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串謀朋友_開六百間空殼公司_騙政府資助300萬

一家三口串謀朋友

開六百間空殼公司

騙政府資助300萬

【本報訊】一對本澳夫妻涉串謀兒子及友人,開設六百多間空殼公司,過去三年騙取政府合共三百萬澳門元的援助計劃款項,期間有人向財政局提供不實的報稅。司警經調查拘捕一家三口及一名友人,案件有待跟進。

被捕一家三口全是本澳居民,父親姓姚,六十九歲,退休人士;兒子三十九歲,汽車營業員;妻子姓鄧,六十四歲,小販;另一名男子姓蔡,三十一歲,本澳居民,地產經紀。涉犯罪集團、相當巨額詐騙送交檢察院處理。

案情指,司警早前收到情報指有人利用相同地址,於本澳瘋狂開設空殼公司,期間向財政局提供不實的報稅資料,詐騙政府的援助金,經調查分析,發現案件與涉案的一家三口及蔡某有關,前日早上採取行動,分別於高士德及黑沙環拘捕四人,起出電子設備及懷疑用作犯案的報稅文件。調查發現,疑犯由二零一九年至去年九月,利用兩個地址於本澳開設六百多間空殼公司,其中的一百一十三間公司獲批“二零二一年度僱員自由職業者及商號經營者援助款項”,涉款二百九十多萬元,成功提款一百五十四萬多元。

被捕的四人起初聲稱,開設空殼公司是為方便申請港澳車牌,再轉售圖利,又指不懂填報稅表。經進一步盤問才承認犯案,騙款已用作日常生活。警方正進一步調查案件。

財政局表示,高度重視涉嫌不當收取援助款項的違法個案,局方對任何違法行為絕不姑息,會緊密配合司警調查,並全力跟進,持續優化發放和監察機制;同時呼籲受援助者切勿以身試法。一經發現存在違法違規情況,援助款項將被取消,並須返還已收取的款項;倘若涉及虛假申報或偽造文書,有關納稅人需負上法律責任。根據資料,二零二一年度援助款項計劃涉及商號經營者的返還個案有一百二十宗,今年有二十三宗。而被界定為沒有實際營運的商號經營者,去年有二萬四千人,今年有三萬二千人。有關商號經營者,事前已被排除出受惠範圍。

Read more

用有機硅充當防水槳_上門維修滲漏水勒索_四人中招失十一萬元_司警拘五名涉案男女

【本報訊】五名本澳及內地人涉在網上訛稱,低於市價提供維修滲漏水服務,期間用無防水功能的材料施工,且先斬後奏,完工後藉詞稱“滲水比想像中嚴重需加料”,勒索客人款項,若不就範便以武力對待,最少四名本澳居民被騙共十一萬多元。司警經調查拘捕五人。

被捕五人分別姓劉,男,四十三歲,內地人,逾期逗留兩星期;兩人姓孫,姊弟關係,胞姐四十五歲,本澳居民,家庭主婦;胞弟四十二歲,內地人,無業。其餘兩人均為內地男子,三十多歲,分別姓成及姓江,報稱貨車司機及裝修工人。涉犯罪集團、詐騙送交檢察院處理。

案情指,本月初司警分別接獲四名本澳事主報案,指上月至本月,於網上找人上門到住所維修滲漏水時被勒索,合共損失十一萬澳門元。其中三名事主報稱透過網上廣告,找到免費上門報價,其後有不同組合的“師傅”到場檢查,之後訛稱單位滲漏水的位置,需要灌注三至八公斤的“防水槳”,可一小時完工,每公斤防水槳約五百元。詎料完工後才告知事主“滲水比想像中嚴重需加料”,工程費需支付多十倍,即每人需收多三萬元至四萬多元。最終兩人如常付款,另一人拒付款。

而第四名事主於上月底,同樣以上述方式聯絡到“師傅”,當時涉案的劉某及孫某上門維修,原本報價收一萬二千元,最後以相同理由勒索四萬四千元,期間兩人在屋內拿起電鑽及鐵剷恐嚇事主。事主被迫就範付款。

