點區域人士、重點人群及離家工作人群核酸檢測,前日採樣二十三萬八千四百八十七人次已有檢測結果

, 均呈陰性;前日起至昨日下午三時累計已採樣七十六萬六千九百四十八人次。

應變協調中心強調,考慮到相關人士的感染風險較高,故上述所指的人群,包括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之後出生的嬰幼兒、不良於行且需人照顧的長者或殘疾人士也不獲豁免,均需參與核檢;此外,亦提醒出門前須進行一次快速抗原檢測並透過澳門健康碼申報檢測結果,檢測結果為陰性方可到核檢站進行核酸檢測。若檢測結果為陽性,除在澳門健康碼作出申報外,不論是否有發熱、呼吸道症狀等不適,應儘快召喚救護車(電話:119、120或2857 2222),本人及同住人必須留在家中耐心等候衛局安排的救護車運送至檢疫地點,衛局會統一安排進行核酸檢測。

為免因於澳門健康碼內申報或選用的地址未有及時更新或輸入錯誤而被列入封控或防範區,導致澳門健康碼轉為紅或黃碼,應變協調中心呼籲居民儘快檢視澳門健康碼內“在澳常居地點”資料。如申報地址不正確或不確定選用存於身份證明局的住址是否已更新,請立即於澳門健康碼內重新填報。

重點區域人群 檢測至今陰性

Read more

連續四日社區零感染

連續四日社區零感染

【本報訊】本澳今波爆疫一個多月以來,前日首次無新增新冠陽性病例,同時連續四日社區零新增個案。今波疫情累計有一千八百一十六例。

應變協調中心表示,本澳前日無新增陽性個案,包括:紅碼區和醫學觀察酒店零例、密切接觸者零例、重點區域及重點人群核檢發現的陽性零例、其他人群零例;自上月十八日起累計維持共有一千八百一十六例。此外,截至昨日早上八時,流行病學調查方面,共跟進人次、核心密切接觸者、非核心密切接觸者(即共同軌跡人士)、次密切接觸者、一般接觸者、陪同人員,維持一樣,沒有變化。

衛生局傳染病防控處處長梁亦好表示,現時本澳仍處於疫情防控鞏固期,即還有感染風險,呼籲僱主安排僱員勿在辦公室同一時間進食,因為若除下口罩,感染風險會比較高,希望僱主和僱員保持好溝通。

有傳媒引述博企員工反映,工作期間不能帶飯,亦不允許進食自備飯盒或叫外賣。梁亦好呼籲不同機構留意適當安排,衛局的指引亦建議企業盡量通過安排上下午班,讓員工既能上班,亦能滿足食飯等其它各項要求。衛生局的指引並沒有規範員工用餐的食物來源,主要評估風險,明確要求員工不可於同一場所一同進食,只能單人單間進食,又稱衛局稍後亦會將相關意見向博監局反映。

Read more

葡人在市議會接待杜臻

本欄上期講到,欽差大臣杜臻奉康熙皇帝聖旨,於康熙二十三年(1684)二月甲午至三月丁酉之日,到澳門巡視了四天,之後鉅細無遺地把所見所聞記錄在《粵閩巡視紀略》之中。他在《粵閩巡視紀略》第四部分前部分,介紹了澳門葡人對清朝欽差的接待禮儀。

杜臻接下來,描述了迎接他的地方的裝潢情況。他說那個館府之內,共有三層,經過旋螺路徑進入,每進一處就高一些,用了切割的石頭所築砌而成,手工精巧絕倫,牀幾都由泥金融造成。鋪設的鮮花花蕊,花瓣有數寸之厚,紅紫色很燦爛。當時葡萄人的政府機關是市議會,亦即現時的市政署大樓所在地,但現時大樓仍是拆掉舊市議會大樓所建,按照禮儀,相信杜臻所見的館府,很大可能就是被拆掉的市政會大樓。

