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資源投入巨補習社需求急增

教育資源投入巨補習社需求急增

立法會在去年十一月中旬一般性通過《非高等教育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業務法》法案。當日有議員關注政府對教育投入巨大資源,但質疑為何社會對補習的需求卻越來越大?是否正規教育出現了問題?亦不理解學生在學校完成正規教育後,需要由並非教師的人士輔助補習?政府投入龐大的資源,對學生亦有很多評核指標及津貼,但補習的需求卻不降反升?補習社辦學條件以及師資都不及正規學校,但竟然補習社的“生意”比學校更好!

列席的時任教青局代局長龔志明回應表示,根據調查只有約三成多學生有參與補習,當中有一半是混合包括托管和補習。而現時七成基礎教育學校都已有開設了督課班。他認為補習行業絕對不會取代正規教育的老師,他舉例指學校有十條功課,老師教完之後學生有三條“唔識”,但當中有七條是在學校學識。龔志明指社會上對補習社有需要,是因為本澳有較多雙職家庭,有托管需求,而一些學習能力不佳的學生亦可能需要面對面的教導。

龔志明指,本澳具牌照的補習社共有四百四十五間,其中四十多間是 六人以下並作出登記,約一半已符合未來新法的場地準則,而只提供托管服務約 有六十五間,大部份亦符合要求,強調教局已提前與業界溝通好。

《非高等教育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業務法》法案建議課餘托管服務納入教青局監管;為五名或以上學生提供教學輔助服務的機構需在合適的場所、並獲發出准照方可運作;教學輔助中心服務時間規範在早上八時至晚上十時,並規範中心人員資格及提升學歷要求,教學輔助中心亦需要強制購買民事責任保險。

法案建議為五名或以上學生提供教學輔助服務須具有准照,當日列席立法會的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表示,有關規定是參考香港及新加坡,而澳門則相對嚴格;對於有議員關注五人以下補習社需否設立登記制度?歐陽瑜認為在操作上較困難,但可在細則性審議時再作討論。

在加強人員學歷及培訓方面,歐陽瑜指政府沒有要求每間補習社需設有一定的師範教師,是平衡業界及學生的權益,否則會變相令成本更高,亦扼殺了小企的經營。對於未符合規定的人員可先在教青局接受培訓。

法案又建議補習社須強制購買民事責任保險,有議員關注有關規定會否增加業界成本。龔志明回應指出,經與金管局和保險業界了解,每年保費約需數千元,相信業界能夠承擔,現時有約三成補習社已自行投保。他又指補習社需要向教局報備收費的價格,不能隨便加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