司警經調查鎖定目標,前日在北區拘捕劉某及孫氏姊弟,同日治安警調查另一宗騙案截獲涉案的成某及江某,轉交司警跟進。劉某及成某供稱在內地從事滲漏水維修工程多年,早前在微信透過一名中介人安排來澳做維修,至今接獲十多宗生意,賺取二十多萬澳門元交予孫女保管。劉某亦稱有帶孫某到事主的住所維修,但否認勒索。孫女則供稱曾提供銀行帳戶給劉某,接收事主的款項,而收取劉某的二十多萬元是用來買車及材料,之後駕駛該車接載他們開工。成某及江某供稱曾協助搬運工具。

不過司警向專業人士查詢,證實疑犯所用的“防水槳”並無防漏水功能,實際是用一種每公斤二十元的有機硅,來充當防水槳行騙。警方正跟進有否其他人涉案。

用有機硅充當防水槳

上門維修滲漏水勒索

四人中招失十一萬元

司警拘五名涉案男女

Read more

不見棺材不落淚

日常生活中終會遇到一些固執的人,哪怕周邊的人把利弊講得多清楚,仍固執己見,不聽別人的勸說,此時大家就會用一句「不見棺材不落淚」來形容他。不見棺材不落淚正是用來比喻不到徹底失敗的時候不肯罷休,大多用在貶義上。

我們先來說說為什麼見到棺材要落淚,這便要提一下中國傳統的殯葬文化之中的「哭喪」。哭喪是儒家禮儀之一,貫穿在喪儀的始、終過程,以哭的形式表達親人去世的哀思,以唱的形式紀念亡者的生平事蹟。哪家送行儀式若無響徹天地的哭聲相伴,便在鄉里傳為笑柄,其子孫也會被親友、街坊視為不孝。人丁單薄的家庭,還會僱用職業性的哭喪夫或哭喪婦,以漫天價響的哭聲,彰顯子孫的賢孝。所以,在古時候,若是在喪葬期間不哭,幾乎就等於不孝,幾乎會被周邊鄰居的口水淹死,若是當官的還會被彈劾,影響仕途。

當然有親朋好友死去,必然會傷心,但古時候的家族龐大,還有五服制度以及九族之說,甚至有些族親一輩子就見幾面,情感自然不深,一旦離世未必會傷感落淚,這便引出了「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出處。

話說在古時候,有一個叫安鴻漸的男人,他很怕老婆,他的岳父因病去世了,夫妻倆就去弔喪,於是兩人在路上就開始大哭,結果安鴻漸的老婆發現他光哭卻沒有眼淚,很是奇怪,難道自己的丈夫在做戲?便問安鴻漸:「為什麼你大哭沒有眼淚?」

安鴻漸就說用帕子擦了,他的老婆沒有再問什麼,只是囑咐道:見了棺材一定要掉眼淚啊!於是就有了「不見棺材不落淚」的由來,不過並不是見了任何棺材都要掉眼淚,慢慢的這幾個字就不再是原先的字面意思,延伸到了更深奧的含義。

當然也有人認為,不見棺材不落淚此話不妥,總不能親疏不分見到棺材就哭,這有違常理和人性,因此便有了此話的後半句,「不見黃河心不死」,意思是不到無路可走的地步是絕對不會死心的,這通常是用於誇讚別人,實際上它最初的原話是「不到烏江心不死」,也就是西楚霸王項羽自殺的那條烏江。

而與不見棺材不落淚不同,不見黃河心不死背後卻是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傳說一個叫柳生的窮小子為了賺錢給母親治病,就去了黃員外家當家丁,黃員外有一個漂亮的女兒叫黃鶯,她因為喜愛的金絲雀死去了而每天悶悶不樂,鬱鬱寡歡。柳生為了黃鶯能夠重新笑起來,就拼命學會了金絲雀的叫聲,黃鶯聽到熟悉的聲音,也真的非常高興,兩人一來而去就互相喜歡上了,可黃員外又豈能會讓一個窮小子「高攀」自己的女兒,就叫人把柳生打了一頓,扔進了黃河。