接著,杜臻描述了接待他所見的人員外貌。他寫道接待的侍童有黑白二種,白色的人聲為白鬼,皮膚質地猶如凝結的羊脂,最為優雅美麗,惟眼睛不轉動的,與中國人不同。黑色皮膚的人稱為黑鬼,長得非常醜怪,即所講在新疆西藏、波斯等地的人。白鬼是貴族種族,大部分都帶上了他們子弟。黑鬼是低賤種族,是當僕人。筆者估計,當時接待杜臻的侍童,因為禮儀的關係而雙眼直望,因此而讓杜臻誤會侍童的雙眼不會轉動。由杜臻描述可知,當時葡萄牙人已經在澳門引入了皮膚比較深色的人來當侍從,按照當時的歷史背景,這些黑皮膚的侍從,有可能是東南亞土著人、印度次大陸的人,又或者是來自非洲的黑人,由於當時清朝對外的世界了解不多,杜臻受到認知範圍所限,故不會知道那些黑皮膚的侍從來自哪方,只是推斷是由崑崙(新疆西藏之間地方)和波斯的地方的人。

杜臻接著又描述了葡萄牙人接待他時所用的器皿,葡萄牙人貯茶用的器皿是玻璃盂,用陶盤承著,亦送來了些水果小食,全部是西方出產。這些水果非常甘甜芬香。一會兒,擺設了食物,器具有四種,食物非常濃烈的香味,是用燒烤的方法烹煮,雞和野鴨的肉羹,全隻都沒有骨頭,又不見剖開去骨的痕跡,不知道如何做出來的。

欽差大臣杜臻眼中的澳門系列之八

葡人在市議會接待杜臻

成書於1751年的《澳門紀略》所載的澳門市議會(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穩定期可否正常通關_續與珠海溝通暫未知

【本報訊】昨日有傳媒問及若本澳下月初進入穩定期,可否與內地正常通關。警察總局警務聯絡及公共關係處處長張健欣表示,持續與珠海保持緊密溝通,會因應疫情發展研判,有消息會公佈。

至於縮短鞏固期是否代表疫情轉好。衛生局傳染病防控處處長梁亦好昨日表示,沒有明確規定鞏固期會持續多長時間,現時本澳已四天無社區個案,情況較理想,但強調一旦防疫措施鬆懈,可能在短時間內反彈或出現波動。若進入穩定期,會放寬部份防疫措施,包括重開更多場所等,仍要繼續研究疫情是否可以保持在低水平等,再因應不同狀況決定穩定期持續的時間。

梁亦好稱,最近有重點區域和重點人群反映被錯誤鎖為黃碼或紅碼,由於人數較多,衛局已加派工作人員到熱線中心,核實申報人的資料協助解碼,據她了解大部份人情況已跟進,有部份個案仍未跟進,她會將在記者會上知悉的問題和意見向工作人員反映,希望可以跟進一些被列為重點人群錯誤鎖碼的情況。

另外,有傳媒反映有菲律賓籍人士仍收到短信列為重點人群需要核檢。梁亦好稱,有關要求菲律賓籍人士核檢至本月二十四日已結束,按道理現時不會再收到短信要求核檢,建議可聯絡熱線中心報告具體情況,衛局會檢視跟進。

穩定期可否正常通關 續與珠海溝通暫未知

Read more

猴痘列為傳染病廿四小時內申報

猴痘列為傳染病廿四小時內申報

【本報訊】特區政府修改《傳染病強制申報機制》行政法規,將猴痘症納入應在具備申報條件後二十四小時內作出申報的疾病。

行政會完成討論《修改〈傳染病強制申報機制〉附件》行政法規草案。鑑於世界各地陸續出現人類感染猴痘病毒的確診個案,世界衛生組織已將猴痘疫情列作國際關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因應法律《修改〈傳染病防治法〉附件的傳染病表》的頒佈,猴痘症已納入澳門特區傳染病表,為此,特區政府修改行政法規《傳染病強制申報機制》,將猴痘症納入應在具備申報條件後二十四小時內作出申報的疾病。該行政法規自公佈翌日起生效。

Read more

洪秀全自稱上帝次子創辦拜上帝教

洪秀全系列之二

自從《勸世良言》給洪秀全獲得了宣揚崇拜上帝的靈感之後,他開始重新敘述他在1837年所做的怪夢。他說,原來夢中的那個老人,就是上帝。洪秀全拋棄儒生身份後改信上帝,雖然未曾讀過《聖經》,洪秀全卻開始逢人便宣傳他對上帝的理解,稱之為「拜上帝教」(也稱拜上帝會),自稱是上帝的次子,耶穌的弟弟。洪秀全更是積極宣傳拜上帝,首先被他洗禮的就是他的堂弟洪仁玕和表弟馮雲山。洪秀全最初的傳教方式,首先是利用親族網絡進行的,但在那時候的封建社會,即便是當時最為開明的廣州,想要傳教並非易事,因此洪秀全的傳教並未取得很大成功。

