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個崩都唔掂

隨著社會人口老化,除對城市發展帶來一定影響外,長者服務和保障同樣是一大問題。特區政府強調已有機制保障長者,說實話,近十多年來,本澳長者福利尚算可以,並非太差。然而,很多福利好處均建基於經濟增長,政府眼見庫房水浸才大開水喉,長者不過是受惠中的一群,並不是得到特別的待遇。而且現時多項惠民福利都是臨時或可變動的措施。央積金個人帳戶特別撥款是個例子,因受疫情影響,政府財赤下便停止注資。

養老金、敬老金、現金分享,加上央積金撥款等加起來,長者每個月收入約六千多元,的確高過最低維生指數四千三百五十元。澳門經濟好,福利長派長有,長者當然開心,再講不少長者主要收入就是靠政府“射住”,少個崩都唔掂!當然,也有不少長者都有積蓄和投資,希望退休生活過得更好,真正做到安享萬年,而不是僅能維生。如何理想和致富屬個人問題,社會保障則是政府的擔當。生活各樣不可能由政府全包之下,更需要建立一個建全的社會保障制度。

社會保障制度的優劣很多時候體現在養老保障機制上,撇開其它福利,每月三千七百四十元的養老金足夠“養老”嗎?若長者生活得不到更佳的保障,社保制度可謂不合格。養老保障並不只解解當下長者問題,而是一個長遠和穩定的保障制度,應付一代又一代的長者。本澳雙層式社保制度推動多年,當中的央積金制度至今仍為非強制性,何時過度到強制性?政府稱仍有待調研,並稱二零二八年有否條件推行?如此一來,可能又是下下屆政府的事!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