黃鶯失去了自己的愛人,頓時氣急攻心,也跟著去了,而一個小鳥從黃鶯心臟的地方飛了出來,一直飛到了黃河,這時柳生的心口處也飛出了一隻小鳥,兩只小鳥就一起飛向了天空,於是就有了比翼鳥,人們為柳生的毅力感動,就說「不到黃河心不死」。

比翼鳥畫像(互聯網圖片)

不見棺材不落淚

古代喪葬需哭喪(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世界盃激鬥殺入八強_司警加強巡查反外圍

世界盃激鬥殺入八強 司警加強巡查反外圍

【本報訊】世界盃足球比賽正熱烈進行,為預防和打擊非法足球博彩活動,司法警察局展開巡查及相關防罪宣傳工作,提醒公眾切勿經營或參與非法足球博彩,否則須負刑責。

司警局表示,在世界盃舉行期間加強預防及打擊收受外圍投注等犯罪的警務部署,並繼續與鄰近地區警務部門聯手遏止跨境非法博彩。同時,為打擊外圍投注活動,局方於十一月十八日起展開“反外圍賭波”警務行動,派員巡查本澳各區的酒吧、網吧、桌球室、食肆及娛樂場所等球迷聚集的地方,並展開防罪宣傳,向場內人士派發防罪傳單及張貼“切勿非法博彩”防罪海報,敦促球迷切勿參與非法足球博彩。

司警局呼籲,根據法律規定,凡在法律許可地方以外以任何方式經營博彩或負責主持博彩,或在法律許可地方以外進行博彩,即屬犯罪並將追究刑責,涉案金錢更會依法被充公,因此公眾切勿參與非法博彩活動,如發現或懷疑任何人從事、參與相關犯罪,應馬上向警方舉報。

Read more

容閎「幼童留學」計劃失敗告終

容閎「幼童留學」計劃失敗告終

容閎系列之五

上回講到容閎在幫曾國藩督辦洋務期間,結識了洋務派官員丁日昌,並多次跟他談起自己的教育計劃。在受到曾國藩和丁日昌等上層勢力的器重後,容閎終於等來了機會,實施他的「教育計劃」。

為了使自己的計劃可以順利通過,容閎為此還提出三項其他的計劃作為「陪襯」。《條陳》真正「眼光所注而望其必成者,自在第二條」,但此計劃還是由於種種原因擱置了。第二條:政府宜選派穎秀青年,送之出洋留學,以為國家儲蓄人材;派遣之法,初次可先定一百二十名學額以試行之。此百二十人,又分為四批,按年遞送,每年派送三十人。留學期限定為十五年。學生年齡,須以十二歲至十四歲為度。視第一、第二批學生出洋留學著有成效,則此後即永定為例,每年派出此數,派出時並須以漢文教習同住,庶幼年學生在美,仍可兼習漢文。至學生在外國膳宿入學等事,當另設留學監督二人以管理之。此項留學經費,可於海關稅項下,提撥數成以充之。

1870年,因天津發生教案,容閎被電招,作為翻譯同曾國藩一起前去處理。談判結束後,容閎適機向曾國藩提及埋在心中三年已久的「教育計劃」。對此,曾國藩非常贊同,並立即與李鴻章聯銜上奏,提出派遣幼童赴美留學的具體措施。同年冬天,該計劃得到了批准。容閎把這一計劃的實施看成是「於中國兩千年歷史中,特開新紀元矣」。

在計劃實施之前,曾國藩令容閎前去商議具體細節,當時議定的主要有四事:曰派送出洋學生之額數;曰設立預備學校;曰籌定此項留學經費;曰酌定出洋留學年限。同時,曾國藩還吩咐容閎組建處理出國留學具體問題的辦事機關。「酌設監督兩人,漢文教習兩人,翻譯一人;陳蘭彬任監督,專司監視學生留美時漢文有無進步,容閎則監視學生之各種科學,並為學生預備寄宿舍等事,經費出納,由陳蘭彬、容閎二人共主之。」