於是,1844年4月2日,洪秀全和最早的支持者馮雲山轉至廣西一帶傳教,5月21日,洪秀全抵達廣西貴縣的賜谷村,那裏住著洪秀全的表兄王盛均。9月5日,馮雲山離開賜谷村前往紫荊山區傳教。經過幾年的努力,廣西紫荊山區曾為洪秀全的拜上帝教會的大本營。1845年至1846年間,在家鄉的洪秀全寫下《原道醒世訓》、《原道覺世訓》、《百正歌》等作品。

此時,洪秀全在兩廣地區的自行傳教經歷,已經在江湖上流傳,而美國傳教士羅孝全也在建立教堂公開傳教,而正統的基督教在廣州傳教的消息很快傳到洪秀全的耳朵。1847年,洪秀全來到傳教士羅孝全在廣州的禮拜堂學習了幾個月。洪秀全是通過德國傳教士郭士立所創辦的傳教組織「漢會」成員周道行而認識羅孝全的。當時很多華人加入基督教,都是「吃教者」,實際上他們的基督徒身份並沒有約束他們的惡習。比如,周道行就曾因吸食鴉片受到教會的斥責。在周道行的介紹下,羅孝全讓他的助手寫信給洪秀全,請他到廣州一敘。洪秀全也想通過訓練有素的外國傳教士來印證他通過自學《勸世良言》所領悟的宗教知識。於是,1847年3月下旬,洪秀全與洪仁玕兩兄弟興致沖沖地趕到廣州。

在廣州,洪秀全認真向羅孝全學習基督教,仔細地也閱讀了《聖經》。1847年3月27日,羅孝全在給朋友的信中,提到了洪秀全。他說:「三四天前,有兩名問道者從二三十英里外的鄉下來到我這裏,唯一的目的是接受福音指導!他們都寫了一份材料,陳述他們的心靈體驗,這導致他們來此受教。……其中一位的陳述簡直同羅馬百夫長科爾乃略的異象差不多。」

在羅孝全的殷切教導下,洪秀全很快提出要受洗入教,然而羅孝全的兩個助手黃乾和黃愛因為擔心洪秀全的入教會搶走他們的飯碗,慫恿洪秀全在受洗時要提出「入教後的生活保障問題」。不明就裏的洪秀全果真在受洗的當日提出了「入教後的生活保障問題」,羅孝全對洪秀全說:「(你)成為教堂的一員,並不是某種僱傭,也與金錢的報酬無關。我們不應出於邪惡的動機而加入教堂。」洪秀全反問:「我窮,沒有生活來源,加入教堂將丟掉我的職業,我不知以後會怎樣過活。」

羅孝全非常生氣,認為洪秀全的入教動機是「邪惡」的,又以不同意洪秀全對以前大病時所見「異象」的見解,直指洪秀全對教義的認識不足夠,拒絕為他施洗。因為不能入教,洪秀全在廣州便沒有了生活來源,無奈之下,洪秀全4個月後離開。洪其後再到廣西會合馮雲山,並陸續制訂拜上帝會的規條及儀式。

後來,洪秀全的拜上帝會與地方衙門的矛盾日漸加深,洪秀全等人在1850年決定反清,加緊準備,會眾在下半年間陸續前來金田團營,這便是後來著名的金田起義。

美國傳教士羅孝全畫像(互聯網圖片)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洪秀全自稱上帝次子創辦拜上帝教

《勸世良言》(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抗疫聖火令

本週防疫鞏固期過後,特區政府將有何後續措施,現在討論實言之過早。不過,情況趨好還是轉壞,常態化核酸檢測基本上是少不了。縱使特區政府在兩年多來的新冠病毒防疫工作上,持續參考海內海外做法,由一針疫苗到兩針,乃至第三針,隔離由最長十幾廿日,縮短到現時幾日,就好似核酸檢測再加快速抗原測試,一就唔跟,一跟就跟到足。那怕全球多地已不再重視新冠疫情,本澳依然在抗疫路上情緒高漲。