1872年夏,容閎組織第一批幼童三十人赴美,正式拉開中國留學史的大幕。容閎的本意是每年都要派一些學生留美,至少堅持百年,如此一來,就能培養一批高端人才為實現中國的現代化而用。然而,受當時的社會觀念所限,官員不願送自家孩子出去,民間也有關於西洋種種不祥的傳說,因此,招收學生非常困難。容閎只好一方面去港英政府所設的學校中招收學生,另一方面回老家動員鄉親。由此出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1872—1875年整個「幼童留學」計劃實施期間,4批共派出120名學生,其中40名為容閎的同鄉,即香山縣人。

清政府派幼童留美的打算是,在政治和思想方面保持封建文化傳統特性,同時在此前提下學習美國的先進技術,但這是不可能的。幼童們在美國接受的是西式教育,過的是美式生活,思維很容易「美國化」。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幼童的西化傾向漸漸顯現,他們開始不願穿中式服裝,經常是一身美式打扮,不少幼童索性把辮子剪掉,需要見清廷官員時再弄一根假辮子。但在清朝,辮子已經從簡單的裝束問題上升為是否忠於清廷的政治問題。清王朝需要的只是洋人的「機藝」,而留學生卻正在失去中國的「道統」。這一變化令清朝官員大為震怒,他們開始向朝廷奏報容閎的「劣跡」,指責容閎失職、縱容學生。他們相信,即便將來這些孩子學成歸國,也是「有害國家」的。

1881年6月,奕上《奏請撤回留美肄業學生折》,奏請撤回留美學生。兩個月後,留美學生分三批開始撤回,進行了近10年的留學計劃就此終結。容閎「藉西方文明之學術以改良東方之文化」的教育夢想也隨之幻滅。一年後,深受打擊的容閎取道上海去美國,此後13年未再踏上中國的國土。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容閎(左二)與部分留美幼童的合影(互聯網圖片)

容閎(左二)與部分留美幼童的合影(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截六十八宗走水貨案_檢大批美妝品及手機

【本報訊】海關過去六天分別於青茂及關閘口岸截獲六十八宗偷運物品出境案,拘捕六十八人,起出大批美妝品,舊手機,名貴食材等。另外,海關昨日亦在北區某工廈破獲水客散貨點,拘兩人。

海關表示,上月三十日至本月五日期間,於關閘口岸及青茂口岸共截獲六十八宗偷運物品出境個案,起出二百二十八件美妝產品、一百零四部舊手機、一千零二十一件舊手機屏幕、四百二十四件電腦處理器、約二十公斤名貴食材(海參、燕窩、花膠)、三千九百克煙絲及雪茄、十四升酒精飲料及五百零四件藥物等。

其中於本月五日,海關在關閘旅客出境查驗區一連截獲三人,利用保鮮紙將物品分別綁藏於腰間、大腿、小腿。經查問,有人承認收取報酬協助他人將貨物攜帶出境。海關將會繼續循線追查幕後水客集團。上述六十八宗案件共有六十八人涉案,包括本澳及內地居民,年齡介乎十九歲至七十四歲。海關根據《對外貿易法》之相關規定作出起訴,一經處罰,最高可被科處五萬澳門元罰款,被緝獲的貨物亦會充公。

另外,海關昨日在黑沙環利昌工業大廈二樓,破獲一個水客散貨點,拘捕一名二十六歲香港男負責人,以及一名四十歲內地外僱水客,起出一百二十六公斤、市值約三十二萬元的乾海參。海關估計該散貨點運作已一個月。

截六十八宗走水貨案 檢大批美妝品及手機

Read more

泉州南外宗正司遺址

本欄上期提到,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起點泉州所在的22處古跡遺址,於2021年被批准作為文化遺產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泉州古稱「刺桐」,建於唐代,是宋元時期東方重要港口城市。22處代表性古跡遺址包括:九日山祈風石刻、市舶司遺址、德濟門遺址、天后宮、真武廟、南外宗正司遺址、泉州府文廟、開元寺、老君岩造像、清淨寺、伊斯蘭教聖墓、草庵摩尼光佛造像、磁灶窯址、德化窯址、安溪青陽下草埔冶鐵遺址、洛陽橋、安平橋、順濟橋遺址、江口碼頭、石湖碼頭、六勝塔、萬壽塔。

南外宗正司遺址

南外宗正司是南宋建炎年間(1127~1130年)對遷居泉州的南外皇族群體進行管理的機構。趙宋立國之初,沿襲了唐代的做法設立了宗正寺作爲管理宗室的機構;随着宗室人口不斷增加,又於1036年設立了大宗正司,同時對兩個機構職能做了分工,「凡宗室事,大宗正司治之;玉牒之類,宗正寺掌之。」爲了緩解開封宗人的居住情況,又於1102-1104年在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設置南外宗正司,在西京河南府(即洛陽)設置西外宗正司。

随着金兵南下攻取開封,宋徽宗與宋欽宗被擄北上,宋室開始南遷,兩外宗正司亦随之流轉。當時的大宗正司被移至江甯(即今南京);西外宗正司則經揚州後轉至福州,南外宗正司初由河南應天府(即商丘)經鎮江,中間或許還在明州(甯波)有過短暫停留,最後趙氏宗人又由鎮江經海路乘舟而至泉州,當時是公元1130 年。宋室皇族遷來泉州後,改水陸院爲南外宗正司;就其建築布局來看,内有懲勸所、自新齋、芙蓉堂及池,及天寶池、忠厚坊諸勝。

泉州文廟及學宮

文廟是古代官方紀念和祭祀儒家思想的創始人孔子的場所,學宮是古代泉州的最高等級的教育機構,作爲儒學的傳播中心。泉州文廟及學宮位於10世紀泉州城的東南部,始建於976年,主體格局形成於1137年。建築群坐北朝南,整體佈局為「左(東)學右(西)廟」。西側為儒家祭祀建築文廟組群,現存有欞星門遺址、露庭、大成門、泮池及橋、拜庭、大成殿、東西廡、東西廂等。東側為州級地方教育建築學宮組群,現存有育英門、學池及橋、露庭、明倫堂、東西齋等。兩組群之間設有祭祀孔子五世先祖的崇聖祠,組群周邊還分佈有明清以來祭祀泉州歷史名人的蔡文莊祠、李文節祠和莊際昌祠。

泮宮是公元前5世紀中國古代官方學校的名稱,其建築南半部周圍有半環形水池,整體形制如玉壁之半,所以稱泮宮。泉州文廟內的泮宮門樓始建於12世紀,坐西朝東,1914年改爲水泥仿木建築,是泉州最早的水泥建築,開創了西式建築材料與中國傳統木構建築工藝結合的先河。2013年重修時,因水泥構件的使用年限到了,將它平移到文廟廣場,整體予以保護和展示。

南外宗正司遺址(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網站圖片)

泉州南外宗正司遺址

泉州文廟(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網站圖片)

南外宗正司遺址出土文物(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網站圖片)

Read more

準備好未

特區政府表明逐步放寬防疫措施,代表正式結束三年以來的嚴密防守,接下來就是自己健康自己負責。不過,司長告訴大家,措施的改變並非「躺平」,政府一定不允許疫情大爆發。這番話顯然是要強調,即使清不了零,再怎樣的放寬,也不會如全球其它早已對新冠置之不理的國家或地方一樣。筆者個人也希望政府能做得到,畢竟流感大爆發也會死人,何況衛局未有將新冠視為流感!問題是萬一出現所謂「爆疫」,特區政府又會否再次採取較嚴厲的封控?

這樣一來,政府防疫策略的改變,似乎是賭一把。嘗試在生活如常之下,也能將新冠疫情盡量控制至不太過於難看的局面。現在將防疫工作由政府手上轉到市民身上,隔離和核酸檢測可免則免,但口罩得繼續戴上,再用快速測試來看門口,試圖以最低的社會成本方式去防疫,其實做法與之前一直採取的嚴控嚴防手段一樣,以為可以用時間來換取新冠疫情的消失,結果「最後一公里」走了三年也沒完沒了。

放寬防疫,卻仍煞有介事地對付新冠病毒,縱使沒有出現真正的疫情大爆發,但相信會令人繼續提心吊膽,背負著的是無形壓力,而不是新冠病毒的威脅。交由民眾去自我防疫,等於將最基本的個人衛生搬上大枱,當成抗疫鋒刀,得啖笑。如果可行,不是說流感,普通傷風感冒都不會出現。新冠病毒變弱,苗疫接種率高,說是優勢的話。接下來,真正的考驗,應該是澳門人的自身抵抗力和群體免疫力,大家準備好未!