澳門看似有自己一套防疫策略,實際是別無它法,只有戰戰兢兢地持續高舉抗疫旗幟,而所謂的疫情或許並不存在,有的可能是揮之不去的病毒而已,但就不厭其煩地自製出緊張的氣氛來,連自己都呃埋。而過了兩年多尚未能就「疫情」作結,暫時性的強制措施,漸漸地變成持續影響社會正常運作的常態化操作,未來更不排除進入場所也需要出示有效的核檢陰性證明,小市民慘被搓圓撳扁,究竟為咩?相信只有特區政府才明白。

政府計劃延長鞏固期三天,之後進入新一階段的防疫穩定期,限制仍未停。端午過後,好快又踏入農曆七月,傳統上市民都會在盂蘭節“燒街衣”。現時為了防疫,傳統或會被打破。衛生局認為市民安排傳統儀式時在防疫階段都不適宜有太多聚集。換言之,唔限制都要自制。“抗疫聖火令,一出鬼神驚”,有網友幽政府一默:嘩鬼們可能要先隔離七日,甚至要打齊三針疫苗,才可以由陰間來到陽間。的而且確是,這樣抗疫下去,真喺鬼都怕咗你!

山草

Read more

偉大的大運河建築

偉大的大運河建築

大運河河道(互聯網圖片)

河運自古以來一直是重要的運輸途徑,它的成本不僅比陸路更便宜,而且可同時運輸大量的貨物。在西元前數百年前,人們就已經懂得這個道理,於是,大運河應運而生。

大運河始建於西元前486年,包括隋唐大運河、京杭大運河和浙東大運河三部分,全長2700公里,地跨北京、天津、河北、山東、河南、安徽、江蘇、浙江8個省、直轄市,通達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水系,是中國古代南北交通的大動脈。2014年6月22日,大運河在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上獲准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46個世界遺產專案。列入申遺範圍的大運河遺產分佈在中國2個直轄市、6個省、25個地級市。申報的系列遺產分別選取了各河段的典型河道段落和重要遺產點,包括河道遺產27段,總長度1011公里,相關遺產共計58處。

大運河自春秋末期開始修鑿,西元前486年,吳王夫差為了爭霸中原,利用長江三角洲的天然河湖港汊,疏通了古水道,開鑿了邗溝。他為運河開挖起了開創作用。他是大運河「第一鍬」的開挖者。

邗溝溝通了長江、淮河兩大河流,成為隋唐大運河最早修建的一段。邗溝的開鑿,是有史記載的大運河最早開鑿的河段,被認為是大運河的開端。揚州、淮安兩座歷史文化名城因邗溝的開鑿而誕生。

從先秦時期到南北朝時期,中國古人開鑿了大量運河,人工修鑿的運河與天然河流連接起來可以由河道通達中國的大部分地區,這四通八達的水道為後世開隋唐大運河奠定了基礎。在唐朝,不僅對南北大運河進行開鑿、疏浚和整理,還對灞水道、褒斜道、嘉陵江故道水道、靈渠和河汾水道也都進行過疏鑿和修浚的整治工程。

從元朝開始,國都變遷到北京,國家政治中心轉移,元朝忽必烈下令開鑿了濟州河、會通河、通惠河,開鑿了元朝京杭大運河,直通南北,運河從此由江蘇淮安經宿遷、徐州直上山東抵達北京。大運河的重要組成之一京杭大運河至此誕生。

明、清兩代均建都北京,對元朝大運河進行了擴建。明代整修通惠河閘壩,恢復通航;為使運河免受黃河泛濫的影響和避開360里的黃河航程,明朝先後在嘉靖七年至隆慶元年(1528年至1567年)和萬曆二十三年至萬曆三十三年(1595年至1605年),自今山東淮安南陽鎮以南的南四湖東相繼開河440里,使原經沛縣、徐州入黃河的原泗水運河路線(今南四湖西線),改道為經夏鎮、韓莊,台兒莊到邳縣入黃河的今南四湖東線,即韓莊運河線。

明清兩代規定運河漕船的載重量為400石。明朝漕船載重吃水不得超過3尺,年漕運量約400萬石。清代規定漕船載重吃水不得超過3尺5寸,年漕運量約400萬石。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開始了對古老的大運河的部分恢復和擴建工作。1959年以後,結合南水北調工程,重點擴建了徐州至長江段400餘公里的運河河段,使運河單向年通過能力達到近2000萬噸,並擴大了沿岸灌溉面積和排澇面積,確保里下河地區1500萬畝農田和800萬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取得了多方面的效益。

京杭大運河是大運河的重要組成之一(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