山草

Read more

澳區全國人大選舉確定十五名候選人

【本報訊】澳門特區第14屆全國人大代表選舉將於本月十二日舉行。會議主席團昨日召開第二次會議,確認十五名候選人。

選舉會議主席團發佈第二號公告,在代表候選人提名期間,共有十八人領取代表參選人登記表,在提名截止日期前,有十六人提交代表參選人登記表,經主席團審查,當中十五名年滿十八歲的澳門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提交了參選人登記表和十五名以上選舉會議成員分別為其填寫的候選人提名信,符合代表候選人條件。選舉會議新聞發言人邱庭彪表示,有十六人提交參選人登記表,其中一人因未能提交十五名選舉會議成員提名信,因此不符合資格。

十五名候選人名單按繁體字姓名筆劃排序,依次為何雪卿(女)、何敬麟、吳小麗(女)、施家倫、容永恩(女)、馬志成、高開賢、崔世平、陳虹(女)、程順明、黃顯輝、溫能漢、劉家裕(女)、劉藝良和蕭志偉。

選舉會議將於十二月十二日舉行第二次全體會議,選舉十二名澳區第14屆全國人大代表。

澳區全國人大選舉確定十五名候選人

Read more

王祿家族聚居天神巷

本欄上期講到,王祿繼承了家族生意,在他的經營下,生意越做越大,成為澳門當時最有名的買辦商人,名下產業眾多,成為清末民初時期澳門首富。1869年,澳葡政府將水坑尾至營地街的一條華人稱為「鬼仔巷」的小巷命名為Travessa dos Anjos,指天使庇佑之意,華人認為天使是天神,天神巷這名字和寓意高大吉祥,入住天神巷對華人來說是身份的象徵,王祿是澳門首富,於是成為了天神巷的「天神」住客。

王祿在天神巷購買土地,在那裡建成豪華府邸,取名「積善堂」。隨後,他又在「積善堂」旁邊建成「善慶圍」,家族大致在上址聚居。到了王祿第十個兒子出生,為了慶賀,王祿第三次擴大府邸面積,建成「連丁圍」,寓意年年生丁,「連丁圍」圍內共有十二幢大宅,分別分配給他十二位妻妾以及各房兒女。王祿的長子王棣,字應昌,號岐卿,因棣帝諧聲,當時的人別稱他「王帝」。王棣除了繼承家業外,另創萬香酒店、廣泰押及泰昌辦館,葡人稱之為買辦。王棣在其居所旁邊開建了昇平里,葡名為Pátio do Comprador,即買辦圍之意。當時,天神巷附近的商舖、住宅業權幾乎是王祿家族持有。

王祿家族入住天神巷,將天神巷變成了華人富商的高尚住宅區,之後,不少城中的富商亦陸續入住,當中包括:宋家,天神巷大宅三十七號為宋家大屋,中國著名現代作家魯迅夫人許廣平生母宋氏出生於此;曹家,工業家曹有的大宅,位於天神巷近伯多祿局長街街口,當時建有二、三十間房屋。1940-50年代曹家衰落後丟空至1980年代拆卸,現為信達廣場。

王祿將家族搬入天神巷後,家業似乎未得到天神的庇佑,當王祿去世後,其子王棣亦年老,王氏家族開始衰落,其後人陸續將善慶圍、連丁圍物業賣掉。到清末民初,天神巷的王家產業只剩下王棣堂侄王子卿管理的連丁圍內一幢大宅,其他物業已全部賣光了。該棟大宅後來也出價拋售,被著名華商盧廉若購得,用作開辦賭坊「連勝公司」,盧廉若看重王祿父子交情,給王子卿在賭坊負責坐館打理,並允許王子卿無償居住在大宅後院房舍,好好照顧王祿家人。(本系列待續)

澳門天神巷曾是王祿家族聚居地

王祿家族聚居天神巷

澳門地主王祿父子系列之二

Read more